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人文台灣】:晴空萬里,跟著野柳神明淨港巡海去

晴空萬里,大地含笑,
歡樂歌聲,響徹雲霄,
─【節錄自國恩家慶/費玉清】

從南台灣三年一度的東港王船祭,到蘭嶼捕飛魚的拼板舟祭典,在葡萄牙人嘴稱的Formosa,四周環繞著大海,有多數人以海維生。圍繞島嶼的大洋、黑潮帶來豐富的魚獲,卻也多了不少風災,或許此種因素,人們為求心靈慰藉、祈求出海平安,求神拜天成了安穩的來源。除此之外,以農務為主的島內,更祈求四季平安,物產豐收,迎神廟會在這座島嶼更佔了重要的地位。

農曆過年裡,炮聲隆隆驅走年獸,多數人們期望年後有個好豐收,走訪廟宇、焚香祭拜,寺廟不管規模大小,香火總是裊裊而升、象徵財運綿延不斷。而元宵節的廟會活動,更吸引著大批群眾前往參與,無論是東部的炮炸寒單爺、南部鹽水的關帝爺蜂炮陣勢,甚至數千盞平溪天燈的施放,都在祈求好彩頭,更將整個農曆年的熱鬧氣氛,拉抬到最高點。老一輩總說:「24節氣的【雨水】當日,雨量豐沛,代表新的一年五穀豐收」在多雨的東北角海岸,一月幾乎不見晴,接著二月上旬也都陰霾濕答答,對從不缺雨水的人們,多半靠海吃飯,則希望著一帆風順、滿載盈豐。

萬里的野柳小漁村裡,有個流傳久遠的民俗,每年的開春至元宵前,醞釀著準備進行中。沒如「南蜂炮、北天燈、東寒單」的盛名國際,慶典卻也吸引不少北台灣的人們參與。第一次接觸慶典的訊息,來自Upaper報導標題:【新北市2011野柳神明淨港文化祭】。在新北市政府接手,並將此活動列為民俗文化資產下,更代表著值得關注的人文特色。心想盤算著如何去閱讀“似熟悉”的野柳,在百年行腳的人文台灣中,是否有機會去感受另類的迎神廟會?2/16一早,“野柳港生魚鮮”的林船長MSN留話,「明日有空嗎?要不要一起去野柳看淨港活動?還可以跟著搭船巡海喔!」來自林船長的留言,真應驗蘭嶼周師母的話:「主會眷顧你,去實踐你的夢想。」

農曆過年期間,多雨的北台灣,元宵節一早,雲層見散,一行人從萬里進入野柳風景區,氣溫回升不少,陽光透出雲層,突發奇想那首老歌詞,雖說和野柳的神明淨港活動沒啥關聯,卻相當符合這天的慶典的氛圍,「晴空“萬里”,大地含笑,歡樂歌聲,響徹雲霄」,難得陽光普照的放晴天,像是野柳廟會活動的神蹟般,就如東港東隆宮的神奇傳言,無論東港發大水,水漫大街,東隆宮永遠不會進水。

多數人對野柳的第一印象,來自於那座風化石【女王頭】,她代表著野柳海岸地質之美,長年面對著海風雨水侵蝕,在滄桑歲月伴隨著那漸細的長脖子,僅剩下20年的壽命。早期的人們總喜歡依偎著女王脖子,而今再也沒人能擁抱著她。於是地方人士開始尋找繼承者,從眾多風化石群中,期待一座自然的女人頭形出現,【俏皮公主】是否能接替【女王頭】的雍容華麗,只等多年後,大自然鬼斧神工造作下,才能知其一二。而野柳海岸的奇岩怪石群,都分佈在長達1700公尺的野柳岬,過去的這些自然地質藝術,曾因位處於地勢險要的海岸線,長久是軍事要塞禁地。1962年由攝影師黃則修舉辦一場“野柳”為主題的攝影展,引起大眾的注目,1964年起,小漁村發展成觀光勝地,更成為熱門的觀光景點。回想當時,若沒有被開放觀光,【女王頭】的壽命又能多增幾年?

