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江南水色】:在【夢裡西塘】,真能纏綿夢裡嗎?

不斷地思索著如何著筆【夢裡西塘】?

在11/09中天電視的【文茜世界週報】專題之一:探訪西塘追夢人,前提把西塘與夢境畫了等號。在文史記載的中國江南六大水鄉古鎮中,西塘被描述成夢境般,西塘真能讓人魂縈夢牽嗎?是否選擇另一種方式塗鴉西塘,就怕自己魂真的掉在西塘,找不回該走的路。

對上海人而言,搭乘旅遊大巴耗時一個半小時,就能親近西塘尋夢。選擇秋後出遊,最大的好處:大巴發車在九點一刻,不需一早起床,輕鬆上路。然而上海小姑娘生活在上海25年,卻不曾到過六大水鄉古鎮,這趟西塘挺像帶小孩出門,兩人相約世紀大道地鐵站,搭上地鐵四號線前往上海體育場,小姑娘更不知道旅遊集散中心的位置,就像小學生遠足般,背包裝滿的小零嘴,還有母親為她準備的一袋小番茄。
之前就提過了,上海天氣挺像上海女人,「脾氣來了,啥都說不準。」一早出門,薄霧微陽,相當適合出遊的好日子,大巴開上延安高架後,車速還算正常,漸漸接近虹橋樞紐時,開始有回堵現象。告示燈標著:「G60因大霧封閉」,核對道路指標,那是往杭州方向的內側兩道路。小姑娘說:「我們的車在外側車道,應該不受影響?」好景不常,旅遊大巴慢慢開進受封閉路線,動也不動的停在路上。讓人想起99一個人困在中山高返鄉車潮,從台北到高雄耗時八小時,下午出發,晚上九點還在九如交流道。這下慘了,常對朋友形容「上海起大霧,猶如霧都倫敦」,頭一回帶著小朋友出遊,竟被大霧困在高架道上。

小姑娘的男友來電,問她到了西塘嗎?接著是小姑娘的媽媽也來電,問她冷不冷?就這樣被困了半小時後,問了大巴司機:「師傅,我們也是要走G60嗎?」司機回答:「是啊!」接著對小姑娘說:「那把零嘴拿出來吃,打發時間吧!」

接著隔壁車道的大巴司機走過來,和旅遊大巴師傅聊了一下,似乎他們更慘,已經困在此處一個半小時。車內開始起騷動,幾位年輕上海女人開始罵司機,再加上一位老頭的命令氣勢,硬要司機改道下高架,司機也不甘示弱對嗆。坐前排的旅客就是有義務當和事佬,再來給小姑娘一個文明的教育,對著司機說:「不急、不急,平安抵達最重要,大霧急不得。」同時對司機使眼色,要司機大哥消消氣,只有笨旅客才會跟司機大哥起衝突。

受困一個小時後,起風漸漸吹開了濃霧。大巴司機眼見耽擱許多時間,加快行駛。道路兩旁是黃澄澄的稻穗在風中飄盪著,嘉善盛產稻米,金黃色的稻米也是黃酒主要原料之一。從上海到達西塘整整花了三小時,而西塘在薄霧圍繞下,真如夢境般。

西塘舊稱胥塘,或斜塘,位屬嘉善縣城的一座小鎮。在中國,只要被稱為“古”的城鎮,就能牽扯出歷史久遠的文史記載,而西塘的地理位置來看,又有吳根越角之稱,字面上就能端倪出,她在春秋戰國時代的重要性。  

長江三角洲流域是多數魚米之鄉所在,江南水鄉古鎮依傍著三角洲的地勢,無論是富賈發源的南潯,或是人稱夢境的西塘,人們總是豐衣足食。西塘的人們在恬靜過生活,傍水過活,早在元代時期,古鎮有了基本市集雛型,而這座古鎮沒有先前走過的四大古鎮氣派的【大宅門】,在臨河的家家戶戶門前街道上,卻有著遮雨防曬的廊棚。猶如漫步頤和園的長廊般,但是相當樸實。

西塘的城鎮規劃如其他古鎮,維護著舊時的民居,除了藉由河渠區隔新舊街市,在部分未臨河處以矮白牆黑瓦做屏障,把一整座明清時期的建築群落,維護的相當完善。江南多數古鎮都有著相似的建築風格,那是徽派建築隨著徽商進入太湖流域,更多的從明清時期延續至今,於是遊走在幾座著名古鎮裡,也能彷如置身【臥虎藏龍】的徽州宏村般神遊。

