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山林台灣】:山(三)

第二話

2007.04.21  過度自信,差點沒命

從登山口起步,一路興奮不已,腦海全然忘了自己是百岳初體驗者,步伐與換氣完全無節奏。慢慢地,自己身上的11公斤負重儼然變成20多公斤般,總覺得腦袋近乎缺氧,心臟像打不上水的泵浦,彷彿耳邊只聽到馬達失速亂轉的聲響,iPod的音樂根本無法放鬆緊繃的肌肉。

只走了7公里的路程,自己卻已經無法舉步向前,吸入再多的氧氣也達不到該有的功效。越吸越多,漸漸地腦袋似乎恍神了,於是停下腳步,繼續做著自認有助的“拼命吸氣”動作。後方只剩一位隊友〈此次活動的管理〉,看來他狀況更糟。前方隊友們至少距離1公里差距,而自己真的落後太遠了。

隊長與另一位隊友的出現

「我們幫你揹照相器材吧!」

抬頭一看,隊長與一名隊友折返而來,他們認為活動管理算是登山老手,所以不太擔心他的狀況。反倒是這名初體驗者的體能成了他們的隱憂。

「我還揹得動,只是搞不懂,拼命吸氣,卻像是完全沒吸到氧氣般。」

「除了吸氧,大口吐出氣也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吸吐必須配合自己的步伐,同時放慢速度!」隊友邊說邊示範

就這樣,第一天剩餘的6.5公里爬坡路程,在隊友一旁協助教導下,自己揹著全部行囊,走到中途休息站“天池山莊”。

阿金姊說「登山整個行程裡,每位登山者的生命是環環相扣。當有隊友落後甚遠時,前方的隊友們必須停駐休息等候,另派兩名隊友折返協助。登山最怕有遺棄隊友的狀況發生,那將會成為全隊友一輩子的憾事。所以,登山口起步的開始,登山隊友們就是生命共同體」

山莊的第一晚,似乎見到了死神…

8:30  熄燈號。頭一回體驗大通舖的感受,此起彼落鼾聲如雷,累斃的身軀卻無法沉睡。胸口突來的抽蓄疼痛,驚醒的瞬間,懷疑自己前一刻忘了呼吸,或許該說是停止呼吸,也可能是自己處於夢境裡。茫茫然昏睡中,再度被同樣的情況給驚醒,左胸的絞痛更劇烈,而身旁的隊友們似乎都已熟睡了,腦中產生了一種幻覺“會不會因心絞痛而死?”“如果隊友明早發現有人已經掛了,要如何處理這事?”“還好自己隨身帶有器官捐贈卡”再度昏睡於自己急促呼吸聲裡。

心臟被巨大的雙手緊緊扣住著,疼痛猶如被一把尖錐猛刺般,第三度驚醒,同時聽到身旁的淑君與阿金姊在說悄悄話。此時,必須把自身的狀況說出來,否則,明早隊友們攻不了頂,還得想辦法弄“貓”下山。

淑君與阿金姊二人是服務於台大的護士。紊亂的脈搏,一分鐘時快時慢的跳動100多下,使她二人整晚緊張的照料著。吃了高山症的藥、吸了一瓶氧氣、胃痙攣吐了兩回,也足足昏睡了三小時,因此沒和隊友們參加日出攻頂活動。(待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