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 (一)。

從北到南,由東向西行進,
如果環島就是繞一個圈圈,
那麼,兩年共環幾次島嶼?
愛上東岸,因為她的簡單,
沒有西岸太多繁瑣的地名,
一趟火車,只有三個縣市。

冥冥之中【緣】字的醞釀,旅程中,並非都是過客。 

_DSC6764這一年的颱風特別多,風災也不少。九月初的行程計畫中,打算趕在【鹿野熱氣球季】結束前,再到東岸走走,拍拍熱氣球壯觀的升空。然而“天秤“襲捲了蘭嶼,也影響熱氣球後段閉幕前的活動,計畫就_DSC9439此打住。同一時間,接到台東“一面之緣” 的朋友來電,並邀約明年參加她們協辦的熱氣球活動;十月底,未曾停歇的行腳,又再度出發,目的是回“阿公的故鄉”,巧遇逢三年一祭的廟宇盛會。14年_DSC9453前,當時的底片機追拍、廟會遊街照片已泛黃,記錄著當時的小街弄,擁擠的香客群,還有漁村風俗民情,那年的宋江陣頭組員們,如今都已是攜孫看熱鬧的老者。今年更逢六十年、一甲子的大祭典,雖已不見傳統的抬轎過人陣,但鎮內的漁船皆進港,無所事事的外勞上了岸,為東家敲鑼打鼓助興,節奏更媲美森巴鼓曲。這讓人想起元宵的【台東炸寒單】,當地不少原住民加入寒單爺、陣頭行列,顛覆過往信仰的觀念,原住民不只向著天主、基督。心想著,再來幾年的王船季,是否陣頭、抬轎會全換上外勞呢?這是否也代表著島民的包容性?於是,每趟在島嶼的某角落浪遊,品味美食也分不出啥是最道地飲食文化。 

IMG_0720在離開阿公故鄉的前一天,一個念頭、一通簡訊,決定轉搭南迴鐵路,往東岸拜訪“一面之緣”的朋友。跨百年前,在上海決定回台,決定用慢走慢讀台灣人文,2011的農曆跨年,一個人的台東和蘭嶼行,在回程買了跨夜北上列車,多了半天的台東歇腳,不一樣的誠品星巴克裡,感受不一樣的人情味,結識了幾位台南的姊妹花,以及當_DSC9731時任職台東警局的幾位警官,這段緣分似乎未曾斷過,偶爾來自他們的簡訊問候,改變了以往「旅程中,擦身都是過客」的觀點,更讓自己愛上東岸。下一個目的:【關山】,這是數次台東之旅必經之地,但多半僅止於小小的月台,買上一份月台便當,接著又隨著火車抵達最終站。花東縱谷的四季景色相當迷人,農曆年初,在某建築界前輩的邀約,跟著做了最瘋狂的事:感受台東【炸寒單爺】(註一)的震撼,然後是“台九線”慢走慢拍返北,車行至關山與池上交界,三人被遍地波斯菊花海所吸引,這是休耕最後的燦爛,聽著好友說:「每年休耕時期,都會回台東賞花海」。 

_DSC9628【關山】的舊地名【里壟】,由阿美族語「ㄉ一 ㄌㄢˋ ㄉ一 ㄌㄢˋ」其音翻譯而成,意思是「紅蟲」。民國四十三年正式更名為關山鎮,主要是該鎮的地勢受山形逼近,就如一關隘般,故有了「關山」之稱。早年雖以原住民族群為多,但漢人移居此地後,關山成為東岸最大客庄,走在關山有_DSC9839種熟悉的親切感,原住民、客家籍和閩南人的居民結構,與屏東老家居住環境很相似。十月底的艷陽下,環鎮自行車道兩旁的梯田裡,顆顆金黃稻穗飽滿垂掛著,迎面而來的風,是撲鼻的稻香,再不久,也將進入收割和休耕期,而關山和池上交界的田野,讓人如置身於瑞士山谷(註二)中,猜著、數著下趟來的時間,滿山谷的花海季該是12月中吧!短暫的三天假期,帶著朋友準備的伴手禮,並答應朋友再訪,約定就在「花海季會再來。」