人們的眼光總是注視【野柳之美】,而野柳的神明淨港活動,卻默默傳承進行著,直到新北市政府將她列為民俗文化資產,以淨化海港為宗旨,發現不一樣的慶典方式,吸引更多人共襄盛舉。話說神明淨港的民俗流傳多久?林船長的風趣回覆:「相當久囉!從小時候就參與著,每年元宵就看著進行,規模雖沒近幾年浩大,習俗和所有步驟卻繁瑣許多,跳水或過火更加刺激。應該是阿公那代更早之前,廟會活動就存在著。」仍然沒有一個確切的年份可考。

野柳的神明淨港活動與一般的一廟一神為主不同,在整個活動中,野柳地方人士恭請出保安宮與仁和宮的開漳聖王、天上聖母、周倉將軍和土地公等諸神,進行巡洋、洗港和過火等儀式。在台灣的廟會慶典中,最常見是過火前的神明進行繞境,家家戶戶擺設流水席、辦桌宴客,這些基本的儀式在野柳神明淨港活動都有。圖顯最大不同的儀式中,一則是恭請神尊帶領船隊出港巡海,並隨之撒網捕魚,同時將漁獲分送參與的民眾,以祈求福泰安康、漁獲滿艙。再來就是每轎五名「淨身」的年輕力壯信男,抬著開漳聖王、媽祖、周倉和土地公四尊神像,在群眾的吶喊聲中,躍入野柳漁港海中,在海中游近150m之後上岸,祈求海不生波、合境平安,這也是全台僅見的特殊民俗文化。

台灣地方廟會總少不了辦桌和流水席,這是典型凝聚村里、鄉親團結的方式,搭棚、圓桌、不分彼此相靠而坐,人們不需拘泥地穿梭在酒席間,近距離感受總舖師或刀煮師用心廚藝。而此次野柳的廟會活動,在活動開幕的當天(2/12),也舉辦了千人辦桌宴席。對於辦桌宴客的方式,總有一股情愫,那是包括傳承台灣特有味、濃濃的人情,不管是客家式、閩南式,或者外省眷村內,辦桌的總舖師和刀煮師都能讓賓主盡歡,達到各式各樣的料理,使出渾身絕活,這也是大飯店或餐廳無法取代辦桌風情。同樣地,野柳的千人辦桌,把當地的魚鮮味美完整的表現在整個宴客活動,讓所有參與者都能從料理中,體驗野柳另一樣特色。

在道教的廟會中,「過火」儀式是來自於抬神轎的信男們,赤腳走過燃燒的炭火上,可得到神明更多的保庇,而早年的「過火」儀式炭火堆,往往厚足以掩腳踝,雖行進灑著粗鹽,卻也免不了發生燙傷意外。在記憶中,曾看過東港王船祭過火儀式裡,八至十人扛的大神轎,在乩童帶領走過,而負責灑鹽的人稍有閃失,鹽量少了許多,火紅的炭火瞬間燙了抬大轎的信男壯丁,以及最前面的乩童,在快速跳躍衝過火陣後,抬轎者把神叫擺一旁,腳踝已起泡滲血,追打著負責灑鹽者,甚至拖著對方往火推。

此屆的神明淨港儀式中,新北市政府固極參與者的安全,消防與救護作了最佳的防範措施,而接續跳水的【開火路:過木炭火堆儀式】,在抬轎的信男勇渡野柳港後,全身溼淋淋的、打著赤腳繞進至過火場,從林船長的傳述說:「炭火推已經薄許多,沒有掩腳目的厚度了。」現場也遇到一位近百退役的老道士監看著,老道士的身子依舊硬朗,每年都會到火場前觀看,提醒這些晚輩照著祖訓進行。過火儀式開始時,一位傳承的道士祝頌禱文,祈求神明護佑此次過火平安順利,然後用捲起的草席在火堆四周揮舞拍打,象徵驅除妖邪;再用鹽和米往炭火堆中灑入,使溫度稍微降低。炭火堆雖不厚,卻也紅火閃動著,此刻似乎神跡顯現,艷陽高照的野柳突起涼風,天空一大片厚雲飛至火場上空,讓整個空氣也隨之降溫了。在道士祝禱後,抬轎的信男們開始繞著火堆跑,並發出那喊聲,接著神轎開始進行過火,由爐主擲筊請示神明,允筊後,在神明的率領下赤腳踏踩火堆三巡,在鑼鼓喧天、炮聲隆隆中,所有的神轎在進行繞境淨村祈福。整個神明淨港儀式中,主辦的保安宮承襲包括請神、過爐、巡境、炸轎、鍾馗除煞、過海淨港、開火路、放五營等,至今也成萬里野柳最重要的廟會盛事。

