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追逐消逝的蘇州河光影(二)

整個上海市有太多的“杜月笙老糧倉”,登琨艷的創作只是個特例。
上海市該拆是不容許影響總體都市計劃,建設是不容許有惻隱之心。
來自一位上海攝影前輩如此告誡我、叮嚀我。



整治後的蘇州河與黃埔江一樣的黃,河風吹、楊柳飄,河畔偶見遊艇高速行駛,濺起一波波白浪,清潔河面的船隻來回運行著,打撈著蘇州河的垃圾。漫步河堤,只見漲、退潮留下黃泥的痕跡,少了河污惡臭時,除了無法改變水的色澤,當地人稱它“上海的塞納河”,還真不為過,加上兩岸保留大部分的老宅、蘇州河的人文,蘇州河的歲月仍進行著。


南蘇州路1295號的“Shanghai Nightmare”受美國國際鬼屋協會IAHA頒獎,也是中國境內首家萬聖節鬼屋。它只是一座老倉庫,沒有其他重大刑案發生於此。好友Sharon Xu曾說:「蘇州河畔陰森森的,新閘橋附近有座鬼屋,入夜沒人敢在那晃蕩。」看來這座老倉庫的保存“懷古”特色,還真達到效果了。1295與1305號之間的小巷弄,一道生鏽斑駁的鐵柵門,隔絕來往想窺探究竟的旅者們,將鏡頭延伸入巷,只見地面層的窗戶糊著泛黃的報紙,二層以上的窗微開著,也不見任何蹤影,閉上雙眼深呼吸,一陣搖鈴聲從背後響起,那只是賣麻花的小販,騎著一輛老舊腳踏車漸行遠去,街道上只留下他的叫賣聲。

南蘇州路1305號,是杜月笙的遺憾,卻是登琨艷在建築舞台的“掌聲響起”,因這棟建築讓登琨艷榮獲聯合國教科文組獎項:傑出保護文化工作者。登琨艷就像那位叫賣郎般,騎著腳踏車沿蘇州河邊尋找商機,以輪迴來看,該說是1951年的機緣,牽引他注視這棟老糧倉,也使得杜月笙的名號再度出現在新上海,人們總不忘在WiKipedia或google查詢這位響噹噹的大人物。


1305號老糧倉並不供遊客參觀,尤其登琨艷的設計工作室總深鎖著,與駐點保安人員閒聊中,拍了幾張建築外貌,聊著郭博黑白光影、登琨艷的設計,以及杜月笙長埋於汐止山腳下。在保安帶領下,走入老建築的二樓,那是登琨艷辦聚會的場所,沒有華麗西式傢俱,簡單的長桌、幾張藤椅,一座類似講演的小舞台上,靠馬路邊地牆面掛著【雲山北向】的老匾額(註一),裂損的磚並沒被替換新磚取代,些微的澆灌粗混凝土、一根小木釘卡榫做為支撐補強。佇立於此空間,嗅到是老磚老木歲月的氛圍,光與影透過屋簷邊的氣窗,浮動在空氣中,是過去與今朝的塵埃飄動融合著,讓老糧倉在蘇州河畔繼續記載屬於它的故事保安人員開啟那道厚重的木門,跟著他走入登琨艷的秘密基地,每一踏階都能使人感受已逝的搬貨繁忙,原始的木地板、木梯留著深深的痕跡,是人走的、是小推車壓過的,百葉隔柵氣窗換成了大面玻璃窗,讓人更容易讀取老建築的歷史,和聆聽杜月笙與工人間的對談。因為登琨艷在蘇州河的開先例,蘇州河的歷史得以保存、延續著,也使得人們親臨此地,有所感動。走過新閘橋、跨過蘇州河,光復路423號(註二),正對著【杜月笙老糧倉】遙遙相望的一座舊廠房,原為蘇河藝術館,是座獨立、不以營利為目的、扶持年輕藝術家的展館,藝術創作者已撤離,大門上了鎖、貼著“招商出租”的字樣也褪色了,沒有過問遷撤多久,在藝術館的巷弄間,只留下老一輩的上海人,生活是6-70年代的模式,老人們的記憶卻是停留於“風光的蘇州河歲月”。一根斜傾、有著百年以上歷史的電線杆,雜亂無章的電線纏繞著,仍保有正常的供電。老婆婆從自家推出熱騰騰的手工豆腐,這種生活方式已是長久不變的,固定的地點(百年電桿旁)、固定的顧客、固定的收入,對她而言,足夠了。聽著她感嘆說:「一旦老宅被拆遷時,一輩子的窩、鄰居的情感,也將劃為塵土,只希望有生之年,不會遇到這情景。」另一位年長者說:「這區老宅、老廠房沒啥歷史事蹟可言,要記錄有價值的建築,該沿著蘇州河、光復路往北走。」跟著老伯伯的腳步,跨過烏鎮路橋頭,他抬手一指說:「這【四行倉庫】有著可歌可泣的歷史。」光復路195號,讓人懷疑它曾是“八百壯士”死守的倉庫?這不知是變裝第幾版的四行倉庫,與傳言的光復路1號有點差距,也不敢直問老伯是否參予那段抗戰歷史,他引領我到此,斗大的“四行倉庫”掛在建築物頂端。一位朋友瞧見影像檔說著,「看著哭了,被嚇哭了。對四行倉庫所存在悲壯的歷史,因現有建築外貌而破滅,為那位揹著國旗摸黑勇游蘇州河的女童軍叫屈。」而倉庫也變成了創意產業集聚區,但卻不允許外人入內參觀,雖有四個斗大的“四行倉庫”字樣,但也懷疑這是個山寨版、打著歷史名號的建築物,唯有再次漫遊蘇州河畔,走到光復路頭,才能證實【四行倉庫】曾有的歷史痕跡。
附註
註一:【雲山北向】語出於:【九日登望仙臺呈劉明府】唐.崔曙七言絕句
漢文皇帝有高臺,此日登臨曙色開。
三晉雲山皆北向,二陵風雨自東來。
關門令尹誰能識?河上仙翁去不回。
且欲近尋彭澤宰,陶然共醉菊花杯。
註二:有關蘇河藝術館建築歷史,建於1912年清末。最初是福新麵粉廠,後改為第一服裝廠,被列為上海市“不可移動文物”的建築之一。註三:在杜月笙老糧倉後側新成立的國際青年旅舍,將於五月底正式開幕,對於旅遊背包客而言,又多了一個不錯的休息小棧,更能就近感受蘇州河的人文。有關該住宿可參考SOHO蘇荷網址,或電洽青年旅舍親切的女主人林青:+862153750710,email:
sangle007@126.com


