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人文台灣】:因未曾錯過花博的盛會,而相信真愛奇蹟的存在

在花博期間裡,遇上真愛是有可能發生的。
51歲與35171天愛情,趕上百年好合,
祝福有情者都能碰上手護天使和真命天子。
Smartkitten留言於11’.04.28臉書塗鴉牆

美麗的力量成就了【彩花、流水、新視界】
花博結束了,整整上千個影像檔和影片檔擺在硬碟內。朋友問著:「去了花博幾趟?」,只記得至少進了美術館與【莫內】話家常不下五回,欣賞優人神鼓響宴也有四回,真的不記得自己瘋狂的記錄著花博盛事幾回。看著一位攝影大哥的臉書po文:「展覽館都拆了還在真糟這是照片拍太多的後果。不過很樂於和大家分享,要不然記錄就沒意義了。而跟著回覆著;「沒關才在清一月的行程反正都是D700好酒沉甕底~~」。花博雖沒有上海世博氣勢,依比例看著服務品質,在閉幕式贏得眾人的喝采。因為她是值得的,所以分享永遠不嫌晚。
 
從上海回台後,攝影、行腳和記錄多半一個人走著,這個習慣始終未改。上海“帶跟拍”的起因在於小米,回台總認為“帶跟拍”該能告一段落了,重拾起“孤獨沉思”快走的樂趣。花博期間,跑拍多半一個人,享受著花博的色彩、氛圍和志工們的和善。對於紀錄花博的深刻印象,除了一日之內,與攝影大哥瘋狂跑拍七個展館外,而遇見花博的真愛奇蹟,更為自己體驗花博【美麗的力量】,增添無數永恆的回憶。
 
 
折翼的小天使,別怕!美麗的力量帶領著,飛向【世界的角落】。
 
遇見第一場真愛奇蹟,發生在第四度等候夢想劇場的演出。那是【華山1914】展出幾米的【躲進世界的角落】成果劇,身旁的義工媽媽帶著一位多重障礙小女孩,六歲女孩有著嚴重的“異位性皮膚炎”,腦殼明顯的疤痕,眼球偏離和語言障礙。覺得自己何等慶幸,同時享受著福利,卻多了許多的自主力。「每位小孩都是落入人間的天使」,這是為人父母們口中的形容詞。眼前的小女孩從出生的那一刻,就如受難天使般,看著手上、腳上的菸蒂燙傷痕跡,在稍大些時,遭受母親重摔,導致頭殼骨裂傷、顱內出血,醫生診斷已錯過學習語言的年紀,聽著義工媽媽的述說,小女孩長得極像【躲進世界的角落】的主人翁,畏縮在義工媽媽身邊。義工媽媽繼續說著:「希望讓她能看到更多美的事物,帶著她看花博,但總有失控、害怕與嚎啕大哭的狀況發生。」「自己不是專業,只能給口語的安慰,但似乎起不了作用。」
 
看著義工媽媽並回覆著:「人在出生的那一刻,最先感受是溫暖的懷抱、緊緊的擁抱,這個記憶始終存在著。給小女孩緊緊的擁抱,讓她感覺到你的關心和溫暖。別阻止她的發洩,這個小天使需要你更多的愛,你辛苦了!」,折翼的小天使沒有太多的笑容,義工媽媽聽完之後,緊緊抱著小女孩,似乎也瞧見嘴角微微揚起,在一場【躲進世界的角落】演出裡,伴隨著音樂聲是小天使開懷大笑的聲音,相信這是美麗的力量帶領她,飛向【世界的角落】。
 
那幾場【花蕊渡河】渡化心靈的饗宴裡,心靈再度飛抵海拔5000公尺的淨土之上。
 
第一次站在舞蝶館外圍,聽著優人神鼓的震撼演出,並沒有太多的感動,不是演出不精彩,而是攝影多年來,第一次感受不善意的言語。自己忘我的按著快門,或許該說快門清脆聲的高頻率,幾乎忘了它的存在,於是當下受到一群20出頭的年輕女子們嚇阻,嫌相機很吵,打算搶下相機,錯愕的心情無從好好欣賞“優人神鼓”的演出,當下打定主意,一定進場看表演。
 
說實在的,即使坐在最前排,自己也只能聽到鼓聲的震撼,許多高頻率樂器的敲擊,只能心靈意會。於是一次又一次進場,看著青年優人,看著優人的精彩舞動,最後一場終於等到一位傳奇優人的上場。優人團體的接納,阿甘的第一份工作受到自我和大眾的肯定,一位更生人的臉孔在經過心靈的渡化,就如自己踏上海拔5000公尺淨土上,所見的每位苦行僧侶般,祥和平靜、與世無爭,來自優人神鼓的精神感召下,這是另一段真愛奇蹟的驗證。
 