後記:
一、【野柳】名稱的典故
在【過火】儀式之前,司儀慣例介紹著有關野柳的人文歷史,包括野柳岬的由來。這可推溯至十七世紀的海上霸權爭奪時代,西班牙和荷蘭的航海圖上,早已標示著野柳地理紀錄,另可從紅毛城的詳細歷史記載中,端倪出些微。

在2000萬年前,經過海底板塊推擠、造山運動後,岩層從海中堆積成豐富的海岸地形(如女王頭、燭狀石、壺穴等等),並擠出海面而形成野柳岬。在十七世紀的海上霸權爭奪裡,留存有西班牙文與荷蘭語的文獻記載,與台灣地方鄉誌的研究中,有關野柳岬的由來,早期發音(ia-liu)是起源於西班牙文Punto Diablos(意思是魔鬼之岬角)的「Diablos(魔鬼)」一字,在D與B兩個子音消失後,發音形成類似的字;另外在荷蘭文獻的航海圖標為「Gekloofde “Klip”意為裂礁」(此應該是鄉誌誤抄錄,在荷蘭文的“Rif=礁”,有可能因書寫法誤看成Klip)、或稱之為「Caap Diable海角魔鬼」,也是魔鬼岬的意思、以及「Duijvelhoek魔鬼角」(此又可能是誤抄錄,荷蘭文的Duivelshoek=魔鬼角)。從兩國的航海紀錄中,充分描寫野柳的豐富海岸地形,和佈滿很多暗礁,行經的船隻無法從漲退潮變化中,辨識正確的航道,時有船難發生,加上野柳岬的沿海山洞藏匿海盜,常有劫船攻擊,因此西班牙人和荷蘭人都將野柳岬視為一座「魔鬼岬角」。

而野柳村的地名由來,最早出現的相關文獻記載,在1891年(清朝同治十年)的「淡水廳志」內,淡水廳所屬街里之“芝蘭堡32莊”,編有「野柳莊」地名得名。早期台灣的地名都有一些典故,至於野柳為何?傳說一、為林姓人士所闢;傳說二、當地的耆老敘述:以前野柳土地貧瘠,缺乏稻米作物,村民靠海維生,均須依賴大陸沿海米商運糧供應,運送過程中,經常被海盜劫走米糧,於是在閩南話的對談中,常會說著:「又被『野』人給『柳』(偷)去了」久而久之,就被稱做「野柳」。至於真實性為何?比較能採納是十六、七世紀,清代與西班牙人、荷蘭人的關係,從【野柳岬】的發音進而有【野柳莊】吧。

二、供奉神明與淨港的由來
從保安宮談起,廟內供奉著開漳聖王陳元光,據可靠的文獻記載,在清嘉慶25年(1820)距今已有近180多年前,唐山(大陸) 一艘青頭獅大帆船漂流至現今野柳港外海,村民發現立即前往救援,船一靠近才發現,船艙進水半載,在救人迫切下,將船拖回港內,登船詳尋並無生還者,船上僅發現載有16根福杉,再舵公厝內發現開漳聖王神像及一對青斗石四方形石墩外,別無他物。居民將神尊請上岸後,並暫安置在民宅內,當時野柳僅有二十幾戶人家,人口稀少以捕魚為生,對外交通相當不便,人民生活困苦,但對開漳聖王的安奉事宜十分誠心,不敢怠慢。

在村民同心協力,運用同船所帶福杉、青斗石墩及當地的一些石材蓋成一間小廟(宮稱保安宮),而在開漳聖王神威顯赫保佑下,村內漁貨魚撈產量日增發達、突飛猛進,使得後期遷住野柳人口大增,漸發展成為北海岸漁業設施最完善的二級漁港。隨後民國四十九年重新改建於野柳中樞,即現今廟址野柳港東路六十九號,在民國九十五年保安宮再度重建,當時將主神開漳聖王及天上聖母、福德正神移駕附近之仁和宮內,工程完成後,再恭請聖王公及眾神尊回駕保安宮。
而神明的淨港由來,就像民間故事俾官野史般,一則是在100多年前,金和順號大帆船載來300多東北姑娘,因遇大風觸礁沉沒全部罹難,屍體卻無漂入港內,因此每年元宵節均舉行淨港活動以去晦避邪。二則是百多年前,開漳聖王透過乩童告知村民:「我想在正月十五日元宵當天,下去港口洗一洗‧‧‧。」此後每年元宵節,照例進行流傳此儀式,由年輕力壯的信男抬轎衝跳入海,嗣後風調雨順,漁獲更為豐碩。為了酬謝開漳聖王的神恩,每年一到元宵,野柳便會舉行「神明淨港」儀式,出巡的包括開漳聖王、媽祖、周倉將軍和土地公等漁港神明

