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人文台灣】:台東的稻香,米香,人情味更香

你若來台東,請你斟酌看。
出名鯉魚山,亦有一支石雨傘;
初鹿之夜,牧場唱情歌;
紅頭嶼、三仙台,美麗的海岸;
鳳梨釋迦柴魚,好吃一大盤;
洛神花紅茶,清涼透心肝;
你若來台東,請你相邀伴;
知本洗溫泉,予你心快活;
─【來去台東 沈文程】

數不清到過台東幾回,那首膾炙人口的“來去台東”,訴說著台東迷人之處,卻獨漏了紅頭嶼未曾留下足跡。而“紅頭嶼”是閩南話對【蘭嶼】的俗稱,位在台東外海東南方島嶼。父親在1949那年漂泊到Formosa這座美麗之島,從基隆港上岸後,在島上許多地方停駐。父親常說:「我的女兒管不得!越管會越像脫了韁繩的野馬,跑得更遠。」或許身上遺傳著父親流浪的基因,父親理解是基因在作祟,於是1991年獨行大連探親後,總會有股衝動促使自己找尋下個流浪地,數著環繞台灣的島嶼,剩下那座最大的高山離島,耳邊熟悉的風潮唱片的海浪聲、小漁船的馬達聲和汽笛聲,再度背起行囊往南方奔去。
 
這季節是豐收團聚的日子,街上的人們忙著採買返鄉,所有交通工具完全客滿,為了這趟浪遊,和一群返鄉者爭購車票、船票和機票,最後總算把往返接駁給搞定。除夕的前一天正午,台北車站擠滿了返鄉的遊子們,或許也有些旅客是打算年假好好出遊,跟著一群人擠進台鐵販售部,買了一份台鐵便當,等候近兩點發車的自強號,發了簡訊給台東WOO的小兔,「小兔先生,將搭一點半的自強號,晚上七點左右到達台東,今晚就在你們的民宿作客囉!晚上見。」WOO是由八位來自北、中、南的六、七年級生築夢於台東,成立的青年旅店、一個家,位於台東舊車站鐵道藝術村內。
 
從台北到台東,自強號花的時間比西岸久,過了基隆不久之後,車窗外可看到美美的海岸線,也搞不清楚為何買了台鐵便當,自己對米飯並不熱中,第一個便當下肚後,似乎口感還不賴,一顆顆米粒散發著台灣傳統的香味,不油膩、不塞牙的豬排,搭配著酸菜和一顆滷蛋,這就是台鐵便當的特色。出門時,與P和惠鈴通了電話,火車接近龜山島的海岸線,心裡想著,多希望能讓她們感受到眼前的美景,於是發了簡訊「車的左邊是很美的海岸線」。鈴說:「好羨慕喔!」「看到龜山島了。帶妳去旅行,告訴妳沿途的風景,記得用腦袋想像喔!」
 
火車靠近頭城時,簡訊再度發出「看到兩位警察杯杯站在橋頭,在作車速檢測拍照,這裡是頭城。」鈴回覆說:「讓我想到林科長被開罰單事件~」從台北到花蓮的鐵路行程距離是197.3m,費時2hr.45min.;而花蓮到台東的行程距離是155.7m,卻得花上三個小時。火車進入花蓮時,這季節的農地還在休耕階段,滿田是黃澄澄的油菜花,曾有無數鐵道迷在網路聯署“保護唯一未被鐵路電氣化破壞的美景”:花東線。
 
從北到東南,短暫停留的毎個站點,唯獨花蓮站等候了十幾分鐘,正巧遇上震央花蓮外海、5.5級的有感地震。簡訊發出「停靠在花蓮站,好大的地震,整個車廂還在搖晃。再過三小時抵達台東市。」瞬間的地震碰撞,以為是更換火車頭,直到幾秒後的餘震晃動,才領悟到4~5級地震對東岸的人們司空見慣、不足為奇。
 
換了車頭的自強號,發出轟隆隆的怒吼爬坡著,速度緩慢許多,單線在花東縱谷行駛,偶爾會車與稍長的站點停靠。在花蓮站換了列車長,那位從台北出發到花蓮的女列車長(台鐵之花)應該又往北行了。花東縱谷紀念餐盒擺在小推車上,上一個便當距夠買此餐盒約三小時,忍不住又吃了便當,口味沒得挑,但米香依舊,排骨軟透。五點半,天色開始昏暗,惠鈴來了簡訊:「剛剛在忙,現在正在回家路上,到台東了嗎?」發了回覆「還沒。七點到台東,現在在瑞穗,剛剛肚子餓,又吃了台鐵便當。」「今天是有生以來、吃最多便當的一天,台鐵的便當其實不錯吃,也不油膩。」「剛剛便當餐車又推過來,差點再買一個。」
 