話說徽派建築的經典特色:【馬頭牆】,其主要功能類似現代建築的防火巷,在人口稠密、聚族而居的江南,建築密度甚大,沒有大宅院落的民居群落,緊臨的戶與戶之間,靠著二疊、三疊的牆體區隔、防火。而【馬頭牆】的高矮、層疊並不代表地位或財富,僅僅很純粹的建築機能“封火山牆”。多數的江南古鎮為求商機,新建的仿古建築也維持著【馬頭牆】的風格,從西塘古鎮的牌樓進入,入口查票建築頂部也是【馬頭牆】。然而西塘給人的第一印象,不同於其他幾座古鎮,似乎有點荒涼,說是夢境的開端,還真不為過。

沿著指標往內探,迎面是新建的仿古商店街,依然是徽派建築。跨過小橋進入景區,瞧見古色古香的廁所,牆面掛著“七老爺廟公廁”,這是旅遊套票的一個景點之一“七老爺廟”。公廁上的文字包括:簡體中文﹝給中國人看的﹞、英文﹝國際通用語言,給懂英文的人看﹞,另一種文字似乎表現出此國家與中國【挺友好】:韓文。走過幾座國際大城市,日文總會出現在導覽說明,看來西塘蠻排日?

西塘的第一個景點讓人永生難忘,不是切身之痛,但也參予其中。同行的上海姑娘被坑了200元人民幣,這也是我在解說那篇【中國旅遊的50句忠告】特別叮嚀,所有的手法一貫,你是無法想像如何被迷魂了?其實在04的杭州、寧波之行,家人也曾遇到類似金光黨,而自己也被其中一位角色當頭一拍,瞬間被抽掉緊夾於坐椅間的舊筆電,若說這是中國才有的不法行為,並不這麼認為。在多次獨自旅遊歐美過程裡,見識過其他遊客被扒、被竊,而事發絕對有因,那次的突發事件,乃因家人表現大款,在巴士站大剌剌掏美金、加幣和台幣,為得是找小額人民幣買礦泉水。

【七老爺廟】就像一般道關廟宇,被供奉的都有個稗官野史偉大事蹟,敘述明代一位金姓運糧官開糧震災西塘百姓,後因得向朝廷交代,以身殉法,這位金姓官員在家排行第七,於是當地人感念他的德澤,蓋了廟宇供奉著他,此廟也稱為【護國隨糧王廟】。而說到明代這位金姓運糧官,讓人想起上海浦東的“社庄老廟”由來,也是出自明代金姓運糧官開糧震災、以身殉法的故事,而社庄廟供奉是在家排行老三的金姓運糧官。不得不讓人聯想,明代有一姓金的家族,專門從事運糧事業。:-P

沿著廊棚往西塘深處走,不起眼的小戶門落旁,掛著“進內參觀拍攝,把醉園的美留在記錄中”。這是典型的西塘人家:版畫家王亨的居所。七十多歲的老先生正是王亨本人,其世祖是清代詩人、書畫家:王志熙,父親也是知名書法家王慕仁,其子:王小崢更是青出於藍勝於藍。醉園的長廊有著典型【美人靠】﹝註﹞,古老的木格花窗沒有南潯的華麗,依窗的綠夢與竹葉下,花窗顯得更加樸實。

步出醉園,晨霧未盡散,似乎一切仍沉醉著,沒有周庄、同里的小販喧囂聲,西塘的居民步調很緩慢,流水也是悠悠地,真如夢境般?也引來許多追夢者圓夢?因為風吹不起漣漪,風吹不散薄霧,讓整座西塘古鎮沉睡著?

