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山林台灣】:跟隨聖山之子的腳步,再上“dakjalaus北大武”(二)

他們走過八八水災的創傷
他們長大了、也將畢業了
用排灣族人對山林之關愛
以雙腳走回聖山祖靈之地
用純淨的心靈去親吻大山

大武祠的一碗玉米濃湯,是一輩子的美味記憶。 

DSC_1678過了紅檜巨木,前方一公里範圍雖沒太大的直切陡坡,卻如走在時上時下、巨樹盤繞石塊的溪谷中,6.3km處也是上山最後的水源地(註六)。過了水源地,隊友們開始加緊腳步,準備追上孩子們的腳程,此刻山區的景,漸漸進入完整的鐵杉原始林,一顆顆巨大的鐵杉,高達30m以上,猶如巨人矗立眼前。就在過了6.8km處,碰上美珍和三位玩心甚重的孩子,也決定放慢自己腳步,和美珍、孩子們一起完成最後上山頂的路。步入高大的玉山箭竹林區,孩子們如見珍寶般,沿路摘食著鮮嫩的箭筍,美珍在後頭不斷催促他們,加緊腳步,別在逗留摘筍。

DSC_1708五人埋沒在陡斜的箭竹林上坡,從天未亮到此刻,經過了兩個半小時之久,走了近三公里的路程,似乎進度與預估來看,並沒有太緩。短暫的走出竹林,眼前景緻開闊,並不代表路平緩無虞,呈現在前是狹窄的峭壁橫越區,也是進入上稜線的開始,美珍不斷提醒著三位孩子,小心行走,拉穩繩索,上山之路不可玩笑。攀過橫越區,再度進入竹林與飛舞的鐵杉林間,距離最終山頂不到兩公里,腦海想著查馬克學弟描述的山路,「要走過很長的稜線,然後是上上下下、陡度很大的好多山頭。」又走了半個多小時上稜線路,離大武祠休息區剩500m遠,一小段緩坡的台灣杜鵑林,孩子們快跑出了林子,美DSC_1719珍喊著他們,「慢點走,要小心。」早晨的陽光暖暖的撒在美珍身上,看著前方的她,拖著不堪的雙腳,追趕孩子的足跡,過了林子,只見孩子們佇立正等著,沿著上稜線旁,又是個拉繩大峭壁,若沒站穩,可能直接下山谷。

在將近500m的範圍裡,是僅能容納一腳的岩石瘦稜小山徑,兩側的鐵杉各展風貌,除了高大的鐵杉林之外,腳旁的矮灌木是可愛如風鈴的馬醉木,而走在這條稜線上,左腳可能踩在屏東縣,右腳卻落在台東縣境內。一段直上的爬坡,攀上【高砂義勇軍碑】(註七)的平台休息區,這也表示前方不遠,就是8km的大武DSC_1746祠,約略讀了紀念碑的始末,又在催促孩子們往前驅走,繼續爬升約15m高度,瞧見了鐘銘炫大哥、松蘿,招喚著三位落後、玩心重的孩子喝湯,而其他的孩子與師長都已前往三角點的途中,即使一口溫溫的湯,都足以補夠後頭上山的體能,看著阿宗喝著湯,滿足的模樣,相信其他孩子們都有同樣的感覺,日後也能津津樂道,談著山上喝的最甜美好湯。

在三角點前,查馬克老師叮嚀孩子們,牢記著泰武國小的精神【堅持到底,永不放棄】。 

_DSC7542自己終於踏上北大武的山頂,也沒辜負原視台的志成所託。三角點前,聽著查馬克學弟送給畢業班的孩子一番話,以及最後上山頂的一公里路,看著阿宗堅持帶著部落的土、交給老師,那一公里很近,對啊宗而言,過敏兒加上輕微的高山症,也讓他吃足了苦頭。然而,帶頭獻唱古謠給祖靈們聽,卻不含糊,把Vuvu傳唱教他們的古謠,在聖山吟唱了,令參與這次活動的大人們都為DSC_1725之感動。在幾個月後,對於這群孩子傳唱族群文化的古謠,自己有機會參與孩子們的新專輯錄製,聽著查馬克對孩子們說過類似令人感動的話:「用自己的聲音去影響別人走正確的路,這是人生最大的價值。」

