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文化

【行腳山林台灣】:跟隨聖山之子的腳步,再上“dakjalaus北大武”(一)

查馬克‧法拉屋樂帶孩子登山的意義:
是帶孩子尊重,人跟自然共存的關係。
是陪孩子體悟,人與呼吸生命的啟示。
讓孩子感受,人跟祖靈重新的連結。

「為了和孩子們的隔年約定,是該歸隊了。」心想著。  _DSC75472012的北大武山之行,下山後的一個半月裡,三隻鐵黑青的腳趾甲,幾乎處於隱隱作痛,心想隔年又該如何履約?當下再度鼓起勇氣,撥電話給前登山隊長阿達哥。在自己人生踏上的第一座百岳【奇萊南峰】裡,阿達哥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一路的教導登山基本技巧與照顧下,用雙腳走至山屋,也讓自己學會一個道理,登山夥伴是不離不棄的【生命共同體】。阿達隊長笑著說:「回台灣多久了?是否該歸隊訓練,明年你的體能才能再上北大武啊。」DSC_1615雖然回台近一年半期間,走入山林的機會也不少,卻忘了好好用雙腳去體驗踏實的感覺,總是騎著機車,飛奔在山路小徑之間。從2012的五月下旬歸隊後,認識隊上不少新夥伴,對山林的認知更深入不少,幾位老前輩問著何時回台?又得知自不量力上北大武受挫,在幾位老大哥打包票的加強體訓,相信能讓自己再度跟隨孩子上大山。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四)。

兔年春節在台東星巴克,
「把這份烤三明治帶著,
搭夜車回台北半夜會餓,
能充充饑。」她這麼說: 

過了一年半的時間,收過幾次簡訊問候,緣份友誼就是這麼奇妙。  _DSC9823

龍年的元宵節,在台東騎著機車遊走幾個鄉鎮,但心中仍有一個約定待完成,那是來自兔年春節的緣份,結識ㄧ位女警官,和感受台東人的濃厚人情味,也是首次嚐到星巴克的新商品:【烤花生帕尼尼三明治】。那晚,女警官特別說著:「來台東時,記得再來找我們,讓我們請你喝咖啡。」但元宵節的台東行,自己並沒走入台東分局拜訪她和其他幾位警官,後來在google搜尋中,得到確切答案,她已調離至關山分局。回程經過關山鎮的米國學校,也不敢冒昧撥電話給她,而建築界的前輩特別停留關山鎮一會兒,一則花海即將街近尾聲,去感受最後花海燦爛。再則,關山農會的米國學校裡,有著後山糧倉的孕育過程,讓到此遊客都能間接體會花東的好山好水。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 (三)。

睜不開那雙惺忪的睡眼,
穿過窗簾縫的太陽星芒,
牆壁上閃爍跳躍的影子,
似乎是小精靈要你起床。

遠方的湛藍是海、是藍天,海面上星子隨波舞動著。 

_DSC3409清晨在太平洋海面上升起的朝陽,陽光穿透窗簾,「該起床了,好好利用剩下的半天時間,下午要轉往關山囉!」喜歡選擇三天兩夜的定點小旅行,往往可以遇上不同的大自然景象,那年在菁桐住了兩晚,北海道民宿的老闆問_DSC3411著:「你是說要住兩晚?」多半的人到東北角或平溪線小旅行,選擇一日遊或者住ㄧ晚,自己的慢走慢遊習慣始終沒改,不論到島嶼的任何角落,早去晚回的三天兩夜裡,仔細的看、清楚的問和專注的聽,希望能完全深入了解當地的人文風情,甚至體會了陰晴不同天候的美景。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 (二)。

那晚,小女生這麼問著:
如果旅程遭遇一些鳥事,
要如何讓自己馬上釋懷?
並再度體驗旅行的美好。

阿思瑪飯店的員工說:「花蓮已經下了一個多月的雨。」 

這個冬季裡,每當參加南方孩子們的活動時,台北的朋友總會用著羨慕的口吻說:「真好,又去曬太陽了。」台北的天氣似乎回到過去的常態,冬季經常飄著雨,甚至大雨傾盆,總覺得每次的氣流雲層,固定飄到台北盆地的上空。為了確DSC_0047保這趟花東行的機車漫遊,不至於成為落湯雞,出發前稍為瞄了氣象預測,雖說過去的氣象分析中,東岸的準確度甚低,然而預測所指:「花蓮連續一周的陰雨,降雨量達80%。」抵達花蓮的第一天,就有種雲層低壓的感覺,走在夜幕低垂、燈火通明的鬧區,冷不防的大雨驟降,也沒得盡情品味一攤攤的美食,吃了花蓮有名的_DSC3158【一品香扁食】,又找了附近非網路推薦特色小店,跳脫美食地圖範圍,待雨稍歇後,回到阿思瑪飯店,與咖啡吧台的服務員閒聊、喝咖啡,「花蓮最近常下雨嗎?」,接著聽到的回答竟是:「花蓮已經下了一個多月的雨,每天都會下,有時上午會_DSC3173露出些陽光。」想起出發前,一位小女生問過有關旅程遭遇不快的事,包括天氣一直很糟,自己回著:「上天給怎樣的景,都有它的美。有句很棒的話,『晃眼,都是風景』,更何況不同的天氣,有不同的Fu。」入睡前,自己並沒有祈求明日艷陽高照,老天給怎樣的風景,睡醒、出發,才能體會。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 (一)。

從北到南,由東向西行進,
如果環島就是繞一個圈圈,
那麼,兩年共環幾次島嶼?
愛上東岸,因為她的簡單,
沒有西岸太多繁瑣的地名,
一趟火車,只有三個縣市。

冥冥之中【緣】字的醞釀,旅程中,並非都是過客。 

_DSC6764這一年的颱風特別多,風災也不少。九月初的行程計畫中,打算趕在【鹿野熱氣球季】結束前,再到東岸走走,拍拍熱氣球壯觀的升空。然而“天秤“襲捲了蘭嶼,也影響熱氣球後段閉幕前的活動,計畫就_DSC9439此打住。同一時間,接到台東“一面之緣” 的朋友來電,並邀約明年參加她們協辦的熱氣球活動;十月底,未曾停歇的行腳,又再度出發,目的是回“阿公的故鄉”,巧遇逢三年一祭的廟宇盛會。14年_DSC9453前,當時的底片機追拍、廟會遊街照片已泛黃,記錄著當時的小街弄,擁擠的香客群,還有漁村風俗民情,那年的宋江陣頭組員們,如今都已是攜孫看熱鬧的老者。今年更逢六十年、一甲子的大祭典,雖已不見傳統的抬轎過人陣,但鎮內的漁船皆進港,無所事事的外勞上了岸,為東家敲鑼打鼓助興,節奏更媲美森巴鼓曲。這讓人想起元宵的【台東炸寒單】,當地不少原住民加入寒單爺、陣頭行列,顛覆過往信仰的觀念,原住民不只向著天主、基督。心想著,再來幾年的王船季,是否陣頭、抬轎會全換上外勞呢?這是否也代表著島民的包容性?於是,每趟在島嶼的某角落浪遊,品味美食也分不出啥是最道地飲食文化。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