忙碌、馬不停蹄的12月,與“世界末日將來臨”之說完全無關。 

_DSC3641從決定用分段式慢走閱讀台灣開始,已過了近兩年,文章的標題仍延續著【百年行腳】,沒有收集微笑319戳章,時而跟著登山隊友上山,或一人搭著台鐵、台汽去看山看海,聽著老者說故事,學習教科書沒教的歷史。12月初,替自己買往花蓮的【太魯閣號】單程車票,在台北好友的安排下,連同花蓮的住宿也解決了,這是要去履行花東花海季之約,從花蓮接續到關山,趕上12月中旬的花海開幕式。出發前三天,還參加登山隊所辦的【惠蓀林場】登山活動,自己總認為半年來的鍛鍊,攀登中級山_DSC9908岳:【小出山】,並不會給後續行程帶來太多的疲憊,然天候不佳,連續陰雨,讓山友口中的健行步道,變得泥濘打滑,而自己在隊上算是菜鳥新手級,腳程總拖住其他隊友外,熱身進入狀況遲緩,更讓三天後的花東行,疲憊不堪。 

DSC_0025這趟花東行,為了讓鏡頭的紀錄能快速完成,同時帶了筆電“加減“轉檔,背包的重量比往常沉了許多。抵達花蓮市,拖著僵硬的雙腿,前往【小馬機車行】,取三日花蓮行的交通工具,這也是貼心的好友安排下,住宿飯店(註三)的客服人員悉心準備摩托車。完成了住宿的_DSC2980check in,從房間往窗外瞧,遠方山、海景盡收眼底,而海的一端,雲層正快速湧向陸地,似乎這趟花蓮行程表會因天候而改變,必須捨去了幾個較遠的部落之外,改去尋找【後山日先照】(註四)的洄瀾文化,好好細讀花蓮史,才是主要目的。 

_DSC3417花蓮港,【洄瀾港】。早年移民到此地的首批漢人,從花蓮港上岸,在經花蓮溪出口處時,由於太平洋的黑潮暖流受地形影響,溪水與海浪產生沖擊的迴旋大浪,這群唐山子民見此壯觀來回的“迴旋大波浪”,將登岸處稱為【洄瀾港】。而【洄瀾】的台語和【花蓮】音又相近,清朝統治時,將此地改稱為【花蓮港】,日治時代簡稱為【花蓮】。對絕大多數FM_0024的遊客來說,花蓮的第一個印象:【太魯閣】和【阿美族】,然而多數島民都知道,花東是美麗島上的【後山糧倉】,日人統治時代裡,重視著這塊狹長土地的豐富資源,唐山子民踏上這塊土地後,感受著好山好水,篳路藍縷的辛勤耕耘。火車奔馳在花東縱谷間,兩旁可見黃澄澄的稻穗,隨風起浪狀,偶見老農彎腰拔草,多數的農家祖先是來自唐山移民,對花蓮仍存著“洄瀾”的澎湃激情,似乎也能在花蓮任何角落聽到【洄瀾】聲。 

晃眼都是風景:從擦身而過、以為是廟宇的【將軍府】,到入府聽老人說故事。 

DSC_0029自己的眼光總是離不開老宅第,或許是過去累積的職業病,一句深植內心的話,牽引著走向老建築內。就在入住處飯店遠眺時,發現不遠處,似乎有區頗具歷史的日式建築群落,以地址比對,並不在楓香所建議名單之中,然楓香所列的地點,有些已因天候考量刪除,於是決定先去造訪那群老建築。【花蓮_DSC3035鐵道文化園區】,現存建築為1932年改建而成,入口的大型褪色海報寫著:「歷史建築是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連接點。人是連接線,亦是賦予它生命的血脈。」而鐵道也在歷史串連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讓島民的文化得已融合,不管過去日人統治時,興建鐵道的動機何在,卻是將島民足跡一一連結。 

