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在徐家匯的【St. Ignatius Cathedral】教堂Say Good Bye

暖暖的冬陽,不願與樹分離的、枯黃梧桐葉
每一回旅行,不願說分離,依舊要揮手道別
生命的樂曲,來自於每次的擦身相聚與分離

前陣子與一位上海演藝圈朋友相約“藍蓮花”〈註一〉,做了一項旅遊訪談。這是一段很輕鬆愉快的聊天,也讓人了解上海“小資”更高一層的人們旅遊經驗談。也談到許多題外話,包括他對中國固有文化的看法,學習興趣、個人喜好品味上的花費,林林總總,如果沒有那段深入聊談,或許真會對上海人的形象給蒙蔽了。

兩人談到最有趣味的內容,莫過於對中國5000年的文化、傳統與經文上,他說到:「文革時期,把許多很美的中國文化、經典全給抄了。更可怕的,毛澤東組成的文字改革,徹底的斷了中國文化的延續。」「說“愛”,已沒有心,全是虛情假意了。」「而現今一直大力呼籲著,要做個文明人,從上海的各項建設來看,還有人們的生活水平都達文明階段。事實上,文革斷了該有的倫理道德,人們已經不懂多關心別人,私心充斥著,亂象永遠存在。最基本的教育不教好,永遠沒法改善。」即使路上瞧見時髦打扮的母子,在天主堂附近替幼兒脫褲小解,也能理解不是不文明。

在準備打包回台前,再度走了一趟徐家匯天主堂,對這座也號稱遠東第一大教堂來說,曾經經過多次,卻不曾踏入。在過去旅行過程中,總會走入教堂,讓心靈達到沉靜,能有更清晰的思慮去介紹自己所見聞。一則是佘山天主教堂的經驗,再則是上海世博修建所有建築,到底這座天主堂內部會變成甚麼模樣?多位朋友告知:「天主堂是不容許攝影拍照。」這點相當能理解,經驗來自佘山天主堂,那次進入天主堂的人們多半慕名是觀光,雖說在內部盜攝了一張照片,沒有閃光燈干擾天主堂的莊嚴寧靜,卻也看到其他人拿起相機、擺姿態、打閃光的此起彼落。

到底誰是遠東第一座大教堂?在佘山天主堂的info簡略提過,而徐家匯天主堂更清楚聲明是“遠東第一的天主堂”。

文字會說話,但從建築角度來看,就像2010年讓“台北101”變成世界第二高一樣。建築學“大”的定義,從建築物的面積來看,依照目前徐家匯天主堂總建築面積計算,絕對比佘山天主堂大。在中國一定要習慣標榜“第一”,卻不見得是第一的狀況,就像文革抄掉許多經典紀錄,剩下的一小角文字,都會成為流傳的耳語。而宗教再度掀起,也是文革之後80年代,於是重新補寫歷史的宗教人士,藉由國外的相關資料,抽絲剝繭,再交由教堂方寫紀錄,總會有些疏漏、未整合於INFO之上。

在過去兩座天主堂確實都有“遠東第一”的紀錄,而今已不能算是“遠東第一”大教堂了。佘山天主堂是以供奉聖母瑪利亞為主,也是中國地區天主教的著名聖母朝聖地,在1942年經羅馬教宗冊封為【宗座聖殿】,成為遠東第一座受梵諦岡教宗敕封的聖殿;而徐家匯天主堂的歷史雖可追溯至1847年,但目前所見仿法中世紀的哥德式建築,是於1906年正式開工,並非天主堂歷史1847年所建。最早期的希臘式教堂是興建於1851年,曾在那年代成為中國第一座西式教堂,卻已不存在。

搭上九號線往徐家匯,從三號出口就能親近這座老建築,午後的冬陽照在主教大樓頂部帷幕上,陽光反射下,猶如神蹟乍現。星芒、光束和接近草地上的七彩炫光,讓12月的耶誕氣氛更加濃厚。曾在網路瞧見大陸網民寫過一篇“徐家匯天主堂秘拍記”,文中帶著很多不屑教友的批判語氣,雖標榜高ISO值、未打閃光。但仍有多數照片可窺探以閃光燈拍攝。除了像佘山天主堂禁止拍攝的原因之一,進入徐家匯天主堂大略理解,大多數中國遊客到宗教建築參觀〈尤其是西方宗教建築〉,總是抱著到此一遊、不尊重信仰者,打著閃光燈、隨意闖蕩和觸摸聖物的行為舉止,引來管理者不得不打出【禁止攝影、拍照】。

在第一次進入天主堂廣場內,教堂的義工問著:「要參觀主聖堂嗎?」那趟行程有點匆忙,並沒有閱覽教堂內部的流光歲月。距離聖誕節還有一週的時間,那場意外的12月初雪,雪融了,但仍見些許的未化的冰蹟。走在地鐵通道裡,聽著耶誕音樂,到教堂吧!天很藍,光在聖堂的頂篷、地板竄動的,一段清晰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去拍照吧!回家前,去瞧瞧上趟沒感受的氛圍吧」

