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山林台灣】:跟隨聖山之子的腳步,再上“dakjalaus北大武”(一)

查馬克‧法拉屋樂帶孩子登山的意義:
是帶孩子尊重,人跟自然共存的關係。
是陪孩子體悟,人與呼吸生命的啟示。
讓孩子感受,人跟祖靈重新的連結。

「為了和孩子們的隔年約定,是該歸隊了。」心想著。  _DSC75472012的北大武山之行,下山後的一個半月裡,三隻鐵黑青的腳趾甲,幾乎處於隱隱作痛,心想隔年又該如何履約?當下再度鼓起勇氣,撥電話給前登山隊長阿達哥。在自己人生踏上的第一座百岳【奇萊南峰】裡,阿達哥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一路的教導登山基本技巧與照顧下,用雙腳走至山屋,也讓自己學會一個道理,登山夥伴是不離不棄的【生命共同體】。阿達隊長笑著說:「回台灣多久了?是否該歸隊訓練,明年你的體能才能再上北大武啊。」DSC_1615雖然回台近一年半期間,走入山林的機會也不少,卻忘了好好用雙腳去體驗踏實的感覺,總是騎著機車,飛奔在山路小徑之間。從2012的五月下旬歸隊後,認識隊上不少新夥伴,對山林的認知更深入不少,幾位老前輩問著何時回台?又得知自不量力上北大武受挫,在幾位老大哥打包票的加強體訓,相信能讓自己再度跟隨孩子上大山。

DSC_1751算算距離登北大武的時間,約有九個多月,平均每個月的兩次登山活動外,另外的中級山專案練腿力,足以喚醒自己曾有的毅力和耐力,更加強了下半身的負重體能。經過幾次的固定登山活動後,以及老大哥們的特訓加碼課程,自己幾乎是咬著牙、下半身甚至不聽腦子的使喚,如筆架連峰的五座山、走過39個山頭,從一早八點出發,下山已接近天黑時刻,堅持不回頭的完成。唐‧劉禹錫的【陋室銘】寫著:「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於是,歸隊跟著尋仙,鮮少細數著登上多少顆三角點,並開始仔細紀錄,以影像留下老大哥們的足跡。

去年登北大武之前,在美珍的帶路下,回到兒時曾DSC_1775有的記憶之地,看著部落Vuvu們用心於文化傳承,而下山過了三個月後,走入佳興部落,見習民族學校的一些課程,再度看著老師和耆老們如何在缺乏族群文字的記載之下,將每句族語轉換成羅馬拼音,並用影像錄製紀載,自己也跟著開始或多或少的用影像拍攝、錄製陌生語言的優美文化。每趟南下、或陪同北上孩子的文化傳承演出裡,從未算過到底耗掉多少時間,也沒有想過對自己人生何所【得】,然,所有的感動都在每趟行程結束,安靜坐在電腦前,仔細端詳孩子晰透眼神,以及吟唱古謠、散發出來陽光的笑容裡。

走,上北大武。這趟路必能點燃無法預知的【生命火花】

不少朋友問著:「你這樣做,到底能得到甚麼?」同樣的話,偶爾也曾來自部落朋友口_DSC7399中,已經忘了在何次演出前,對查馬克(註一)學弟說:「看著這些孩子對自己文化的態度,學習相當執著,令人感動,自己能做的,就是付諸於行動支持。」沒錯,就是【影響力】,絕對別小看自己,這也是近一年來,最大的感觸。在登山的過程中,從前不斷影響下,自己對登山的態度,從賴床到早起,從唉唉叫到加碼不缺席,若沒有幾位老大哥提攜,年過四十,開始學習新的運動,體能甚至極為勉強,如同缺水、一捏可能粉碎的海綿,說是玩命,或許該說:挑戰自我潛能到底還有多少。同樣地,對每件事的跨步走出,也相信自己能帶來些許影響力,不時地傳達一個訊息,那就是「自己跟著孩子上大山,讓登山的意義更不同了。」於是,幾位老大哥和隊友也受了影響,一顆蠢蠢欲動的心,期待能見證一場不同凡響的登頂儀式。

從上海回台的首次登山在2011的十月底,跟著台北_DSC7479荒野的解說員走入磺嘴山探勘,楓香的郊遊踏山,和松蘿的專業入山,截然兩種落差裝備,那趟探勘之行也讓自己吃足了苦頭。就在那趟下山後10天,松蘿在北一段的意外事故中,憑著他的冷靜處事、專業技術,以及長年的登山經驗和求生技能,整整八天、超過150小時的等待空中救援,或許就是四個字可形容,【認真負_DSC7501責】,讓他救了自己。如果林克孝的【找路】之行,發生意外沒造成遺憾,試問媒體輿論界會用怎樣的角度看待?松蘿因意外事故,被家人禁足涉山半年之久,2012的三月底,曾邀約他陪孩子上大山,「禁足未滿半年時間。」當時無法斷定他是否真想陪孩子走,感受不一樣的登山活動。事隔一年後,嚐試再度邀約他的參與,加上楓香的第一趟北大武登頂過程中,滑倒重創、被迫折返DSC_8621山莊,楓香決定再上北大武,於是,自己把參與的名額保留給兩名荒野朋友。

