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人文台灣】:用慢活哲學的步調學習,走入山城,已不見虛構的“悲情”(一)。

就像十分幸福的傳說由來,
答案在於十分多數人姓胡。
過去送貨上山給九戶人家,
平均分配九個單位:九份,
到底那九戶人家現於何處?
用著慢步調去尋找真答案。

在移動腳步的過程中,不是旅行,而是用另一種視野閱讀。

曾讀過義大利詩人帕韋澤所說:「旅行是相當野蠻的,它迫使你必須信任陌生人。在你遠離家人和所有朋友帶給你習以為常的安逸感,除了呼吸、睡眠和做夢,還有海與天這些基本構件以外,其他的一切都不屬於你的。」自己卻在步行前進間,獲得了帕韋澤主觀意識所失去、不屬於的一切。或許在每次跨出的同時,停駐點都有種如“家”的感覺。中文字比起英文的解釋更具濃厚的人情味,拿“家人”與“Family”比較吧!“Family=father and mother,I love you”,而“家人”拆字卻代表著,屋內住著人,和畜養著家畜。人若能隨遇而安,那麼帕韋澤口中的陌生人,都能成為旅行遇見的家人了。 更多

廣告

【行腳人文台灣】:遊走城市,“女人心”閱讀“女人心”

在上海,穿梭在十幾條地龍間。
在台北,搭公車進行城市之旅。
在台灣,火車搖晃連結城與城。
距離不遠,女人心慢慢閱讀著。

這一年又將接近尾聲,自己的速度慢慢地前進著。沒走出台北盆地的日子裡,細細讀著台北的點滴,十個多月的時間裡,自己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市民,卻見到更多鼓舞人心的小故事,認識更多令人豎拇指的小人物(註)。

台北不冷漠,由小人物寫著振奮人心、耐看的小故事。

過去曾寫過一篇【發現台北街角小故事:鞋】,那仍是過著兩岸往返期間,回台遇上一位修鞋老伯的對話。年初的蘭嶼,延續著“想你,一切都好”Aki相遇Aki’s House,看著Aki在原住民電視台心路分享,嫋嫋述說著“她”的故事。Aki的遭遇可能在社會某角落也有同樣的版本,問題是鮮少有女人能像她這般堅強走出灰暗的日子,認命的抱怨總多於勇於跨出。許多朋友總羨慕地說:「好有勇氣面對一個人的旅行!」儘管和Aki暢談中,她客氣地口吻說:「佩服你的學習過程。」自己最清楚,就像卒仔、傻子,所有的自我挑戰中,只不過想感受能脫胎換骨後的呼吸氣息。 更多

【行腳人文台灣】:24小時的快閃中,另類閱讀打狗港。

我離開是為了尋找平靜,擺脫文明的影響。
我想創造簡單、非常簡單的藝術。-高更

再度離開台東,只為了下一次有更充裕的時間,留下自己的腳印在這一片寧靜的土地上。搭上南迴鐵道,對著身旁的意外旅伴說著:「你這趟從北至東,轉南往北」,可真算是完成環島了。」自己卻繼續停留在南台灣的文明叢林裡,由平靜回到文明,帶著一身大溪地的色彩,造訪久違的好友們。其實,還有另一項計畫等待進行,才算完成整整一週的體適能挑戰。 更多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Thames Town in Shanghai…"山寨版"嗎?

如果拉薩河是藏族所稱【拉薩的母親之河】
那麼誕生倫敦的莫過那條優美的泰晤士河。
泰晤士河是部流動歷史,記載著倫敦的興衰,
但上海泰晤士小鎮卻無法抄襲她些微的精髓。

網路一直流傳著一份上海泰晤士小鎮的PPT檔,始終好奇那份檔案到底是誰做的。直到那天到了這社區,心中開始質疑是建築開發商為銷售而利用EMAIL廣為發送。 更多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在上海人眼中有座山,名叫【佘山】

上海的地理環境來看,絕大部分的人認為沒有“山”。但上海人的眼裡,上海不是個完全平地,它也有“山”存在於這地區內,上海人也會去爬爬山。上海人認為,上海的地塊從高空放眼看去,高出來的部份不是只有浦東的超高大樓群。

在來到上海的第二年,聽朋友的男友敘述,在上海地區的西南邊有山可爬,山頂還有上海市的天文台。有“天文台”,應該是位於山頂、離開市區光害大,甚至那座山有點高度囉!從地名來看,“佘山”跟山似乎有點關聯,上網查詢相關資訊,並沒太多介紹。只針對西佘山的國家森林公園山頂有兩座標的物:“上海天文博物館”和“佘山天主教堂”做了介紹。也不知哪根筋不對,選在閏五月的季節去爬山,老人家說:「閏五的夏,日頭會咬人。」 更多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