相信這是老天的安排,絕對不是小米找碴。於是,遇見尋找【被遺忘的笑容】大男孩。
 
人有時不能太鐵齒,回到台灣之後,相信不會再發生“外灘撿貓”事件。這是和小米之間的默契,她就是上海“帶外拍”隊的始作俑者,從“外灘撿貓”事件開始,小米總會半帶恐嚇語氣:「在撿幾隻流浪貓讓妳養吧!」離開上海前,告別幾位跟拍的女孩,並說放飛了,儘管寶戈說:「太狠了,竟然強迫斷奶。」自己就像吃了秤砣,頭也不回,離開了上海。
 
一月份小米回台籌備婚禮,除了參加婚宴碰面之外,直到她將回上海前,約了帶她逛一趟花博,讓她這趟返鄉不覺得遺憾。“帶外拍”說是小米的陰謀,不如說是老天爺給的宿命,兩人相約週一看花博,前一晚小米在MSN敲著:「S姐,明天有位拿Nikon D700的弟弟也一起去」目瞪口呆看著她打的那行字,回覆著:「只能帶妳,多的不管。」鬼靈精的小米又敲出:「沒關係,讓弟弟自己看著辦。」似乎有點不祥之兆,小米不知又搞啥鬼。倒數剩一週的花博,人潮更加可觀,能走愛心通道進的館,依舊要等上些時間,小米卻不時地利用時間連絡口中的“攝影弟弟”,而自己心想著:「年輕人拿高檔配備,又是位發燒友。」直到傍晚仍不見人影,打算和小米的約會就此結束,小米又開始展現拖延戰術,硬是要讓兩人見面。
 
七年級的大男孩出現了,直覺他少了該有年紀的笑容,用靦腆足以形容,連說話都少了同年紀大剌剌自我的樣子。小米在一旁聳恿著:「他的配備這麼好,就少了人教他。S姐,妳就多教教他吧!」自己就像又被雷劈般,掉進了小米的陷阱。一路聊著攝影經,大男孩的表現和時下發燒友別有兩樣,並述說著:「改天有空再告訴S姐,有關開始接觸拍照的“小故事“。」眼前的大男孩沒有太多笑容,即使有,也是很僵硬。
 
自己面對鏡頭沒有笑容,是長久畏懼鏡頭、聽不清對方說的“提示笑容的話語”,漸漸地忘了留下笑容的影像。但卻喜歡拍下“被帶拍者”愉快的笑容,這包括小米、寶戈、賢華和P,硬碟留有她們無數開心的笑容,還有一整組大雪山遇見的“天使笑容”。
 
那晚,農曆三月十六。大男孩跟著兩位大姊姊在台灣園枯等著,期望能拍到第一張M模式、色溫調控的【月升雞籠頂】,也閒聊著總在人群中尋找笑容,學習笑容,聽著大男孩問一些傻傻的拍照經:「如果有一天,交了女友,要怎麼拍兩人合影?」自己也不知哪來的突發奇想,或許該說是老天爺給的靈感,決定為大男孩找到最純真的笑容。
 
從天使生活館許願池上端的咖啡座開始,到假日難訂位的【好丘】,老天爺牽引著兩人相遇。
 
硬碟保存著一張【天使笑容】般的女孩影像,就在花博結束的前一天,出現在大男孩眼前,再度見到真愛奇蹟,發生在【天使生活館】咖啡館內。與“天使”女孩相約見面,比預計的時間提早了一週,如果說是巧合,不如說宿命安排,就在人滿為患的天使咖啡館“許願池上端”的座位,一對年輕夫婦帶著小孩離座。另外,前一天在高鐵的三通電話:【好丘】訂位,週休假期臨時有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然而,電話另一端說著:「真湊巧,一分鐘前有人退訂,時間是明天下午兩點半。」在高鐵行進中,手機來回斷訊三次,終於完成【好丘】訂位。
 

於是,花博的【真愛】從“安藤與陳慧宇”延伸至眼前所見,終究讓大男孩在【天使生活館許願池】前遇見守護天使。愛的故事繼續寫著,自己拍下一張天使般的笑容,延伸成一雙最真誠無邪的笑容。 

後記:

大男孩曾寫過一段話,形容女孩是孩子們的守護天使,當他第一眼看到如天使般的笑容,他知道自己找到了最美、最真的笑容。

沒錯!女孩從白衣天使化身為守護天使,照護如“折翼天使”般的特教生。在【好丘】的tea time裡,女孩靜靜坐在一旁聽著,大男孩述說著自己的小故事,就像那首【遇見】歌詞“終有一天謎底會揭開”。眼前的大男孩曾因“意外事故”和“顏面重創”失去笑容、遺忘笑容,甚至失去生活的重心,卻從攝影找到了專注力,而今,大男孩也尋回曾經遺落的笑容。

原文刊於Anyway旅遊玩  2011.06.30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