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山林台灣】:山(一)

楔子

回想與山結緣的開始,早年自己對高度的畏懼,唸書時期的環島教育觀摩,行經花蓮天祥,一群人走著長春祠前的吊橋,自己卻是半走半爬的完成那一小段路,似乎根本不可能去接近高山峻嶺。

“2006”那年,是人生一大轉折,真正領悟了【放手】二字,心中不再有任何的掛念。漸漸地,明瞭了一個不變道理,其實老天爺給人們同等的【歷練】與【機會】,就在【放手】與【捨得】的那一刻。

而“2006”整年由如攀越大山和落入山谷。在體會生命力的渺小與脆弱,看透了感情的糾結與淡薄之餘,好似老天要剝奪一切,在抉擇該緊握、或放手割捨摯愛,就在意外結果裡,自己懷抱了更多、更滿的獲得。

在多年以來,經歷數場生離死別,至親離開了同行列車,感嘆未曾把握老天所賜的相聚時光。但再度揭開記憶木盒之時,發現盒內並非空盪,因為有共同的“曾經”,裝了滿滿而溢的歡笑與喜樂,因此不再感到遺憾;而細數私自享受握於兩手裡“芳香成熟”的甜果,一路走著,負擔越來越沉重,最終的抉擇,再度捨棄了尋找回來“多年前的摯愛”。

2006.07.31   踏上離天最近的人間淨土—西藏。

原訂與大陸友人一行七人,從青海起點向西藏出發。世事多變,臨行前只剩與16歲的姪子兩人成行。向來獨來獨往慣了,背起行囊,攜著大男孩,飛越千山萬水,也為自己的人生再度揮抹一道彩虹。

原以為那趟旅程就是自我體能極限挑戰,站在海拔5090公尺高地上,嚴重的高原反應,使人顯得格外蒼老了10來歲,而在西藏好友協助下,身體負重減輕許多。一段機緣更巧遇了活佛,至今仍無法判定當時【加持灌頂】的飄飄然感,倒底是高原缺氧?或是真有神蹟?

然而,西藏之旅確實改變了對許多“人、事、物”的看法,豁達之下,【取】不再是那麼重要,【捨】相對更讓人們擁抱了整個世界!(待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