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田輓歌

這畝花田,花謝花開
經歷多少個春夏秋冬
孕育多少代蝶飛蜂鳴
這年結束,悲歌響起
沒了花開,只剩黃土

把每趟出門都當是一段旅行,沒有距離的長短,沒有目標的遠近。每週的例行工地視察,也是旅行的一部分,看著車窗外飛逝的風景,看著上海的藍天白雲、日落彩霞。在每週短短四小時,四季變化盡收眼底。

有一畝油菜花田,曾位在徐涇東的某處。在驚蟄時分,雲層滾動著,和風吹拂著青嫩的枝枒,冒出了微黃的花苞。經過一個冬,春雷響起後,小黃花像極那隻隻的黃粉蝶,落在綠葉上。每每經過那不知名的田地旁,總會回首瞧那遍黃花田,直到被圍牆角遮住了視野。當地人說:「沒能種稻米,就讓油菜花年復一年的開與謝。」這是一畝沒有名氣的花田,至少在上海,未曾受人注目過。

這畝花田經過了多少歲月?沒有歷史可考。在奉賢地區的春天裡,人們一窩蜂去朝拜油菜花田,奉賢的油菜花田是否嬌貴許多?也不得而知。四月初的油菜花被風吹成一波波的浪花,這不知是第幾次回首了?美得讓人遺忘過去,只想把握最後的一遍金碧輝煌。於是忘了車外的細雨,忘了出租車碼表繼續轉著,為了留住片刻的時光。

持續著幾週的工地視察,油菜花結了籽,少了嬌羞的黃海,等待是那掉落一地的油麻菜籽。車子沒多做停駐,只是回首不免再讚嘆,出租車師傅總好奇問:「真有這麼美嗎?」想起了1984年的一部電影:【油麻菜籽】,電影的廣告寫著:「女人是油麻菜籽命,落在哪裏就長到哪裏。」而閩南人更把女人一生命運就像油麻菜籽,這不是所謂的美德與否,忍氣吞聲中,永遠逃不出宿命安排。在出租車師傅的語氣,油菜花如雜草般,隨遇而安的生長著。

經過夏秋兩季,熱鬧滾滾的世博結束了。2010.12.15上海飄著初雪,依舊去了工地視察,接近那遍原有的油菜花田前,聽到那陣陣打樁聲,僅僅一週的時間,花田被剷平,怪手進進出出,大型開發商進駐招牌正在立柱。

一畝花田的命運,就像油麻菜籽般,誰也無法預料,最終還是得認命。

廣告

4 responses to “花田輓歌

  1. 南部的冬天到處都是一片片
    等你回台灣時就可以年年慢慢的看個夠!

  2. 我也很喜歡油麻菜田
    這個季節的台灣應該也看得到了
    應該找個天藍看油麻菜田去

    我在德國時也曾被一大片油麻菜田震懾過
    開始回想在台灣時可能不太有時候及閒情注視這非常普遍的風景
    雖然非常普遍
    卻樸質的相當美麗
    從此我開始愛上了油麻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