後記更新:中午,帶著三位攝影同好再度拜訪蘇州河畔,此次沒有前次幸運能進杜月笙老倉庫:【登琨艷的工作室】,只能在後頭的巷子繞繞,拜訪剛開幕的蘇荷青年旅舍。而跨過蘇州河,對面那棟福新麵粉廠卻開門讓這群意外訪客一探究竟,它的歷史勝過杜月笙的老糧倉,而投資者對這棟老倉庫的維護更花了不少心力,在不破壞舊有建築的前提下,加了許多消防設施。

離開光復路的老倉庫,一行人闖進了小巷弄間,最傳統的老上海生活完整呈現在眼前,除了撲鼻的尿騷味,適逢端午前,隨風飄來了陣陣的粽葉香,巷弄的居民相當熱情的邀約,「晚上來吃粽子喔!」和一般人對上海人的評語剛好兩極化,這才是最純樸上海人的個性。
走出巷弄後,沿著蘇州河畔,繼續往西藏中路方向前去,為得是揭開【四行倉庫】之謎,真正的四行倉庫到底還保留多少歷史的痕跡?而光復路195號標示著【四行倉庫】斗大的金字,卻已不見蹤影,似乎知道自己是山寨版、歷史所載的四行倉庫。
繼續沿河往北走,接近晉元路口,又發現一座【四行倉庫】斗大金字的建築物,看來當初四行倉庫三區的建築,如今都想跟歷史沾上一點邊,而真正和歷史有關聯的建築,卻只是三區之一。光復路一號【四行倉庫】入口有著江道涵所提【上海四行倉庫】,而整棟建築物已不見歷史痕跡,唯一能代表歷史的見證:謝晉元將軍的雕像,以及牆上所掛的歷史記載。
就像那位來自上海的攝影前輩所言:「上海有太多歷史建築,如果為了保有歷史,卻阻止了都市的發展,那是讓上海無法達到今日的盛事。」我們在此扮演著是過客?還是歷史的記載者?在本地人來看,永遠無權參予去保存珍惜他們的歷史,而那支最老的電線桿上,有著上海僅存的鐵葫蘆受電器,在整批拆遷後,人們也只能在四位闖入民居的過客攝影記錄看到了。

 

原文刊於Anyway旅遊玩 2010.05.23

廣告

2 responses to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追逐消逝的蘇州河光影(二)

  1. 也許四行倉庫對上海人沒什麼重要性吧!
    看後記那一段話真覺得蠻可悲的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