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 (二)。

那晚,小女生這麼問著:
如果旅程遭遇一些鳥事,
要如何讓自己馬上釋懷?
並再度體驗旅行的美好。

阿思瑪飯店的員工說:「花蓮已經下了一個多月的雨。」 

這個冬季裡,每當參加南方孩子們的活動時,台北的朋友總會用著羨慕的口吻說:「真好,又去曬太陽了。」台北的天氣似乎回到過去的常態,冬季經常飄著雨,甚至大雨傾盆,總覺得每次的氣流雲層,固定飄到台北盆地的上空。為了確DSC_0047保這趟花東行的機車漫遊,不至於成為落湯雞,出發前稍為瞄了氣象預測,雖說過去的氣象分析中,東岸的準確度甚低,然而預測所指:「花蓮連續一周的陰雨,降雨量達80%。」抵達花蓮的第一天,就有種雲層低壓的感覺,走在夜幕低垂、燈火通明的鬧區,冷不防的大雨驟降,也沒得盡情品味一攤攤的美食,吃了花蓮有名的_DSC3158【一品香扁食】,又找了附近非網路推薦特色小店,跳脫美食地圖範圍,待雨稍歇後,回到阿思瑪飯店,與咖啡吧台的服務員閒聊、喝咖啡,「花蓮最近常下雨嗎?」,接著聽到的回答竟是:「花蓮已經下了一個多月的雨,每天都會下,有時上午會_DSC3173露出些陽光。」想起出發前,一位小女生問過有關旅程遭遇不快的事,包括天氣一直很糟,自己回著:「上天給怎樣的景,都有它的美。有句很棒的話,『晃眼,都是風景』,更何況不同的天氣,有不同的Fu。」入睡前,自己並沒有祈求明日艷陽高照,老天給怎樣的風景,睡醒、出發,才能體會。 

喜歡一個人的旅行方式,過程並不孤單,也沒有任何遭遇鳥事而感到不快,反倒是能徹底融入當地文化,看到更不一樣的視界。拉開窗簾,灰矇矇的天空,街上的行人打著傘,看不見海平面,海天一色的“死灰”,「心情如何?」「挺棒的,有別於藍天白雲的視窗美,帶點歷史痕跡的色彩。對,今日就是用這樣的色彩,去拍下花蓮的過去。」出門前,阿思瑪_DSC3178飯店的新朋友用一種“欲言又止”的眼神看著:「路上小心!」,穿上雨衣,預防相機被雨淋,又帶了飯店的毛巾,展開旅程第一站:【三棧部落】,Go。從博愛街朝台九線(中正路)往北走,大雨打在安全帽上,不時地揮去前蓋的雨水,過了府前路,瞧見【七星潭】的指標,腦袋突然一個奇怪念頭,沒海天一色的藍,【七星潭】會是啥模樣?轉個彎,去瞧瞧,之後再去【三棧部落】,也不遲。府_DSC3216前路(台九線)右轉花師街直行,行經美崙工業區,到路底接七星街(193縣道),車停七星遊客中心後,真的是滿街的貓、狗跑(Cats and Dogs),走向海灘,獨享整遍七星潭,月牙灣邊的山景不見了,海有多遠?除了雨水打糊了視線,應該說雨雲讓前景深不可側,鏡頭避免不了被雨濺濕,再獨特的經驗下,也不足以讓自己多停留一秒。 

_DSC3229該離開了,如果花蓮的雨不停,鏡頭下的七星潭,就是這回事,再度返回台九線,朝北直驅。【台九線】的北端稱為【蘇花公路】,公路兩旁隱藏著許多世外桃源,這段公路也是最險峻的山路,慶幸迎面而來是不停歇的雨,而非車流帶來的塵土飛揚。到底騎了多遠,無從計算,直到【三棧】路標出現在岔路口,注意後方來車之外,也得小心對側直駛車輛,加足馬力駛入左側岔路,上橋過個彎,進入秀林_DSC0051鄉三棧村:【Pratan布拉旦】部落,第一眼看到碧綠清澈見底的溪流,令人想起太魯閣的砂卡礑(Skadang)步道。沒錯,因為她的美,又被稱為【小太魯閣】,也同樣住著太魯閣族,在太魯閣族語的【Pratan】,意指「山的尖峰」。_DSC3191追溯早在二、三百年前,這群太魯閣族人從南投遷徙,翻過無數山的尖峰,至地勢平緩,建立部落,在太魯閣事件之後,日人也設置了駐在所,更於霧社事件之後,日人為管理部落族群,強制將太魯閣族群打散、遷居至平地處,【Pratan】部落最終在此落腳,日治時代取名為「三層」,乃出於漢人行經此處,見此處的層層山巒圍繞,台語叫「三層」,直到國民政府來台,依其語音正式改名為「三棧」。 

