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男人幫

心中都有同樣的巴黎

茱麗葉畢諾許的法式優雅
–代表著純真與美麗
侯孝賢導演的台灣美學
–代表著濃厚的鄉土風情
當台灣美學遇上法式優雅
結合成了《紅氣球》Le Voyage du Ballon Rouge
前幾天好友小馬來了封信,
信中提到那年他的巴黎旅遊回憶,
全來自於一部上映中的“紅氣球”
從故事敘述中,也將我帶回了1997。 繼續閱讀
廣告

意外找出被遺漏的相簿

瞬間的快門聲中
相片紀錄著時間
相片紀錄著情感
相片紀錄著痕跡
2003那年發生了許多事,
全球籠罩在SARS陰霾下,
在春分時節過後的一週,
我開著車繞行台灣一圈,
卻錯失了紀錄台灣之美。 繼續閱讀

我和他的對話

他,多年朋友。buddy…buddy總是我對他的稱呼
我們的話題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但每次話題中,他總會問我一句「還是依舊要一個人過未來的日子?仍舊排斥年紀小、一定要有小孩的婚姻?」
今午后,台北的雨狂瀉著,我的心隨著這波濕冷氣團鋪上了厚厚的霉,就像自己msn上的屬名“多麼渴望躺在屋頂上曬太陽”。
他在msn上留著簡訊「攝影書帶在身上,晚點碰個面吧?」。我和他再度於信義、復興的星巴克聊起來了。
他也像其他的密友般,難免倒上幾句心情垃圾。
他曾經封鎖自我兩年,那段日子少有他的email或音訊,在幾乎與世隔絕的日子裡,我意外的收到僅有的一封信。
他信裡寫著,「謝謝這段日子未間斷的轉寄信件,許多鼓舞的內容,讓自己覺得不該逃避一切,所有的問題都得自己去解決!」
在他封閉自我後首次碰面,那是去年九月份,他主動打電話給我,「上班了….」
這段日子,偶爾電話問候。他不免會對我倒些垃圾,但語氣中,我知道,已經走出陰霾的日子了。
其實女人的心是細膩的,多年來的對話中,也能理解他對我的信任,更試著想進一步打破彼此的關係。在每次的試探口吻,被打敗了。
或許現有的buddy才是維繫彼此間最好的信任。
我也理解他說的,他無法掙脫家族賦予的筐筐,羨慕我心靈自我放縱。在不斷地對話中,我卻無法將心交付給他,如他信任我般。
離開星巴克時,他說,「在未來,希望看到妳幸福,不再是一個人漂泊,有個人能疼愛陪伴妳」
今晚,聽著孫燕姿的“遇見”。想想,或許自己的心這輩子注定漂泊。
就像“Pursuit of Happyness”裡的一段話,「人們不斷地追求幸福,卻不見得追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