若比起左前方的返鄉原住民,吃了兩個便當真不算多。那位仁兄帶了一大包滷味和一瓶米九頭,從台北一路吃、一路喝,從沒停過。列車長廣播著,「火車即將進入池上站」似乎在此準備下車的旅客挺多,一堆人擠在車門口,逐漸接近月台時,一位位阿桑提著蓋毛巾的菜藍站在月台邊,旅客爭相購買池上鐵路便當,總算會意“池上好米”。
 
A害!車一到池上,一票叫賣便當的阿桑站在月台邊,一堆旅客衝下去買,也跟著買了。」P簡訊回說:「妳是鐵路便當之旅喔!下午震央在花蓮,5級。」確實挺像便當之旅,池上便當距離上個花東縱谷紀念餐盒僅兩個小時,口味沒有太大變化,池上便當多淋了滷肉汁,米粒出奇飽滿有彈性,難怪隔壁的乘客一口氣買了六個便當。
 
抵達台東站後,才知道車站位於卑南,而非台東市區內。年節排班的計程車漫天喊價,經過小兔的建議,搭上鼎東客運海線前往鐵道藝術村,省下了300元的車資。台東市區的年節氣氛並不熱絡,從鼎東海線總站步行15分鐘到達WOO,自己像是平常的背包客,更像流浪的吉普賽人走在黑暗的路上,卻沒啥好擔心。
 
【台東市】不是主要的目的地,隔日一早將搭船往紅頭嶼出發。在WOO停留的時間約12小時,扣掉睡眠的七小時,和小兔另一位夥伴阿升聊了約兩小時,確是十分珍貴的對話。總聽一些朋友抱怨公司的七、八年級生,或許自己不曾遇上如“草莓”的新世代,周遭的六、七、八年級總是令人感動,就像WOO的八位民宿主人們,聽著阿升說:「夥伴來自台北、台中和高雄,互相不認識。偶然的機會在台東相遇,於是在此築夢。」人們對夢想的產生,變成預計達成理想,中間的變數、心酸只有當事者能感受。WOO以青年旅店為出發經營點,將台東舊車站的廢棄員工宿舍再造新生命,就像旅店一樓天花板的飛機,【舊建築、新生命,再飛翔出發般】。
 
阿升問著:「如何知道WOO?為何會選擇住此處?」
 
認識阿升和小兔,就像一段奇緣與奇遇。原訂的蘭嶼之行,沒打算在台東停留過夜,更不知WOO這家小旅店。出發前三週查看一些班機,尚有餘位。一週後,年前飛往蘭嶼的機位全沒了,回程2/4僅剩一位,索性先訂了回程,開始找船票,也真正體驗離島居民舟車不便之苦,往蘭嶼的船班上午九點開船,夏季行船約兩小時,冬季費時三小時。提早一天抵達台東,出發前閱讀一本【出色民宿】介紹,選了唯一介紹的台東市區旅店,輾轉撥了三通電話(逢三必順),找到小兔,認識阿升。因小兔熱心答應隔日載送到漁港,又多出早晨一個半小時走訪鐵道藝術村。再聽過阿升訴說有關【鐵道藝術村和台東舊車站】的歲月,除了了解八位年輕人融入、致力成為台東人之外,更清楚藝術村為何靜靜默默地,無法帶動起台東特有的人文。
 
兩天後,從蘭嶼飛回台東機場。或許像蘭嶼周牧師說:「這是主的安排之旅」,對沒有任何信仰、卻遇上一連串的奇遇,堅信地球村不大,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存在,就會再度碰面。機場往藝術村的公車上,再度遇上三天前的公車司機,閒聊之下,司機打從高雄移居台東,因為感受台東濃厚的人情味,讓他選擇成為第二故鄉。
 
回程再度來到鐵道藝術村,並沒有租鐵馬騎那段舊鐵道,選擇熟悉的環境“誠品書店”附設星巴克。自己曾想:「完全遠離網路的世界時,到底能克制自己的網路慾望多久?」蘭嶼的日出、蘭嶼的藍天、蘭嶼的色彩,還有蘭嶼的友善笑容,裝入內心滿滿、暖暖的,若說是網路慾望,也許自己找到更好的藉口:「Pay It Forward讓愛傳出去」,於是喝著星巴克的熱美式、再度聯結網路,把蘭嶼的日出研磨咖啡、日出美景貼上臉書,把一張張轉好檔的蘭嶼美景上傳Flickr。
 