每當走入部落,腦海總會出現一句話:「文明到底為何?」。 

_DSC3193山裡的小學鐘聲響起,沒有嬉鬧吵雜的歡笑聲,但孩童臉上掛著陽光般的笑容,就在此時,雨也停了。學校的老師指著更遠處:「那兒很美,過去瞧瞧吧!很多地方值得拍攝,小心走喔!」這就是自己待在都市的那顆心,常常蠢蠢欲動、急於飛向山林小村的原因,寧靜、祥和,卻充滿著純樸的人情味,迎面而來的人,兩眼交會是友善的打超乎,沒有任何防範之心。在上海的三年裡,路上可見「做文明人」的標語,上海人鄙視在城市打工的外地人,上海人瞧不起外地移民的大款爺,認為他們的言行舉止不夠「文明」。看著歷史寫著,日人或國民政府為了管理這群部落_DSC3257族群,趕著他們遷徙下山,不論日人或平地人,都認為山裡的人不夠文明。然而,隨著社會的演化變遷,住在都市水泥牢籠的人們,真的比較文明嗎? 

「白浪」與「嘎哩阿」的稱呼,那是兒時生活環境常聽到的形容詞,隨著族群的融合,似乎不再用此戲謔的叫法。前陣子和排灣族的耆老把酒盡歡之餘,聽他說「白浪與嘎哩阿的故事」,追溯到唐山子民在島嶼平地落根,在日人的部落管理_DSC3246策略中,遷徙至山腳生活的祖先們,難免與漢人接觸,以及「以物易物」的交涉,而漢人聽過排灣族祖先出草、獵日本人頭的傳說,漢人與原住民兩方四目遠遠的對上眼,排灣族的祖先揮手並用母語喊:「嘎哩阿,嘎哩阿(排灣母語意為朋友,朋友)」,而漢人卻心懷恐懼指著:「白浪,白浪(台語意為壞人,壞人)」,兩_DSC3269方都以為對方在自我介紹自己是誰,於是,過去常可聽到稱原住民族為「嘎哩阿」,而原住民也會用「白浪」稱平地人。 

從一段排灣族耆老口中說的小故事裡,自己的腦海又再度出現:「到底誰的心是單純?到底誰才是文明人?」走過每個部落中,沒有平地人所謂的文明侵入時,部落的人們用一種:「生活,夠_DSC0003了」的觀念在謝天、謝山神的恩賜。而自己跟著孩子們上聖山,看著他們把「文明」的垃圾背下山,跟著登山隊前輩上山,看著走在前方的前輩們,一路撿拾登山客的「文明」水瓶、水杯,「文明究竟為何?」砂卡礑封閉了,因為風災水災的肆虐,這座「小太魯閣」的【Pratan】值得你的到訪,也會因她的美而感動,但請用心、眼_DSC3279去閱覽她,用腳去感受她,別把自認為「文明」的產物帶入山林,用心去聽耆老他們說故事,帶領你去看美麗島的祕境。雨又下了,是該離開的時候,但也相信會再回來,驅車回花蓮市區,去細讀【松園別館】的故事。 

在人文氛圍營造的【松園別館】,真的有靈異事件發生嗎? 

