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情人】: 寫給未曾見過媽媽的孩子

若說女兒是父親的前世情人
相對母子關係應該也一樣的

某些生命音符的出現,往往是在那兒等候你的相遇與開啟。

寶戈,上海女子有個很男性化的名字。會與她相遇、結識是一場意外,完全是好事者熱心過頭,拉她加入攝影外拍學習,那天是2010年3月20日,當天午後帶了三位攝影學生在白渡橋外拍,之後沿著黃浦江走向外灘,在外灘的渡船碼頭邊,從台灣到上海依親的學生【小米】瞧見寶戈,她正打探著小米拍照的內容。

小米會加入攝影學習又是另一段故事,她的個子很嬌小,常常自我調侃的說,「我從青春期開始,身高就一直沒長,只長了頭和手、腳掌,所以身高一直維持在國小的高度,1米40多…」小米的個性相當風趣又好交朋友,於是她主動問了寶戈,「你一個人來外灘拍照啊!我們這裡有三個學生跟著老師,我們老師很會教,你有在攝影班學習嗎?」寶戈不像上海姑娘,比較像北方人的大剌剌個性,寶哥開口回:「同事帶我去買了這一台相機,原本想加入公司的攝影班,但完全不了解相機機器的操作,攝影老師覺得我在裡面跟不上進度,會礙了他們的學習,想說來外灘有較多主題可以練習,自己瞎摸著,也偷偷瞧旁邊一些拿專業相機的人怎麼操作。剛剛瞧見你螢幕有像車軌的照片,感覺好厲害好專業喔!」 更多

廣告

【讀你】:我和他的對話

人生短短幾個秋呀
愁情煩事別放心頭

DSC_0049他,多年朋友,書香門第成長、喝過洋墨水歸國,看似人生勝利組卻生不逢時。buddy…buddy總是我對他的稱呼。

去年聖誕節,他再度於Line捎來生日賀卡,所不同是多了訊息的打屁閒聊,或許是把彼此的關係定義在buddy,總喜歡將他的噓寒問暖當成哥兒們的抬槓,讓彼此間沒有太多心理層面的負擔。

仍記得最後一次見面是在出發上海前,算算已是11年了,這11年來,除了從msn轉換成Line之外,四年前他曾主動打電話長談,語氣仍和11年前碰面一樣,直到我的主動問及工作、健康和是否已完成父母對他的期望等等。

他的語氣更顯平淡無味地說:「三個多月前結婚了,朋友介紹沒多久就決定結了。上週,我剛從死神拿了退貨單出院,在上班時,身體出狀況緊急送醫,開刀躺了加護病房好幾天。就醬子…」在邊聽他的陳述,明白他為何打那通電話,彷彿走過鬼門關的告白,腦袋蠻多畫面,已不知如何應答了,只能對他說,「有了另一半,更要好好注意身體,日子還長,既然結了婚,就要【執子之手】一起走下去啊!」 更多

Life is the Coffee, Enjoy your coffee

好友她寄給我一篇不錯的文章,提醒我如何看待人生,環境和工具不是左右人生的要件,而所有的精采全是靠自己去創造,更讓我想到那場意外之旅拍取的感覺。

Life is the Coffee

 A group of alumni, highly established in their careers, got together to visit their old university professor. The conversation soon turned into complaints about stress in work and life.
Offering his guests coffee, the professor went to the kitchen and returned with a large pot of coffee and an assortment of cups – porcelain, plastic, glass, crystal, some plain-looking, some expensive, and some exquisite – telling them to help themselves to the coffee. 更多

【行腳人文台灣】:來自富邦文教基金會《原鄉藝術培力計畫》的陪伴與關懷(一)

345公里花了 1.36小時
89公里卻花了 2.5 小時
機車馳騁在落山風之路

楔子

DSC_92686/20,我熟悉的那群孩子將展翅高飛,在近1000個日子之前的初次相遇,孩子們靦腆問候的背後,隱約藏著一股野性的力量,我總對朋友提起這群是【野】孩子。〝野〞,與文明二字並無任何關連性,而是單純未受汙染的原始內在,會有著更大的張力表現。6/19的夜幕正準備升起時,離開島嶼最南端的星巴克DSC_4035,告別海面最後的一抹紅,轉向那條熟悉的200縣道奔馳,刻意挑在孩子們都已返家,正好去見見老夥伴們﹐那是一種難以割捨的牽掛,在台北展出的開幕擁抱後,再也沒與孩子們相見,日後更難有機會感受他們的熱情,總覺得自己是位幸運之人,孩子們成了我的貴人,讓我有更多的認知與學習,這趟行程是必須來的,給彼此最後的牢牢擁抱與祝福,因為孩子們所帶來的正向,讓我的每趟旅程更加充實有動力。 更多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山楂的滋味

紅紅果實沒有櫻桃的嬌嫩
酸甘澀滋味卻如清純之愛
來自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

對山楂的記憶來自童年,第一次搭上柴油火車到屏東。父親像高大的巨人般,自己總仰著頭、瞧著他的鼻孔、聽他濃濃的山東口音。在數十年前,“山楂的滋味”刻在腦海中,並不是真正山楂,那是父親在車站小售貨台買的山楂片,並提起他在北方吃山楂的種種趣事。聽著父親一輩子的外省口音,偶爾夾帶著山東腔的閩南語,卻感到慚愧,常常只聽得懂七成,耳背似乎也沒帶來太多不便,反倒是聽不到不好的訊息,日子過得挺愉快的。 更多

Previous Old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