孟蓉在網路另一端MSN問著:「這回人在哪兒?」
「到了台東,準備耗到晚上九點,搭夜車回台北。正坐在誠品附設星巴克,整理圖檔和上網」
孟蓉相當驚訝說:「台東有誠品書店?還有星巴克?台東共有幾家星巴克?」
「台東的誠品書店位於人文氛圍很濃厚的鐵道藝術村旁,店長說『掌管全台東的星巴克業務,這家是業績最好的一家店』,實際星巴克只有這一家。」想想自己這趟出門之前,深怕一路的咖B癮難以克制,帶了五小袋西雅圖濾滴式隨身包,或許誠品附設星巴克成了“咖啡因上癮者”唯一選擇,也難怪店長相當有自信說著。
 
一間小小的美式咖啡連鎖店,其門庭若市、熱鬧非凡,該說是全台僅有,除了固定星巴克的點心,竟然發現有特製點心“現烤起司花生醬三明治”。台東人情味到底有多香?左手邊鄰桌的四位客人爭相分享自己的現烤三明治,又強調著:「應該是台東星巴克特有的點心,相當好吃喔!」而右手邊鄰桌的三位姊妹閒聊後,更主動載送前往火車站。Jennifer說:「離開台北,越往南國之境,才能發現人心是貼在一塊的。」
 
晚上十點半,莒光號準點出發回台北,車上多半是台北人吧?人的心似乎關閉了,其實台北人並非少了人情味,只是在都市叢林裡,不太適合用慢活哲學過日子。而阿升、小兔的年假沒有回到都市叢林,也非陸續到訪的背包客,就像阿升說:「千萬別用西岸、東岸對我們貼標籤。」那八位年輕人或許也像鼎東客運司機一樣,台東猶如他們第二個故鄉了!
 
後記:
1:還得謝謝孟蓉打點一張去程的自強號車票。到台北火車站拿票時,手機聯絡她的朋友:「到了火車站東二門,要怎麼找妳?」對方說:「從西二門上六樓,找“鐵路公會”。」於是聽成了「從西二門上六樓,找“土地公廟”?」重覆說給對方聽。只聽到對方噗哧一笑,台灣國語的腔調接著說:「妳嘛幫幫忙,火車站樓上哪有“土地公廟”,是台灣鐵路公會啦!」
 
2:蘭嶼來回船票票價2000元,使用政府的德政,單程花了500元。如果真想搭船看海豚追飛魚,建議搭回程,因為從台東富岡漁港出發,潮流逆向,冬季風浪大,暈船機率佔九成九,同船一對夫婦帶著兩隻寶貝狗,人吐不稀奇,兩隻寶貝狗吃了暈船藥,也一樣吐得一塌糊塗。
 
3:德安飛蘭嶼的輕航機訂位專線是07-8014711,航程費時約半小時不到。
 
4WOO位於台東市中華路一段58638號,從鐵道藝術村與幼兒探遊館間的小路走到底,瞧見那棟沒有藉助專業設計或施工,來自北八位、中、南的年輕人用雙手整理打造的家。聯絡小兔0939713273,聯絡阿升0930929676。阿升說:「花東線比北迴還短,搭乘卻得多花時間,許多鐵道迷總希望保留著花東線的美,然而生長在台東的人們,對於交通不便,叫苦連天。」或許某些衛道人士只擔心花東線電氣化後,台東會像宜蘭的過度開發。卻未曾想過改善台東人的生活品質,少些不該屬於台東人文特色的入侵,才是台東人所需要的。
 
5:雖說台東市區是旅程中途站,過去多次到訪台東機會裡,卻不曾深刻感受台東人情味的濃、香。星巴克遇到、認識的新朋友陳姓姊妹花,還有四位台東任職的警察們,另外包括小兔和阿升,因為他、她們的主動協助,對一個人的旅行更為充實,不單單省去了計程車資,更意外與金曲歌手陳建年手機對話問候。再次深深感謝小兔、阿升,陳富敏、曹昭榮和星巴克不知名的店長,【能遇見、認識你們,真好!】
 
原文刊於Anyway旅遊玩 2011.02.10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有關WOO的影像
廣告

4 responses to “【行腳人文台灣】:台東的稻香,米香,人情味更香

  1. 從妳寄來的日出照片開始,就興奮地等著妳精彩的好文出現…
    一個背包,一個相機,最好還有張刷不爆的信用卡,
    一百年前就想去流浪,只是妳勇敢地跨出,我還停留…
    多久?不知…就隨著妳腳步~遨遊天際吧 !
    最後…還是找到土地公廟了吼!哈哈~

  2. 相當有意思的旅程所聞所見
    妳的後記1相當有趣^^
    在台東開民宿的那一群朋友們真的很特別

    我多年前去過台東一次
    短暫停留而已
    但對那裡空曠的視野印象頗佳
    東部花蓮與台東應該是台灣少數僅存的樂土吧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