而仁和宮的其奉祀的周倉爺由來,在於光緒18年(1892)一尊神像漂流至野柳地區海岸石洞,野柳居民發現該神像是周倉爺,將其迎往八斗坑(今核二廠後方山區)奉祀,並建了仁和宮,該神像被尊稱為老爺。民國64年(1975)因興建核二廠,在將該神像迎回當初發現地點,興建廟宇。於1983年竣工,襲名為仁和宮。而周倉老爺的千秋日是10月23日,原訂於10月29日祭祀,後因配合保安宮改為2月15日舉行。

周倉爺是依據三國演義28回記載,周倉係臥牛山關西人;兩臂有千斤之力,面孔虯髯、形容甚偉。原在黃巾張寶部下為將,張寶死嘯聚山林,後歸附關羽。三國演義77回,關公敗走麥城,留周倉與王甫同守麥城。關公率200多騎出城遇埋伏,父子皆遇害。吳兵在城下將關公首級展示招安,王甫、周倉大驚,急登城視之,王甫大叫一聲墮城而死,周倉自刎而亡。

然而在周倉在正史三國誌裡並無記載,非實在人物。

三、此屆的文化祭也舉辦萬里之美拍貼大賞,更吸引大批攝影同好參予。也算幸運之事,應驗了「無心插柳柳成蔭」,一張〈兩人過火〉取名為【向前走】的影像也入圍佳作,並在3/4前往領獎。特別要感謝“野柳港生魚鮮”的林船長所賜機會,他問著:「為何不是向前衝?」於是回覆他:「為參賽影像取名時,看著這些過火的信男,堅信著神明的庇佑,表現就如林強那首歌:『向前行,啥咪攏不驚』囉!」如果對迎神廟會攝影熱中者每年農曆4月16日的「媽祖野柳做客」,更是值得目睹參予的廟會盛況。

原文刊於Anyway旅遊玩  2011.03.09

廣告

7 responses to “【行腳人文台灣】:晴空萬里,跟著野柳神明淨港巡海去

  1. 至今…
    仍念念不望林船長的海鮮…
    謝謝貓咪 帶我們嘗這令人感動的美食

  2. 感恩~有如看一部野柳近代史~!!寫的很詳細也很用心~
    我謹代表野柳村民感謝您~謝謝
    “野柳港生魚鮮" 林 船長

  3. 呵^^
    現在記者
    嗯!!!
    反正我幾乎不看電視!!!@@

    我是覺得妳真的都把資料及所見所聞整理的非常詳細
    文筆又好
    剛才翻了妳另一個網誌記載關於美食的事
    真的太佩服妳了
    什麼都記錄得那麼好
    所以我才會說妳就像個記者了
    不過可不是不好的記者喔
    說是記錄者也沒錯啦
    不過妳的文筆不冷默很有感情

  4. 西班牙人和荷蘭人都將野柳岬視為一座「魔鬼岬角」~~~
    這倒蠻特別的!

    我感覺妳就像個記者了
    總是讓我們收穫良多~~~

    在野柳所拍的照片風景真的非常迷人
    尤其喜歡那海水
    感覺得出來那天天氣狀況非常迷人
    在文字在相片都能嗅得到海的味道~~~

    • Dear Lu,
      總希望在傳述許多文字內容時
      正確性和真實性能達到百分百
      但許多歷史總在瞬間疏忽之下
      給後代的人帶來記載錯誤訊息

      記者應該算是記錄者的簡稱吧..XD
      但多數媒體記者卻不見得是記錄者
      或許看太多不負責任的媒體文章吧
      總覺得能把每篇詳實查明慢慢寫上
      至少可以當作同學教書的教材之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