DSC_1765從登山的過程中,常自我省思,這趟在自己人生裡,到底得到甚麼?又學到甚麼?經過登山隊的老大哥們半年來操練,用自己的步調去見證孩子們的勇氣和膽識。就像查馬克學弟所說:「登山,並不是達成一個目標,她只是生命旅途的中途點。」校方連續九年帶著高年級的孩子們上山,整個活動在教孩子們學習【生命教育和環境教育】,也如暑假的族語學校課程,耆老和老師們不斷傳達一個理念,讓孩子們懂得對土地的愛,用謙卑的態度,透過行腳中DSC_1734的思考,回到與大地最初衷的連結關係。

學會用謙卑的心,離開山頂,沒有征服,如同希細勒在登山口所說:「山,與你沒仇,幹嘛攻她。」回山莊是下山之路,更要步步為營、小心謹慎。就在箭竹林間,遇到隊友許大哥和劉泰山Vuvu夫婦,以及楓香美珍又建議她別往上走,卻勸不了楓香一同回山莊。美珍因關節舊傷未癒,腳程越走越緩,自己也沒比她好多少,親戚跟著上山,加上沒睡好,臉色有多糟糕,但狀況應該會比楓香好許多,回山莊的路要花多少時間,至少有美珍一路閒聊打發,趕得上吃晚餐就夠了。一早天未亮,點著頭燈出發,倒數著里程數,離山莊越近,天卻黑得更快,甚至飄起小雨,踏入山莊的那一刻,已是六點多了,兩人更開始擔心,山上三老帶著一位跛腳的楓香

登山不在是一個人的事,並須考量同行夥伴的負擔,才是正確的觀念。

DSC_9459向陽派出所所長曾在臉書寫著,那是送給每位上嘉明湖的登山客的一段話,大致內容是:「對於爬山這件事,認真的對自己負責:永不放棄的走上去;認真的對家人朋友負責:平安的走出來。」晚上八點一刻,嚮導和林務局檜谷山莊負責人等三人再度上山,這是和美珍回山莊後,大致說明這一路的天候,以及最後遇到許大哥一行四人的時間和地點,大夥兒擔心太晚下山,狀況增多。時間分秒過了,學妹伍麗華校長也擔心有人發生意外,開始考量明年的_DSC7508活動將禁止外人參加,避免沒有登山體訓的人上山。半個小時後,遠方黑壓壓的林間似乎有燈火快速移動,小亮點跳躍式前進著,漸漸靠近山莊,大夥兒不敢相信眼前所見,檜谷負責人阿發揹著楓香跑步回到山莊,幾分鐘後,三位前輩也快腳回山莊。

_DSC7568這半年的登山體訓裡,老大哥們不斷訓誡和教育著,在大山裡要心存謙卑敬山的身段,而不是意氣用事、逞強完成超出身體所能負荷。隔日清晨飄起雨,準備下山的路又將濕滑泥濘,幾位快腳的隊友跟著孩子們先行出發,留下許大哥和劉泰山Vuvu,以及蔡森泰大哥陪著楓香慢走下山。過了最後的0.5km往舊登山口,瞧見前方鐘銘炫大哥和陳照林警官二人,他倆決定折返協助楓香抵達舊登山口,過沒多久時間,令隊友們訝異的一幕,鐘大哥揹著楓香DSC_1601抵達舊登山口。從舊登山口往第二新登山口的路上,自己不斷地想著,這趟登聖山終告結束,到底對九位隊友們的生命點燃怎樣的火花?