經過多方協調、以及書信往返的確認下,以及福基學弟的極力爭取,3/31總算帶著九位朋友搭著高鐵南下,接著轉搭新左營往屏東的台鐵區間車,趕接17:30屏東客運8235往萬金車次,預計傍晚入住【天主教聖若瑟靈修中心】。除了五名登山隊友與荒野兩位好友外,隊友鐘銘炫大哥還邀了新莊登山隊好友、任職於新北市海山分局的陳照林警官夫DSC_8641婦,如果論10位成員的登山資歷,自己與楓香應該歸類在滷肉腳,但整趟路線對兩人又該算記憶猶新。隊友大哥們的裝備負重多達16公斤,包括登頂當天的補充糧食和湯包,以及小爐火瓦斯等,這些都是過去學校登頂過程不曾見識。沒上山之前,無法預料祖靈們會如何開釋這群登山好友,更不知這趟活動會對彼此之間,點燃怎樣的【生命火花】。

一路被老大哥盯著:「你必須改變錯誤的換氣習慣。」

除了自己帶著九位登山朋友參與活動外,加上西提_DSC7427牛排的總監與其朋友一行六人,今年的北大武登山總人數多達70人,幸好檜谷山莊對其他登山隊發出禁山,讓此趟的活動住宿更為單純許多。3/31在抵達萬金之前,曾收到學妹伍麗華校長的簡訊:「各位參加泰武國小登山敬祖活動的好朋友,您好!明早7:30在泰武國小集合整備,山區氣候及路況沒有大礙,唯雨後路面濕滑,建議可穿膠鞋內加護墊。誠摯感謝您的陪伴,當我們同在一起,其快樂無比。」隔日一早,前往萬金教堂附近用餐後,10人背著重裝外,還為孩子們準備了糖果,走向萬金通往吾拉魯滋部落的產業林道上,預計7:20能抵達學校。

_DSC7401鑑於今年參予人數和分配背公糧上山的困難度,一改往年由學生和家長揹公糧,校方將整個登山活動的伙食、公糧外包,由專業山青揹工負責外,老師和家長不用再為了三餐準備,費時耗心。在師長叮嚀和禱告儀式,以及分發上山的簡易午餐後,分配派車就坐出發,已是九點整。被分派負責接送的友人,是去年一起上山的Sherry希細勒(註二)夫婦,去年下山後,Sherry身體不適,險些送命。十人擠在小發財貨車上,挺像農村載豬隻的感覺,希細勒_DSC7408經常開著小貨車馳騁山區,這趟往新登山口的山路,從大武之門開始,一路顛簸、不時地遇到崩塌路面,更有大型施工車占據,對他而言,卻能輕而易舉閃避、繞過,坐在後座的隊友們看著、不斷地驚呼著。

_DSC7428車行約一個小時後,抵達愛宿園,所有人員下車,Vuvu又早到等候大家了,在他的祝禱儀式結束。從愛宿園開始,往第一新登山口,約200M距離的熱身運動,揹著重裝,雖感到有些吃力,自己知道經過這段路後,除調整自己的呼吸頻率外,並能將身體動力慢慢加速。從新登山口直上開始,由於人數多了不少,行進速度不算太快,經過幾處坍塌處、攀爬路段,距離慢慢拉開,自己開始感受到重裝的負荷,隨著加緊追趕跟上前方隊伍,喘息聲也越頻繁,此時聽到後方老大哥說著:「嘴巴閉起來,你必須改變錯誤的換氣習慣。」老大哥跟在後頭,一路盯著,此刻的改變,不但讓自己亂了方寸,更覺得上氣不接下氣的情況更嚴重,彷彿走在奇萊南峰那段相同的遭遇。

用謙卑的心和自己的步調登頂,而非攻頂。

_DSC7495在新登山口上山之前,希細勒說:「大山跟你們沒仇,別去攻她。加油囉!預祝登頂成功。」一路上,試著調整自己的呼吸頻率與步調,過程雖讓自己落後前方不少,卻因過去幾個月的訓練中,自己不再如去年般“慘”。相信其他隊友們都有個共識,協助照顧孩子們之外,也紀錄著孩子的重要時刻,雖然自己落後了,但後方腳步更緩的家長和孩子們的努力,更不曾遺漏。放穩自己的腳步,每滴汗水和每步跨出時,雖花很多力氣,相信上了山頂的一刻,所_DSC7518有付出都是值得的。此趟陪著孩子上山的老大哥們,曾在10年多前攀登過北大武,經過這麼多年的氣象變化後,坐在2.5Km聽老大哥敘述著:「北大武的登山路變得很【硬】,和過去登山是極大反差。」

