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女人私房話

女人碎碎念

【情人】:寫給每位有前世情人的父親們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二餘年了,
我最不能忘記的是他的背影。
文句摘自於朱自清的【背影】

女兒是父親的情人,【父女之情】十分微妙。

自從九把刀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上映後,該片火紅至對岸兩地,也讓四、五年級生興起找尋當年的死黨和姊妹淘。2011年初,從上海回台,八月份看了九把刀的電影,自己被幾位姊妹淘慫恿下,找回屏師時期的同學,辦了一場畢業23年後的同學會,猶記得當晚聚會時,歡笑和淚水交織在流逝的時光中,卻也喚回更深刻的情誼。去年底前,當自己曾被同學列為失蹤人口名單之一,接到一通高中同儕的來電,他的運氣也算好,總算聯繫上10年未見的同學,談起了某位姊妹淘打算辦畢業32年的同學會。

若懂得運用網路資源的人,總會知道怎麼搜尋找人。而FB與Line的可怕串連,很快把幾十年沒見的同學、朋友全串一起了。在網路聊天室所談的內容,離不開當年種種,也聊到這些年過得怎樣,更話說事業、家庭和兒女。一位姊妹淘問著男性同儕:「你生三女,沒兒子啊?」,她的語意是「想生個兒子,所以才會有連著生三女的勇氣。」自己在一旁看著同儕與姊妹淘的對話,插話說:「C同學,你上輩子有小三喔!因為女兒是父親的前世情人。」原本感到尷尬的C瞧見這段話,開心的回著:「感謝妳。」 繼續閱讀

廣告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山楂的滋味

紅紅果實沒有櫻桃的嬌嫩
酸甘澀滋味卻如清純之愛
來自張藝謀的山楂樹之戀

對山楂的記憶來自童年,第一次搭上柴油火車到屏東。父親像高大的巨人般,自己總仰著頭、瞧著他的鼻孔、聽他濃濃的山東口音。在數十年前,“山楂的滋味”刻在腦海中,並不是真正山楂,那是父親在車站小售貨台買的山楂片,並提起他在北方吃山楂的種種趣事。聽著父親一輩子的外省口音,偶爾夾帶著山東腔的閩南語,卻感到慚愧,常常只聽得懂七成,耳背似乎也沒帶來太多不便,反倒是聽不到不好的訊息,日子過得挺愉快的。 繼續閱讀

【行腳人文台灣】:遊走城市,“女人心”閱讀“女人心”

在上海,穿梭在十幾條地龍間。
在台北,搭公車進行城市之旅。
在台灣,火車搖晃連結城與城。
距離不遠,女人心慢慢閱讀著。

這一年又將接近尾聲,自己的速度慢慢地前進著。沒走出台北盆地的日子裡,細細讀著台北的點滴,十個多月的時間裡,自己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市民,卻見到更多鼓舞人心的小故事,認識更多令人豎拇指的小人物(註)。

台北不冷漠,由小人物寫著振奮人心、耐看的小故事。

過去曾寫過一篇【發現台北街角小故事:鞋】,那仍是過著兩岸往返期間,回台遇上一位修鞋老伯的對話。年初的蘭嶼,延續著“想你,一切都好”Aki相遇Aki’s House,看著Aki在原住民電視台心路分享,嫋嫋述說著“她”的故事。Aki的遭遇可能在社會某角落也有同樣的版本,問題是鮮少有女人能像她這般堅強走出灰暗的日子,認命的抱怨總多於勇於跨出。許多朋友總羨慕地說:「好有勇氣面對一個人的旅行!」儘管和Aki暢談中,她客氣地口吻說:「佩服你的學習過程。」自己最清楚,就像卒仔、傻子,所有的自我挑戰中,只不過想感受能脫胎換骨後的呼吸氣息。 繼續閱讀

無題

曾經的三封信
曾經的三句話
和最終的祝福
30年後的無語

多年來,曾有個習慣在Google搜尋失聯人士,這也包括搜尋自己。尤其在做影像轉檔時,一旦腦袋和肢體如機械化狀態下,立即停筆,開啟Google頁面,隨意的胡搜尋著。七月底的那一週,再度徹底放逐心靈,從北至東,橫跨黑潮到蘭嶼,除了履行年前的約定,另外想感受蘭嶼的豔夏熱情。離開東部海岸後,搭上了南迴鐵道幹線,準備參加【法雅客第10屆城市24小時馬拉松數位攝影比賽】。 繼續閱讀

【Women’s Talk】:想你,ㄧ切都好

臉書上寫著:
午後微風無陽
品咖啡聊是非
記錄咖啡香氣
貓到亞紀的家

AKI是在分享空間認識多年的朋友,之所以對她有一份難以割捨、關懷之情。從她的Blog裡,看著一位堅強的母親如何與命運對抗,無法給太多的打氣加油,偶爾留些話,也只是「兩位小寶貝還小,你ㄧ定熬得過去。」

在ㄧ次ㄧ次的病魔打擊,以及弟妹的生離死別,最後ㄧ次在分享空間與她失聯前,「Aki寫著要再度動刀,ㄧ切老天決定了!」結果如何呢?ㄧ定要相信,人與人之間是老天爺擺弄的棋子。直到年初的蘭嶼之行,再度於網路世界【臉書】相遇,而對Aki說了;「真好,你還活著」,不明就裡的朋友覺得這句話有失禮貌,對Aki而言,卻是ㄧ股關懷的暖流。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