徐家匯天主堂位於徐匯區蒲西路上,舊聖堂原始名稱St. Ignatius Cathedral聖。依納爵主教座堂。是以耶穌會創始人Ignatius依納爵命名,在教堂名稱加上St.〈是Saint的縮寫,代表聖人、聖徒〉,天主教對於犧牲奉獻的教徒冠上St.,以示尊敬,如St. Peters Basilica聖。彼得大教堂。面對著徐匯天主堂廣場,正前方是新聖堂,右側則是主教大樓〈也是拆掉的舊聖堂原址所在〉。1910年的新聖堂完工同時,1851年的希臘式舊聖堂也改奉無原罪聖母為守護聖人,並更名為無原罪聖母始胎堂。新聖堂是座仿法中世紀的“哥德式”羅馬天主教的教堂,延續奉St. Ignatius 聖。依納爵為守護聖人,這是現有的徐匯天主堂稱為St. Ignatius Cathedral【聖。依納爵主教座堂】的來由。

聖堂建築設計上,很典型的仿法哥德式建築風格,某些角度與巴黎聖母院神似。這座聖堂出自於法國建築師W.M.DOWDALL 之手,主設計在內部平面動線採拉丁十字型,外牆則以清水紅磚砌築。經歷文革時期的抄砸,多數文物已不復見,如宗教書籍、管風琴、來自巴黎的華麗祭台、多數聖像和絲繡藝術品,以及玫瑰花窗等等,全部毀於一旦,勉強得已修復是兩座鐘樓。慶幸主體建築沒有遭受無名火,讓後人能在現今憑弔想像當年的光景。

在1982年,聖堂進行大修,維持舊的建築架構,也保存了天主堂的哥德式風貌。整座建築以青石作為基座,在清水紅磚牆面的每分段間,設有排水系統的扶壁,以利屋頂洩水,另在扶壁的頂部,以一隻之滴水獸作為裝飾。修復後的鐘樓維持57M高,在尖塔頂端各有一對十字架。建築物的正面底層是多層的疊澀拱結構建築,形成正門的外框架,中間部分的玫瑰花窗僅剩原始窗框型,少了彩繪玻璃的鮮明色彩,而頂部則是有著雕花邊修飾的山牆。正門最上方為耶穌君王雕像,在最初聳立著耶穌抱十字架的聖像。

教堂內部地坪保存原始的花瓷方磚鋪砌,頂脊則和佘山天主堂一樣,呈現著外尖內拱狀。聖堂的主結構是64根大小立柱,再將每根柱石雕鑿成十根小圓柱,W.M.DOWDALL 應用視覺原理,讓很普通的立柱變為「束柱」,並在上下加以裝飾柱頭和柱腳,讓立柱的整體不感笨重。這是很典型的教堂設計,拱頂除了具備隔熱防寒的作用,更能讓傳聲的功能達到最佳狀態,無論是神父的話語,或是唱詩班的歌聲都能傳遍教堂的每個角落。另外, 教堂內部兩側設有小祭台共20座。

從側邊門進入教堂,屏風為隔出了緩衝區,讓進入聖堂的每一人能有調適的空間,以虔誠和平和的心前往神聖的殿堂。屏風前方擺著聖水盆,天主教徒進出教堂時,都會點聖水在額頭、胸口、左肩,然後右肩,形同畫十字聖號,在雙手合十。並默念著「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者,阿們。」。

撫摸著那一塊塊來自蘇州著名的三石之一:金山石,採自於木瀆金山,今以所剩不多的山石,這座天主堂卻因石材的穩定性得以保存。每位石匠都很明瞭金山石的特性,“鬼斧神工”用在金山石雕上,在也不為過。舉臂剁斧而下,切出的線條非常清晰完美,因此那一根根唯美的束柱,以金山石雕的‘斷柱接柱’表現下,更具極高的藝術價值。

步出天主堂,那座【耶穌君王】雕像正在張臂懷抱世人,猶如希望世人也張臂懷抱他人般。回想那位演藝圈朋友說的話時,“無私大愛”在這個社會何時才能深耕呢?

附註:

1. 藍蓮花:位於上海華亭路巷弄裡,就像許多老洋房,男、女主人熱衷中外藝術,常有同好前往小坐。經由演藝圈朋友介紹下,得知此非營業的聚會場所。

2.徐匯天主堂於世博期間開始給非教友參觀。入口處標示“禁止攝影拍照”,進入側門口的緩衝區有另一告示牌:請勿做….等事宜,如真須攝影,請洽工作人員。很基本的禮貌詢問下,勿打閃光燈、勿打擾禱告的信仰者,以及勿亂闖、亂摸,原則都會同意拍照。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原文刊於Anyway旅遊玩 2010.12.19

廣告

3 responses to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在徐家匯的【St. Ignatius Cathedral】教堂Say Good Bye

  1. 總鋪師擠完"巧遇廟會",連結貓妹網誌拜讀新作,
    巧啊
    台灣廟宇對上西洋教堂
    回台灣找時間再聊

  2. 非常喜歡教堂
    天主教教堂都比較華麗高貴
    不過旅程中看見如廢墟般斑駁色調的教堂也很讓我感動
    遺憾在台灣沒能再見教堂建築及莊嚴氣氛等等的感覺了

    這是一篇離開上海前很好的旅程回憶~~~

    • 喜歡教堂讓人有種安定的感覺
      特別在有著歲月痕跡天主教堂
      也喜歡廟宇的歡樂興奮的感覺
      特別是南臺灣一些迎神廟會裡

      的確是一段很棒的回憶
      再次到上海將如過客般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