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山林台灣】:磺嘴山探路行,再度擁抱山林。

青春少年時,撥弄著五弦琴,
哼唱著那首歌詠母親的歌曲,
不要忘記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更不要忘記祖先們一再叮嚀。

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相當奇妙,在第二趟蘭嶼行的回程,又認識了兩位七年級末段女孩,那趟東岸輕鬆遊,總共碰上四位七年級末段生,全都具備教師資格。受過師資教育體系下,不分畢業何所學校,總會互稱學長、姊,自己已脫離教職多年,甚至可說完全不熟悉台灣教育界,就被宣判為逃兵。印象最深刻的四位七年級女孩之中,有位“熱愛山林”的小學教師。七夕那晚,在她的邀約下,聽了一場喚起記憶的演唱,女巫店聽了陳永龍的【大武山美麗的媽媽】,那座山曾是自己成長歲月裡,經常遙望的大山,山的另一面俗稱後山。台灣在恰如羊水的大海環繞著,山脈豐富的資源如母親臍帶般,孕育島嶼的子民們。在看完【賽德克‧巴萊】之後,更能深深體會“莫那‧魯道”與父親的每一幕對話。

上海不是海,就像佘山不是山。想著大山的三年裡

07’年底,打包前往上海,曾經跟隨台北市建築師公會的前輩們“親山”一年,當時爬山的配備也海運到對岸,過去聽上海友人提過,上海也有山岳,未曾想過上海人所謂的爬山方式,直到Sharon敘述上海的“佘山”視野多美,於是一副爬山打扮出了門。可笑的事,往佘山的地鐵上,乘客們裝扮入時,高跟鞋、洋裝和西裝褲,於是懷疑“佘山”到底有沒有山?最終,打包到上海的登山配備派不上用場,塵封三年後,又坐了貨櫃船回到台灣。

回台後,第一趟親山是“大雪山之旅”,其實不能算是登山,只能說是踏青健行。從【莎韻之路】到【賽德克‧巴萊】,不少登山網友爭相討論著兩條路線,不少網友問著電影所提“奇萊山”所指又是哪一條?07’年的穀雨過後,頭一次登百岳初體驗,天未亮搭上大巴往南行,直奔南投仁愛鄉,主要攻頂的兩座大山“奇萊南峰”與“南華山”,行經霧社與莫那‧魯道紀念公園,並沒有稍做停留,轉換了箱型車抵達屯原登山口,一路有著泰雅族人幫忙背公糧,與前後帶領押隊下,安全抵達天池山莊。

連著四個半小時的【賽德克‧巴萊】上、下集接續欣賞,腦海再度迴旋起那首【大武山美麗的媽媽】, 山的呼喚聲更加強烈,即使聽不到山林間的聲音,或許從小接觸許多原住民文化,咀嚼著滿口香氣的芋頭乾,偶來的小米食物,更想去尋回另一段單純美味的回憶。

愛山林的女孩邀約下,再度感受山林的懷抱。

在親山的行列裡,簡略可分兩種性質:一為挑戰自我體能極限,翻山越嶺接觸山林,另為生態學術研究,認識台灣原生動植物。過去跟著台北市建築師公會的前輩們所走路線,屬於前者,愛山林的七年級女生參加荒野協會,其性質比較接近後者,荒野協會的學員都具備解說員資格,負責帶領親山行列,解說著台灣原生種的生態。

脫離了登山隊行列三年之久,即便在上海的週休二日裡,帶著學生們攝影,重裝備健走一整天,體能仍無法跟上前輩們的腳步,回台始終沒歸隊。霜降的前一天,卻跟著荒野協會的三位成員感受山林之美,以及大自然的奧妙。荒野協會的成員都有專屬的代號,跟隨著松蘿“任職某電子公司的非宅男”、楓香“國小教師”、迷迭“資源班教師”三人腳步,而自己在臉書的代號“小貓”,似乎不該出現在這座山區內。

回到1544年,一群葡萄牙籍航海員行經台灣這座島嶼海域,望著高山峻嶺之美,大嘆喊著“Formosa”。除了林務局管理的“國家森林遊樂區”之外,另有營建署管轄的“台灣國家公園”,而【磺嘴山生態保護區】隸屬【陽明山國家公園】範圍內,區內擁有許多原生自然資源,也維持相當自然的風貌,在保護區幾乎看不到外來、非自然物件,登山的路徑也是由愛山護林者走出來。在區內鮮少過去所見的枕木步道、石板步道,沿路偶爾可見橙黃色的尼龍粗繩,並非供作攀爬繩索,純粹充當防迷指示,山區內更少見登山隊的標示布條。

沒有陽光的照射下,一夜的水氣凝結成一顆顆水晶。

從保護區的入口起,霧氣仍未散盡,林道顯得格外幽靜,帶些微的神秘。楓香說著:「林子裡,好熱鬧,蟲鳴鳥叫。」石塊上鋪著綠毯,沒有陽光的黃土地,吸足了晨霧露水,四人童心未泯的忽快忽慢前進著,聽著總召松蘿解說著,在顯微放大下,看著蕨類的孢子囊,原來羊齒蕨類種類如此繁複。看著小生命吐絲結網,晨露掛在纖細的白絲上,如同造物者串起的水晶珠鏈般,閃閃耀眼。

