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古謠傳唱

【行腳山林台灣】:跟隨聖山之子的腳步,再上“dakjalaus北大武”(二)

他們走過八八水災的創傷
他們長大了、也將畢業了
用排灣族人對山林之關愛
以雙腳走回聖山祖靈之地
用純淨的心靈去親吻大山

大武祠的一碗玉米濃湯,是一輩子的美味記憶。 

DSC_1678過了紅檜巨木,前方一公里範圍雖沒太大的直切陡坡,卻如走在時上時下、巨樹盤繞石塊的溪谷中,6.3km處也是上山最後的水源地(註六)。過了水源地,隊友們開始加緊腳步,準備追上孩子們的腳程,此刻山區的景,漸漸進入完整的鐵杉原始林,一顆顆巨大的鐵杉,高達30m以上,猶如巨人矗立眼前。就在過了6.8km處,碰上美珍和三位玩心甚重的孩子,也決定放慢自己腳步,和美珍、孩子們一起完成最後上山頂的路。步入高大的玉山箭竹林區,孩子們如見珍寶般,沿路摘食著鮮嫩的箭筍,美珍在後頭不斷催促他們,加緊腳步,別在逗留摘筍。 繼續閱讀

【行腳山林台灣】:跟隨聖山之子的腳步,再上“dakjalaus北大武”(一)

查馬克‧法拉屋樂帶孩子登山的意義:
是帶孩子尊重,人跟自然共存的關係。
是陪孩子體悟,人與呼吸生命的啟示。
讓孩子感受,人跟祖靈重新的連結。

「為了和孩子們的隔年約定,是該歸隊了。」心想著。  _DSC75472012的北大武山之行,下山後的一個半月裡,三隻鐵黑青的腳趾甲,幾乎處於隱隱作痛,心想隔年又該如何履約?當下再度鼓起勇氣,撥電話給前登山隊長阿達哥。在自己人生踏上的第一座百岳【奇萊南峰】裡,阿達哥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一路的教導登山基本技巧與照顧下,用雙腳走至山屋,也讓自己學會一個道理,登山夥伴是不離不棄的【生命共同體】。阿達隊長笑著說:「回台灣多久了?是否該歸隊訓練,明年你的體能才能再上北大武啊。」DSC_1615雖然回台近一年半期間,走入山林的機會也不少,卻忘了好好用雙腳去體驗踏實的感覺,總是騎著機車,飛奔在山路小徑之間。從2012的五月下旬歸隊後,認識隊上不少新夥伴,對山林的認知更深入不少,幾位老前輩問著何時回台?又得知自不量力上北大武受挫,在幾位老大哥打包票的加強體訓,相信能讓自己再度跟隨孩子上大山。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踏上“北大武土地”,與其說是履約之行,不如說是受山的招喚。

除了山的招喚,孩子們更令人感動!
只有用自己的腳步跟隨著他們前進,
才能體會他們是真正來自大山之子。

清明時節雨紛紛,上山的路更為險峻難行。

許多人總認為生長的環境,能造就一個人的體能,而且是與生俱有的先天條件,讓這群孩子輕鬆登上山頂。與楓香再度來到泰武國小,所不同是要見證孩子們畢業式之一,這也是一項傳統,並非所有排灣族的人都能達成此舉,但在許多山地部落中,孩子告別童年前,多數學校會安排體能測驗,那是多數外人所誤解的認知。登上台灣五岳之一:北大武山頂,一則要孩子認識祖先走過的路,即使經歷兩次遷移至平地,也是在平地校區的第一個年度回到大山。再則要孩子登上山頂,面向大山,對著祖靈獻唱Vuvu所教的母語古謠,表達文化傳承之外,更不忘記自己【根之所在】。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來自【日式烤鮭魚飯糰】的滋味

味蕾是複雜的IC半導體
記錄傳達著大量的氣味
當開啟大腦開關那一刻
沒有美食心中仍有感動

今年特別有些感觸,自認為童年比其他人幸運,居住的左鄰右舍有客籍、閩南人、外省籍和原住民。過去聽著別人敘述童年做了啥事、搞了啥大飛機,在這一區塊相當缺乏,甚至在求學階段有些遺憾。

在過幾天,回台也將滿一年,自己的硬碟積滿了記錄,文字永遠趕不上自己的腳程,而四十多段小影片等待編輯,趕著12/17同學會上場。一路走來,就像那篇“敬!美味人生”,從童年的幸福滋味,喚起自己的美味人生。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