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愛的故事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山楂的滋味

紅紅果實沒有櫻桃的嬌嫩
酸甘澀滋味卻如清純之愛
來自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

對山楂的記憶來自童年,第一次搭上柴油火車到屏東。父親像高大的巨人般,自己總仰著頭、瞧著他的鼻孔、聽他濃濃的山東口音。在數十年前,“山楂的滋味”刻在腦海中,並不是真正山楂,那是父親在車站小售貨台買的山楂片,並提起他在北方吃山楂的種種趣事。聽著父親一輩子的外省口音,偶爾夾帶著山東腔的閩南語,卻感到慚愧,常常只聽得懂七成,耳背似乎也沒帶來太多不便,反倒是聽不到不好的訊息,日子過得挺愉快的。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 (二)。

那晚,小女生這麼問著:
如果旅程遭遇一些鳥事,
要如何讓自己馬上釋懷?
並再度體驗旅行的美好。

阿思瑪飯店的員工說:「花蓮已經下了一個多月的雨。」 

這個冬季裡,每當參加南方孩子們的活動時,台北的朋友總會用著羨慕的口吻說:「真好,又去曬太陽了。」台北的天氣似乎回到過去的常態,冬季經常飄著雨,甚至大雨傾盆,總覺得每次的氣流雲層,固定飄到台北盆地的上空。為了確DSC_0047保這趟花東行的機車漫遊,不至於成為落湯雞,出發前稍為瞄了氣象預測,雖說過去的氣象分析中,東岸的準確度甚低,然而預測所指:「花蓮連續一周的陰雨,降雨量達80%。」抵達花蓮的第一天,就有種雲層低壓的感覺,走在夜幕低垂、燈火通明的鬧區,冷不防的大雨驟降,也沒得盡情品味一攤攤的美食,吃了花蓮有名的_DSC3158【一品香扁食】,又找了附近非網路推薦特色小店,跳脫美食地圖範圍,待雨稍歇後,回到阿思瑪飯店,與咖啡吧台的服務員閒聊、喝咖啡,「花蓮最近常下雨嗎?」,接著聽到的回答竟是:「花蓮已經下了一個多月的雨,每天都會下,有時上午會_DSC3173露出些陽光。」想起出發前,一位小女生問過有關旅程遭遇不快的事,包括天氣一直很糟,自己回著:「上天給怎樣的景,都有它的美。有句很棒的話,『晃眼,都是風景』,更何況不同的天氣,有不同的Fu。」入睡前,自己並沒有祈求明日艷陽高照,老天給怎樣的風景,睡醒、出發,才能體會。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不一樣的跨年計劃裡,回到人生前半段所仰望的那座大山。(二)

靄靄停雲,濛濛時雨。
八表同昏,平路伊阻。
—語出【停雲/陶淵明‧晉】

一陣滂沱的雨拍打著屋頂聲響中,睜開雙眼、賴著床。 

就在清晨一場大雨中清醒,更能確定昨夜不是濃霧,而是鑽入雲堆中。雨來的快,也停了,希望今日的行程不被天候所耽擱。兩人聽到來自部落的廣播,搞不清楚說些啥?但部落的人們應該早起了,決定不在賴床,把握好時光。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不一樣的跨年計畫裡,回到人生前半段所仰望的大山(一)

求學階段的校歌,歌詠著山,
雨過天晴的大山,掛著彩虹。
山,屏障阻隔熱帶性低氣壓,
山,也是他們的祖靈發源地。

煙火從那高聳的巨塔四面噴出時,兩人四腳該是停駐在大山腳下。

前一天的漁市紀錄告一段落,回到窩裡,抓取相機的影像,距離天亮還有些許時間,利用天亮前,快速轉檔上傳。而隔日的行程是往南走,至少有一整天能儲備體能,預備隔日與美珍(註1)之約。南走的計畫裡,帶著荒野的好友“楓香”去認識大山裡的人,認識一位把歲月奉獻給孩子們、Vuvu們的平地老師,進行兩人另類的跨年之旅,也能完全預期遠離繁華的喧鬧。

12/30周五早,自己已忘了前一天的瘋狂紀錄帶來的疲憊,比起自己即將再見面的屏師夥伴,她所付出得心力,自己熬夜背著攝影重裝備,都不足為道。為了接上美珍放學前引路上山,搭上了10:54的高鐵南下,由新左營轉接區間車前往屏東車站,在車站旁租了一輛125c.c.重機,一則是與楓香共乘、裝載兩人行李,再則是美珍的叮嚀,重機才能爬山路。這是自己第一次毫無路程概念、一張簡單道路編號(註2)去尋找目的地。從屏東車站往泰武國小永久校區,又是經過一段熟悉的路。那些年的通學日子裡,一樣騎著重機,往返在台一線道上。如今身旁熟悉的景物,沒有太多的改變,些許新增加的建築,些許開通接連這條馬路的幹道,記憶中的景像依舊存在,唯一最大、新增的建築群,該算是美珍所在之處吧!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在小山城度過僕僕風塵的年(一)

那夜曾被震碎的家園,
卻不曾粉碎他們的心。
十年後因他們而感動,
感受心手始終相繫著。 

在不同的話題與不同的內容裡,去年他們都提起了【埔里】。 

他說,那年剛入學不久,遇上了921大地震,學校也被列入災區,多棟建築也貼上危險堪虞之建物,於是那年一群學子們開始過著“顛沛流離”的落難求學生活,忽而寄居北部某國立大學,忽而遊牧至中部某所大專院校,偶爾的機會才得以回校,稍作短暫停留。他卻熱愛這所幾乎與是隔絕的校園,更由衷尊敬著李家同校長。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