對自己而言,兩年的登聖山不同的啟示,至少學會最基本的對自己負責,而非將生命交給別人負責,上了山也要自己走下山,才是對家人與同行友人負責的態度。更在這趟登山過程中,認清一點,不要認為自己有毅力和體力,就能挑戰大山,因為人在大山裡,甚麼都不是,也沒有甚麼都可以,大自然的氣象變化是人類永遠無法改變,日升日落的時間也是永遠無法控制,因為人在大山是渺小得微不足道,生理機能一旦出狀況,連自己走不走得動,都是難以控制。

後記:

DSC_1653那天下山的路上,搭著學校的家長會長的機車,沿途聊天。他說:「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相當奇妙,就在某個時間、地點,連成一條線、圈成一個圓。」其實,自己與他,在兩人都還是孩提階段,某個時間點曾經碰過面,卻不熟識,因為他的阿姨,還有表舅都曾是鄰居,聽他聊著兒時的事,經歷了近四十年後,一場北大武的活動裡,也因陪著楓香慢走下山,聊著兒時的山上記憶,聊著天天仰望著大武山的少年時期,最終,點成線,線成圓。更讓自己在兩個月後,辦了一場公益攝影展,訴說有關北大武的部落族群故事。

附註:

_DSC7456一、    查馬克‧法拉屋樂,泰武國小體育老師,為了喚起排灣族年輕一代漸漸遺忘的古謠,錄至部落耆老們的古謠歌聲,用最傳統的傳唱教學,一句句教著孩子唱自己文化的歌。今年登山活動的一周前,大腿舊傷復發,嚴重拉傷的狀況下,被醫生囑咐不得做任何激烈運動,整隻大腿嚴重出血,差點被醫生開列手術單。或許是他對孩子的關愛,感動了祖靈與山神,讓嚴重的腿傷迅速復原,和聖山之約終究履約了。

二、    去年Sherry和希細勒上山陪姪女參加半成年禮,Sherry因重感冒,造成免疫系統出了狀況,或許她對小生命的關愛,有著超人的毅力,在鬼門關來回幾趟,老天爺眷顧她,安然度過人生最困境的階段後,所謂的紅斑性狼瘡似乎已不再造成威脅,讓她更有多餘的體力擔起TNR的使命。

三、    【東方不敗】,在山友口中稱為喜多麗崖頂,或者光明頂。但在排灣族的孩子口中,只要攀爬上了3.8km之後,就是東方不敗,對於未來的人生路上,沒有任何好懼怕。

四、    由於此趟參與活動人數之多,山莊的床位不夠,上山之前接洽蔡森泰大哥,提供參加屏東縣高中生成年禮所留下的帳篷,讓一行人免去揹帳篷上山之苦,在此特別感謝雙流的蔡森泰大哥。

五、    公水。在抵達山莊的的一晚,孩子們裝好隔日登頂所需水後,分配個頭高大的男生多揹一瓶公水上山,然而,孩子搞不清楚這瓶水的用途,有些忘了帶,有些則路上猛灌喝光了,抵達大武祠時,補給糧不夠的狀況下,孩子們幾乎都餓累了,隊友大哥們和品榛、桂嬉,以及松羅等,決定將自己的水提供煮湯,因為大夥兒判斷,在最後水源處有足夠的水,足夠提供回程路補給。

DSC_1747六、    位於6.3km的最後水源處,也是射鹿溪發源地,由泰武鄉流經瑪家鄉,於好茶村與隘寮南溪匯流成隘寮溪,再向西流經屏東入海;而檜谷山莊後方的溪流與水源,便是由此匯集而下所形成的。

七、   【高砂義勇軍碑】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軍徵召許多臺灣同胞前往南洋作戰,其中由原住民所組成的高砂義勇軍最為驍勇善戰,忍耐瘴癘與飢渴的能力也最強,在戰場上奮勇作戰,死傷慘重。昭和19年(1944年),日本政府為了紀念這些義勇軍成員,特別在此處立碑以紀念他們的英勇事蹟。今日碑身已倒,但基座上的碑文仍紀錄著這段血淚歷史。

相關相簿:與山有約,再續前緣之【北大武山】謙卑行
相關相簿:102年攀登北大武,重回祖靈之地【Part II】
相關相簿:102年攀登北大武,重回祖靈之地【Part III】
相關文章:踏上“北大武土地”,與其說是履約之行,不如說是受山的招喚。

廣告

One response to “【行腳山林台灣】:跟隨聖山之子的腳步,再上“dakjalaus北大武”(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