自從無法車行至舊登山_DSC7522口,改由新闢登山口出發時,新第一登山口與第二登山口路程相距約400公尺左右,校方的活動實施計劃中,始終採走新第一登山口直切而上。整個登山路程多出2.5公里,從海拔1165m爬升至1536m的舊登山口處,落差370多公尺的高度,與舊登山口(0km)至2.5km休息處比較,海拔高程1536m爬升至1789m,落差253m高度,就可知開始跨出第一步之後,是費盡多少的力量,其中包括幾段的攀繩直上。爬大山的過程中,如果不是“沒心臟的鋼鐵人”單攻上山頂,多半的安排,至少是在山莊住一晚,天未亮時,輕裝、補給糧和水,出發上山頂。所以耐人尋味、最累得的過程,莫過於剛起步往山莊那段路,不斷地數著距離標樁,給自己打氣、加油外,頭都不能回,至少要到山屋。

DSC_1613休息片刻後,再由2.5km(海拔1789m)處出發,往3.8km(海拔2124m)的【東方不敗】(註三)邁進,海拔高程的落差335m,這是條硬路線。雖沒有前段的多處險峻的大崩壁,然,時而一段陡降之後,一切又回到初點高度,1.3km的爬升高度是335m,腦袋瓜子早已有著底了,總會有幾段急升坡、直切攀繩的懸壁,所有經驗來自於前一年的慘痛教訓。去年,楓香也曾走過這DSC_1657段路,當時她在追逐孩子們的足跡時,是否牢牢記住每段爬升,和差異難度。在離開的2.5km休息處不久後,進入台灣杜鵑林的木枕道上,瞧見另一組參加活動的山友與楓香松蘿,而楓香行走的樣子,看似有些狀況,詢問之下,似乎腳踝扭傷了,一夥人決定稍做停留,自己也把準備的鎮痛藥布拿給她,另一組山友則提供多一支手杖,並決定不趕行程,至少讓她的受傷狀況降到最低程度,能走到山莊休息一晚。

從山下揹上山的一把吉他,合著孩子們的飯前禱告歌聲中,樂聲飄揚。

在愛宿園準備上山前,小學弟念祖揹著重裝包之外,還揹了一把吉他,當時還_DSC7480開他玩笑問,是要在山莊彈唱星光幫拿手歌餘興嗎?他一臉無奈說:「主任要我揹上山,很重捏!」確實是個負擔,揹上山又得揹下山,攀爬又很礙手礙腳,直到進山莊那刻,聽到山青林班歌曲,仍搞不清楚是誰在彈唱。打理好裝備放入帳棚(註四)內,廚工差不多準備好晚餐了,大夥兒圍坐,等後廚工最後的備飯工作,嚮導大哥再度拿起吉他,唱起一曲曲民歌,這是在奇萊南峰曾感受得氛圍,但對其他隊友不曾見識過的歡樂氣氛,紛紛錄影紀錄。正準備開飯前,孩子們不忘飯前的禱告,跟著吉他的愉悅節奏下,孩子們搖擺唱起了“哈利路亞”,所有的大人也跟著手足舞蹈哼唱著。

DSC_1661當晚用餐後,孩子們裝好隔日登頂用水,就被趕著上床休息。原定凌晨一點半整裝上山頂,一則因晚餐延後至八點半用餐完畢,比原計劃遲了兩小時;再則雲霧加重,與計劃日出抵達山頂,觀日出、祭祖靈,日出的能見度極低,校方決定延後三小時出發,對首次上北大武的人而言,登頂之路免去夜行,和一路趕行程所徒增的危險,輕鬆許多了。然,這夜卻沒睡沉,整晚總覺得帳棚外的小動物騷動著,鄰帳的男隊友們鼾聲如雷、此起彼落,直到有些睡意時,又再度被山莊起早的孩子們活動聲喚醒。DSC_1672同帳篷的兩位隊友力勸楓香待在營的休息,別跟著上山頂,但楓香認為,經過一晚的休息,止痛藥劑也達到功效,上山頂應該沒問題。

看看手錶:四點半,快速整理輕裝備後,簡單用過早餐,天幕仍黑,一行人點亮頭燈,跟隨著孩子們,沒入漆黑得林間,只見小亮點在往山頂的路上,忽明忽暗跳躍著。離開山莊約幾百公尺後,隊友許大哥想起忘帶公水(註五),折返回山莊,就在同一時刻,楓香也感到不適,跟著折返,打算稍作休息後,等天稍亮再上山追趕進度。今年的伙食外包,似乎登頂的補給糧不如去年充裕,但相信老大哥們為孩子們準備的熱湯包,應該在神社補充熱量剛剛好,從五點出發,走了一個小時多,接近5.3km的千年紅檜巨木,已不知和孩子們的腳程差距多遠。

相關相簿:與山有約,再續前緣之【北大武山】謙卑行
相關相簿:102年攀登北大武,重回祖靈之地【Part II】
相關相簿:102年攀登北大武,重回祖靈之地【Part III】
相關文章:踏上“北大武土地”,與其說是履約之行,不如說是受山的招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