_DSC3283從三棧回市區的熟悉路況下,距離顯得相當近,過了府前路轉接中美路,再右接水源街爬坡直上200多公尺,進入【松園別館】園區,可以清楚的遠眺花蓮港口,這裡的地理位置也可看出中村大佐的用心。這座位於美崙坡上的歷史建築,從建築學的角度來看,採用「折衷主義」形式建築設計,_DSC3286從主體一、二樓的巴洛克風格拱廊,覆蓋日式瓦頂,兼具東西文化合併的建築風格,從【將軍府】的日式官舍開始,接著【花蓮鐵道文化園區】的尖塔洋樓,然後是【松園別館】建築設計,無一不是採「折衷主義」形式建築,更印證了【將軍府】的志工伯伯說:「一群不被重視、留洋的日本建築師跟隨來花蓮,在花蓮留下不同於本島其他地方的日式建築。」 

松園別館】坐落美崙坡的地理位置,正好一目了然監控著花蓮港與太平洋,這棟建築就像那句話:「歷史建築是過去、現在和未來的連接點,人是連接的線,亦是賦予它生命的血脈。」從中村大佐在花蓮開始,每棟建築也能清楚銜接過去,給未來ㄧ段歷史記錄交代。_DSC3338將軍府】的起草興建,接續鐵道相關設施的完成,讓物資順利從花蓮港運送,然後是「日軍指揮部」矗立在美崙坡,清晰可見的太平洋,以及開闊的視野,也讓中村大佐等日軍完全掌控船隻、港口軍用的卸貨,以及南機場起降航機。而花蓮人世代流傳的日治時代軼事,_DSC3323長者依舊會提醒著:「太晚了,就別去松園。」有幾種傳說,或許是訛傳訛聽,像是兵事部曾在此行處決,也有ㄧ說,二次大戰末期,日本在中途島一役慘敗後,成立神風特攻隊(kamikaze),以「一機換一艦」的自殺攻擊模式,企圖挽救即將戰敗的局面,傳說當時由台灣東部所出發的飛行員,就是在松園接受天皇所賞賜的「御前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憑添許多想像空間。 

_DSC3298另外的說法,日本戰敗,日軍軍官在園區切腹自殺。眾說紛紜的渲染,加上都市計畫變更的通盤檢討冗長,整個園區用地荒廢擱置,雜草叢生,老松樹張牙五爪的模樣,更讓人有許多遐想。現今的松園經過一番整修後,除了完整保存日治時代的軍事建築,也讓自然生態與歷史空間融合成獨特風貌的美學所在,_DSC3299成為【洄瀾文化館家族】ㄧ員,在花蓮人對閒置歷史建築再利用,延續過往賦予新生命之後,更榮獲「臺灣歷史百景」的歷史建築。雨停了,下一站吉安:【慶修院】,這是花蓮觀光地圖中,不在背包客或米其林推薦景點名冊內,卻被網路郵件分享轉寄多次,到底呈現怎般風貌,眼見為憑,拍些照片,免得好友們伸手說:「有圖有真相!」 

目的只拍照、看風景和讀歷史,不禮佛的【慶修院】走走晃晃。 

_DSC33771996年的秋,沒有數位相機的年代,背著Nikon FM像機,帶著六、七十多歲的雙親去關西自助遊,從奈良的春日社,到京都的三大寺,還有大阪的四天王寺,幾乎離不該寺廟與神社。日人統治年代的台灣,在島嶼也興建不少神社與寺院,經過世代的替換,能留下舊有完整風貌的建築,屈指可數。花蓮吉安是日人移民主要據點之_DSC3360ㄧ,阿美族人稱吉安為「七腳川」,意指「柴薪很多的地方」,更是阿美族人安居樂業之地,此地的阿美族人為抵抗鄰近強悍的太魯閣族人,也比其他地區阿美族人兇猛,也造成日人和阿美族人為奪取土地的大規模抗爭,最終,抵擋不了日軍的軍力,阿美族人被迫遷徙至台東或鯉魚潭。 

