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上海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山楂的滋味

紅紅果實沒有櫻桃的嬌嫩
酸甘澀滋味卻如清純之愛
來自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

對山楂的記憶來自童年,第一次搭上柴油火車到屏東。父親像高大的巨人般,自己總仰著頭、瞧著他的鼻孔、聽他濃濃的山東口音。在數十年前,“山楂的滋味”刻在腦海中,並不是真正山楂,那是父親在車站小售貨台買的山楂片,並提起他在北方吃山楂的種種趣事。聽著父親一輩子的外省口音,偶爾夾帶著山東腔的閩南語,卻感到慚愧,常常只聽得懂七成,耳背似乎也沒帶來太多不便,反倒是聽不到不好的訊息,日子過得挺愉快的。 繼續閱讀

廣告

【行腳人文台灣】:台北好“行”的三天兩夜伴遊記

來者因“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受者非“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感謝台北好“行”,地陪任務達成了。

朋友說:「你真該準備考個專業導遊證,可以搭上大陸人士來台自由行的熱潮。」

SARS那年,人們尚未發現它的威脅性,幾位大陸知名畫家訪華,受邀在國父紀念館開展,自己也莫名受台灣GM汽車高層所託,當起這些畫家們的“地陪”兼“嚮導”,從北至南,由西到東的一週駕車環島之旅。那次是第一次帶著六位大陸人士遊台,並針對“投其所好”的規劃一系列人文之旅。然而,自己前往中國數趟之旅,以及因公長駐上海三年,顯少找當地友人當地陪。而上海工作三年期間,更曾被指派回台當【寧波官方建築考察團】的地陪,並安排了北台灣建築巡禮活動,那趟行程適逢八八水災前的大雨,雖未掃了大家興緻,卻耽擱了自己往上海的班機。 繼續閱讀

在澳門的六小時,贏了許多…

澳門,會選擇到此旅遊的人不外乎賭場、美食、觀光名勝。如果要抱著到澳門感受葡萄牙的人文歷史,可能會大失所望。此趟選擇到澳門之旅,是頭一回,也該算是最後一次。嘗試在澳門的巷弄裡,找到些許葡萄牙人的足跡,這是有點傻子的衝動,再加上腦殘的狀態所作的決定。 繼續閱讀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從“拔罐著火事件”看中國“保健養生”之道

一則兩岸小發燒的新聞中,令人想起上海三年的生活。從前一晚的新聞跑馬燈標示著:【台灣藝人齊秦在北京自宅拔罐,保健師不慎將酒精撒身,造成二級燒傷。】,今晨新聞電子報也刊載相關內容:【拔罐出意外,齊秦二級燒傷】。

在上海很流行腳底按摩,據說是台商把這行業炒熱的。大陸其他地區稱為足浴,是因為腳底按摩師傅會先幫你把腳洗一番,洗得程度因人而異。去西藏旅遊時,曾因高原反應的不適症,在拉薩朋友推薦下,做了ㄧ次所謂的“足浴”,結果被洗腳方式嚇著了,足浴竟然洗到膝蓋以上。

繼續閱讀

Merry Christmas from Shanghai & Taipei

如果家人的定義只需有關係產生,
那麼朋友間的關係也可變成家人。
如果家的定義只是人住在房子內,
那麼人在地球村也可以四處為家。  

在2010的農曆年,曾寫過一篇文章刊於Anyway旅遊玩:【飛:是回家?還是離家?】。在耶誕夜的前一晚,上海的天氣像善變的女人,原本星星滿天,突然颳起冷風、雲層飛滾,我打包著行李,明晚人將在台北度過平安夜,子時前抵達台北市區。

耶誕夜對我而言,是很平常的日子。對家人而言,總希望為我插上幾根生日蠟燭,人生似乎就在每年增加一根蠟燭度過。不知哪年開始,總希望這天過得相當的平常、平凡,只因為出生的時間與某位宗教偉人“同日同時同分”一樣,變得好像相當不一樣般,其實這天是否是宗教偉人誕生之日,還真難以證明,一堆說法、眾說紛紜。我已忘了哪天決定過平凡些、平常些,應該是某年某月某一天,曾悟透這天不是偉人真正的生日。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