穿著登山鞋,踩著濕軟的黃泥、翠綠肥厚的毛毯,右手持著登山手杖,左手拿著手機錄影。在影片裡,前段的幾百公尺的路程中,夢幻的景象讓人無法感受岌岌可危。即使手持杖,雙腳費力仍是好幾倍,唯恐一不小心,打滑而跌撞兩側的石塊,四人彼此呼應著:「小心!」前腳跟著後腳,看著打扮休閒的楓香,一副踏青健走的模樣,似乎覺得「年輕就是本錢」。後頭的迷迭一聲驚呼,踩了一腳黃泥,如雪地滑冰般,跌坐在泥地上,開始擔心前頭的路況更加難行。

楓香依舊加緊步伐,無視路況的險峻,直到她也踩滑了腳步,沒有手杖、腳著跑步鞋的她,總算放慢腳步。磺嘴山海拔不高,入園不久,兩人已是黃泥沾身,松蘿決定讓出手杖給楓香,小女生堅持不拿,於是與松蘿殿後,讓楓香與迷迭走在前頭,沿著防迷路線,尋找合適的木頭,唯恐前面路況更糟,手無支撐物的楓香難以前進。

伸出援手的山友領隊,以及八十三歲的老伯硬朗背影的鼓舞。

磺嘴山生態保護區在人數進園限制之下,當天擦身而過的他隊人員並不多,四人的腳程維持一定速度,就像原訂的宗旨:勘路、計算耗時,卻也沒忘記在適度時刻休息。在登頂前的數百公尺,急速攀升的高度,青苔覆蓋著大石塊,手拉著防迷繩索往上登爬,一不小心,自己也誤踩了青苔,瞬間打滑、右肩不當的姿勢,已經感受到肌肉拉扯狀,忍著右手肌肉的痛楚,咬著牙攀到離登頂最近的平台,自己知道再不處理右肩傷痛,也將如左手運動傷害般,造成日後無法抬舉。

松蘿問著:「要不在此休息,等候我們攻頂返回?」距離山頂僅剩200m腳程,身後突然出現另一登山隊,彼此加油打氣下,而他隊隊長提供了肌樂,使得右肩的抽痛降到最低,另一位八十三歲的老伯打氣聲中,回覆松羅說:「繼續往上走,沒問題的。」想起那趟奇萊南峰百岳初體驗,登山隊長給的啟示;「登山隊友有距離的行進中,彼此之間都有條無形的繩子相繫著,因為隊友們是生命共同體。」即使遇上同路的其他山友受困,都會適度伸出援手。

再度擁抱山林的同時,看見台灣的新希望。

人們瘋迷著曾雅妮,說著綻放的台灣體壇光芒。自己卻在每趟行腳中,認識無數善良的人,聽著真正的台灣心跳聲,下山聽著荒野三位成員說著:「如何讓協會成員不畏懼這趟親山之行?」似乎能感受“荒野保護協會”的成員們,如蓄勢待發的羊齒蕨類孢子囊,準備散發傳達出對山林之愛。

給自己近一年的假裡,看著、感受正面的心,多於媒體炒作的負面新聞。從磺嘴山勘路之行,更了解一群青年默默為台灣的山林付出,無數的松蘿與楓香如小種子般,維護著Formosa的美譽。

後記:謹將此篇獻給默默為台灣山林付出的所有生態解說員們,因為你們的貢獻,讓下一代更深認識Formosa的美。另特別提及活動帶隊者:松蘿,因為臨危不亂,引導你自己在南湖大山脫離困境之外,更對熱愛大自然的山友們上了一堂寶貴的課,「勇者,值得稱許的喝采!」

廣告

4 responses to “【行腳山林台灣】:磺嘴山探路行,再度擁抱山林。

  1. 受困南湖大山,,,,
    最近我有注意到這新聞
    松蘿是他另一個名囉!

    牽扯到一堆政治或過度渲染的新聞我的確很不欣賞
    其實我對這些愛山愛大自然之人是打從心底深感佩服的
    他們的人生有別於一般人是充滿冒險精神與熱情的
    深愛大山磅礡的氣勢或靜穆的美感
    這是一種相當精神性的情操的!

    還好一切平安
    希望他身體及體力能早日恢復正常!

    • Dear Lu,
      松蘿是一種很美、
      附著在森林大樹的共生植物。
      荒野協會的學員都有一個專屬的代號,
      這也是他在荒野的代號。

      除了身體與體能的恢復力迅速之外,
      外在媒體的壓力和人們的眼光,
      那是沒在深山獨自待上七天難以體會的,
      我想,除了那幾天大家關注的打氣加油,
      現在的他,也很需要默默的祝福與祈禱,
      讓他的"心靈" 更快恢復平靜生活上軌道。

      所以,我送給他的祝福話相當簡單,
      【一切都好,沒事的】

  2. 山林之路是真的很美的
    雖然一路須要體能相當辛苦
    不過最重要的還是熱情
    不管是出於挑戰還是熱愛大自然
    喜歡山林之路的人
    我感覺是和一般人不一樣的
    好棒的一堂課!!!

    • Dear Lu,
      當這篇文章寫好的同時,
      剛巧得知松蘿受困南湖大山,
      媒體又是過度渲染錯誤訊息,
      似乎許多人所看的角度不同,
      未曾想過受困在大雨的山林,
      沒有星光的夜黑會令人窒息。
      看著松蘿下山媒體爭相拍照,
      所有的角度感覺不出是勇者,
      這是台灣的媒體很可悲之處。
      站在算是松蘿的朋友立場下,
      只想藉由此回覆說出一些話,
      不要用太多廣告新聞的色彩,
      給一位愛山護林的人些空間,
      讓他能很快地再度回到山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