從日治時代的東部鐵道興建過程中,歷經80多年的歲月,園區現存建築為「鐵道部花蓮港出張所」廳舍,與台灣僅存日式老車站建築不同之處,是正廳的屋頂以洋式尖塔設計。而當時對花東交通的經費撥款,直接來自日本,並非授權_DSC3025台北的總督府,可見得日人對花東的資源重視。周三的花蓮舊市區,沒有太多的活絡,園區的志工媽媽熱心招呼著唯一訪客,慶幸沒有一車車的旅遊大巴,也沒有喧嚷的觀光團到此拍照、汶豆油,花蓮人文之美只適合慢走、_DSC3036慢看和慢聽,讓自己在冥想中,神遊回到當年花東的風華。離開【花蓮鐵道文化園區】後,天色尚亮,決定去楓香推薦的四八高地,在行經美崙溪畔、中正橋頭,一堆雜亂的招牌中,對突兀斗大的三個字:【將軍府】(註五),顯得相當沒頭緒,心中納悶:「應該是很靈驗的廟宇吧!」正決定繼續往四八高地出發,右眼的餘光掃射側景,有人拿著單眼相機在巷裡拍照,回頭一瞧,又是整批破舊無人跡的日式老宅。 

_DSC3062這又是建議名單外,房舍有點像眷村,門窗深鎖著,多數像沒有整理的危房,但以花蓮多震之地,這些老宅的結構相當好,沒被震垮。唯一修復的房舍內,有幾位志工媽媽和伯伯在閒聊著,似乎看到有訪客前來,是件相當高興的事。在自己說明了並非完全被【將軍府】三字所吸引,只是覺得破舊日式房舍內,會有啥靈驗的廟宇?志工伯伯開始熱絡的解說這區老故事,指著有_DSC3061搭鐵棚架保護的房,接著說著原來主人是誰。【將軍府】的由來,從志工伯伯訴說當年開啟:「這戶有鐵皮棚架遮著的主人,是到花蓮的首位日本高階軍官:中村大佐(註六),其他幾戶住著他的部屬軍官;前面整修好的兩戶,則是日軍病院院長的府邸,目前當作展區和環教中心。」接著志工伯伯_DSC3060說:「很多關於【將軍府】名稱的傳聞,事實上,跟日軍到此並無太大關連,而是後期光復後,舊兵工學校位在橋對面的【憲兵司令部】所在地,當時兵工學校少將和一些軍官入住此區,於是房舍被稱為將軍府。」志工伯伯還特別指著環教中心庭前的老樹說:「瞧這兩棵情深款款的夫妻樹,正中間的空洞形狀像不像台灣地圖?」與志工伯伯聊了一回時間後,他還特別建議隔天早上去附近的【松園別館】(註七),那兒有更多的老松樹,但有點晚了,就別去。 

要去花蓮酒廠?先弄清楚是舊酒廠,還是新酒廠。 

_DSC3132離開【將軍府】之前,遇見沒排班的志工媽媽問著:「待會要去哪?現在有點晚,否則你可以去【松園別館】走走。」心裡挺納悶,兩位長者都說五點太晚,別去【松園別館】,回說:「要去工業區的花蓮酒廠。」志工媽媽接著說:「唉!你應該去舊酒廠走走,雖然還沒正式營業,但值得去看,那附近還有舊鐵道文化商圈。」就像往常的浪遊,簡單問問曾住當地的友人,對當_DSC3093地最值得去探訪、去閱覽的人文,這趟花蓮遊蹤的起頭,似乎有點跳tone,和楓香的建議有些跟不上,又多了當地長者的推薦,反倒是飯店的新朋友沒給太多表單,就連美食也不敢推薦太多。 

從【將軍府】到花蓮舊酒廠,沿著中正路往鬧區走,經過六個路口右轉,即可抵達花蓮舊酒廠:【花蓮創意文化園區】。整個花蓮舊酒廠的規劃和修復,彷彿是台北的【華山文創園區】,面積雖小了一半,從整體動線來看,似乎同等般大。在場區的營運模式,也與【華山文創園區】雷同,兩者皆為文化部所推_DSC3129動的文化創意產業園區。而文化部分別在共五個縣市(台北、台中、嘉義、台南和花蓮),利用台灣菸酒公司減資繳回閒置舊廠與倉庫,當做文化創意產業發展據點,以及藝文展演空間和跨領域交流平台。以東岸而言,【花蓮創意文化園區】(註六)是歷史建築與現代文化的結合最大量體代表,也可見花蓮人用心致力於文化產業發展。 

在場區多處空間面臨無法正式營運下,站在門外一窺,咖啡館偌大的室內空_DSC3154間,許多陳設都是利用廢棄拆卸的門窗,拼湊成視覺藝術,聽著咖啡館的服務員說著:「試營運近兩個月,但同批建物的消防安檢未過,仍待改善後,才能讓客人入內用餐。」夜幕低垂步出【花蓮創意文化園區】,回想半天的所見所聞,從台北出發到花蓮,雖花了兩個小時的車程,但在第一站景點裡,不僅給了自己上了一堂震撼教育,走入號稱花蓮的【西門町】街上,雙腳踏上舊鐵軌的痕跡,若當年日人沒有著手鐵道,花蓮也不會有後續更多產業的發展。【後山日先照】的花蓮,對離鄉背井的日本軍官而言,當旭日從海面升起時,是否想到那面旗子?