DSC_0005從花蓮市區前往吉安【慶修院】的路上,並沒有觀光指標掛著方向指引,冬天的日落相當早,下午四點多,雨雖停了,但整日的陰霾灰矇矇,在中華路(台九線)上,車流相當熱鬧,過了中華路的鐵路平交道後,轉向中華路二段(台九丙線),然後銜接_DSC3343中山路三段,進入吉安的鬧區,黃昏市場燈火已通明,但沿路ㄧ直再尋找七、八年前的麵店,當時是花蓮當地人開車帶路,經過這麼多年的「大陸麵店」,是否仍維持小店面?人潮是否絡繹不絕?如果往【慶修院】的路上,瞧不見麵店的蹤跡,只好回吉安【黃昏市場】(註ㄧ)打點晚餐。車過中山路三段的鬧區之後,見往【壽豐】方向指標,左轉向中央路二段前進,經過兩個十字路口,第三個十字路口右轉,進入中興路,這ㄧ路過來,並不見【慶修院】的觀光景點標示牌,而在這條中興路上,彷彿與吉安的熱鬧市區完全隔_DSC3356絕了,人們的步調變緩,矮舊的老宅、圍牆上佈滿厚厚的青苔綠毯,ㄧ棵棵探出圍牆外的土芭樂樹上,懸掛著長不怎麼大、卻已黃透的果實,整條街充斥著芭樂香氣,兩旁的農地已休耕,農家早已灑了花種,綠芽冒出土,有些已經開了花,粉蝶、蜂群飛舞著,似乎春的腳步近了。 

_DSC3350當年的日人新移民至吉安,是否就是如此農作、過著安逸的田野生活?那批多半來自於四國「吉野川」的日人,對於故鄉想念之心,看著好山水的吉安樂土,依著故鄉的名字將「七腳川」更名為「吉野」(註二)。又日本官方為安定這批遠渡重洋開墾、思_DSC3353念故鄉的日人民心,也為了凝聚當地日民的力量,在1917年,由ㄧ名稱為「川端滿二」的長者籌畫日本「真言宗高野派」的廟宇:「吉野布教所」,當時的布教所不只是心靈信仰的中心,也兼具醫療、課堂和喪葬法事服務,直到1945年,正式更名為【慶修院】。這座寺院除了見證了日本移民時代的風光,也經歷了半世紀的沉寂與斷壁殘垣,經過地方文史工作者、_DSC3371花蓮青少年公益組織等,與花蓮文化局的努力,古蹟的整修和人文的重建,再度讓歷史得以重現。在民國86年被內政部公告列為三級古蹟,【慶修院】也是台灣目前保存最完整的日式寺院、神社古蹟,無論是文物史蹟,在「整舊為舊」的歷史建築修復工程上,更以當時日本傳統木造建築方式,回復當年風采,頗具江戶風格,吸引不少日本遊客來此尋根參拜。兩天來,在不佳的天候下,總共總多少公里?這不是造成自己內心起伏的原因,看過後山的部分歷史,以及後山人們對歷史的努力,心裡的澎湃,難以用文字形容,更讓自己對花東之愛加深許多。 

附註:

_DSC3386註一:【黃昏市場】,有別於花蓮市區的幾處著名夜市,這裡比較像是傳統市場,而許多令人垂涎的小吃,在早年多半消費對象以到市場採買當地人,以及市場內的攤販等。因為地緣與歷史的關係,在市場內,還可嚐到最道地的阿美族美食_DSC3379之外,更能在原住民的野菜街買到最原始的風味,凡舉是天上飛的、地上爬的和水裡游的,走一趟吉安黃昏市場,彷彿能徹底了解各地島民的美食文化。 

註二:從【七腳川】到【吉野】,整整走過了日據時代,光復之後,為求各族的和平共存,改掉帶有日本色彩的【吉野】,以「吉」祥「安」定命名為【吉安】,似乎在黃昏市場的熱鬧融合氛圍中,也能瞧見【吉安】的和平共存。

相關相簿:好山好水好風景的花東行(四):Google Map的三棧部落很遠很小

相關相簿:好山好水好風景的花東行(二):從1930年的中村大佐宅第說起

相關相簿:好山好水好風景的花東行(五):到此地晃晃,一切【吉】祥平【安】

廣告

2 responses to “【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 (二)。

  1. 很喜歡這篇文章~~~

    • Dear Lu,
      這趟花蓮雖只短短三天
      卻是豐收滿滿的小旅行
      太多記錄沒分享po上來
      感覺像是年底大清倉般
      連回覆也延遲了好幾天

      祝你新的年 一切都好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