無題

曾經的三封信
曾經的三句話
和最終的祝福
30年後的無語

多年來,曾有個習慣在Google搜尋失聯人士,這也包括搜尋自己。尤其在做影像轉檔時,一旦腦袋和肢體如機械化狀態下,立即停筆,開啟Google頁面,隨意的胡搜尋著。七月底的那一週,再度徹底放逐心靈,從北至東,橫跨黑潮到蘭嶼,除了履行年前的約定,另外想感受蘭嶼的豔夏熱情。離開東部海岸後,搭上了南迴鐵道幹線,準備參加【法雅客第10屆城市24小時馬拉松數位攝影比賽】。 更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