附註:

註一:【炮炸寒單爺】,東岸以台東元宵節的廟會活動最為盛大。一般是將寒單爺的神像綁在竹椅子之上,然後椅腳綁上兩根長竹竿,由四名身材彪形矯健的轎夫抬著上身赤裸的寒單爺,由數位年青氣盛的真人輪流上轎,赤膊裸身只著一條紅色短褲子,頭上包裹著紅布巾,主要是用以保護頭髮、耳朵、眼睛和頭顱;手拿一把榕樹枝葉主要是保護眼睛及便於把鞭炮擋下。花蓮的地區也有中秋【炮炸寒單爺】的活動,雖沒台東元宵節吸引大批遊客參與,但去年的花蓮中秋【炮炸寒單爺】活動中,首位女寒單爺上陣,在當時也造成轟動。 

註二:在關山環鎮自行車道上,接近池上地區大坡池,有條坊間稱為【伯朗大道】的田野,因此段的山脈沒任何高壓電塔,無論是黃金稻田或油菜花季,感覺置身於瑞士山谷般。 

註三:在台北好友接洽協助下,入住尚未正式開幕的阿思瑪麗景大飯店,成了試住期間的幸運兒,飯店更依照常態住客的接待方式,準備了一台“小摩”當做三日的交通工具,即便遇上花蓮不佳的天候,在熱情的飯店工作人員噓寒問暖問候下,也不絕會對旅程帶來任何不便。 

註四:【後山日先照】,吳豐秋的長篇小說,並改編成公視電視劇,劇情描寫的【後山】就是花蓮,主人翁是清末隨父親移居到花蓮的小女孩,歷經日治到光復的人生歲月,而拍攝場景中,有一幕很美的海景,取景就是新城的【七星潭】。 

註五:志工伯伯也解說中村大佐的官舍為何搭著鐵棚架,因為受風災,屋瓦損毀,等待經費撥款,以便整座修復。而這區房舍有別於以往所見的日式建築,當初跟隨中村大佐等來台的建築師,多半是在日本被排擠留洋派,所以這批老房子看似傳統日式建築,內部的一些設計卻包含洋式風格。國防部曾打算拆除這批房舍,在花蓮中學的志工們和地方長者的挽救下,鑑定為縣定古蹟。不免發現鐵道文化園區的正廳洋式尖塔設計,應該也是這批留洋派的日本建築師所作。 

註六:志工伯伯的解釋中,有關中村大佐的官階,相當於台灣陸軍的校級,並非將軍階級。 

註七:避免夜幕低垂參觀【松園別館】的原因,據花蓮一些老者說,【松園別館】是中村大佐等日本軍官辦公地點,也是監控花蓮港極為重要之處,甚至也是他們執行極行處決場所,為避免打擾其他夜出生靈,太晚就別去參觀。

相關相簿:好山好水好風景的花東行(一):起始於1932年的鐵道故事

相關相簿:好山好水好風景的花東行(三):從新舊酒廠看歷史,也看文創

相關相簿:山好水好風景的花東行(十):吃喝睡的【番外篇】

廣告

2 responses to “【行腳人文台灣】:後山日先照,造就出黃金稻穗的糧倉【花東之美】 (一)。

  1. 鄉野之旅
    純樸的風景總能留給人更多耐人尋味的感覺
    哇!妳走了好多好多地方了
    認識了不少人也看見了很多不同風情的城鎮
    好豐收的一年!!!~~~

    錯過了聖誕祝福
    在此先祝福妳2013新年快樂且更美好~~~

    • Dear Lu,
      直到年底才發現
      很久沒上WP了

      忙著山裡孩子們的事
      自己的腳也不曾停歇
      新的年真要好好寫文
      免得年紀大記性也差
      謝謝你來瀏覽清倉文

      新年快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