過度夢幻的景象,不是商業手段製造的,純然是人文風情和自然融合而成。若沒了商機,僅僅入口處新建的仿古商店,又如何維持古鎮的開銷發展呢?早幾年來此追夢的人們是否真生根於此?就像初次探訪水鄉古鎮,總希望瞧見不同風貌,卻又發現近似的景觀,眼前的沉靜的氳氤倒影,就是【夢裡西塘】最佳寫照。

直到瞧見賣著西塘的特產典型的小店街,揭開了變調西塘的面紗。或許是秋後時節,旅遊氣氛淡了,沒有過多的遊客,但“客棧”數量多的嚇人,從兩步一小間,三步一大間客棧,讓人心中會認為:「原來西塘的特產是客棧。」

無論是咖啡館、酒吧,或是餐廳,總是有供應著床位,就算掛著【客棧】兩字,差異在於有沒有供吃的。而取個好聽名字“雅居”或“小築”,這似乎和古鎮又不搭嘎了,還不如直接叫為【客棧】,更為貼切。來此地旅遊,應該不用擔心沒房住。            ↑難以想像在昏暗的小弄裡,還藏著無數間未掛牌的民居兼客棧。

一座小白牆上,提供住的牌招就好幾塊,每家相安無事,就看遊客自己選擇。

幾乎所有民居兼營的客棧裡,有著新與舊的設備:雕花大床、無線寬頻。

猜想這家【古道咖啡驛站】是追夢者圓夢之處。酒吧牆面掛滿空酒瓶,是曾經,也是記錄。

即使喚了名稱,仍是無處不在的客棧。

一票老人依坐在【美人靠】,吹拉著不知名的古曲。沿街朝西走,西園藏在街道上,雖為江南大戶人家建築,院落的佈局與蘇州山塘古街的幾分神似,大宅院卻沒有過度華麗妝點。整座園子興建於明代,純屬大戶民居,最原始的主人姓朱,沒有特別的文史記載他的事蹟,而現今開放為觀光景點之一,園內有三間展廳,分別為:“朱念慈扇面書法藝術館”、“百印館”、“南社陳列室”。

特別提一下“南社”組織,成員多半以提倡推翻封建的清王朝,建立民主共和政體為志的江南人士。
無論是醉園、西園,或是王宅和倪宅,只不過是維護相當好的民居大戶,而與其他具有富賈仕紳的水鄉古鎮比較,西塘的建築簡單許多,唯一顯露大戶人家的宅第,在於入門的高階沿,將近一尺多高。

即使隨處可見客棧,商業氛圍也淡了些,沒有招攬客人的吆喝聲。老人們做做手工活,擺在架子上,來往的遊客有興趣問問,鮮少見到花錢帶走的。依水的人家都有河埠,這也是江南水鄉共有的特色,老人家還是習慣取水洗滌、浣衣洗米。

在同里有條穿心弄,而西塘的古弄更具別樣的風韻,就像藏著許多不為人知的小秘密、流逝的光影,不走進古弄裡,無法窺探揭開西塘另一層面紗。在122條弄堂裡,以一條名為【石皮弄】最著名,這又牽扯到建築有關的細節,弄堂全長68公尺,最寬處1.1米,最窄處緊80公分。有文史記載,為此弄在雨季不積水,整條弄堂底部是條下水道,在下水道上鋪蓋厚度3CM的石版,全長弄堂共費216塊石板,以石板的厚度來看,猶如薄皮,故稱為石皮弄。

而另因最窄處僅僅80公分寬,如果兩胖子在此交會,難保不擦牆貼肚皮才能閃身而過。上海小姑娘瘦挑的身材走在石皮弄上,依舊輕盈。

在西塘,就像是看一本古書般,房子老、地上的磚老、人也老,即使不可能的任務第三集在此拍攝,從金茂君悅大廈轉而追逐至西塘,帶來了更多人潮看西塘,沒有留下太多年輕一輩。老人家習慣昔日的生活模式,打打毛線鞋,賣賣手工點心,如麥芽糖、豆腐腦,或者令人掩鼻的臭豆腐,老人家眼裡的生活就是這麼簡單。

西塘的觀光是業推展也是近幾年開始熱絡,藉著阿湯哥炒熱了,但沿河的民居依然過著自己的生活。

搖櫓的漁夫藉由鸕鷀補魚,搶走了鸕鷀嘴邊的大魚,這是典型的江南水鄉生活寫景之一。所不同之處,西塘的漁夫沒將補魚的過程當成表演,純然是一種生活模式,無視遊客的相機聲此起彼落。

多半的老人深居西塘,或許這是他們一輩子的夢,夢不曾醒過。而追夢者只是炒起了西塘的商機,至於是否能像老人們擁有夢,只待多年之後,驀然回首【夢裡西塘】,才能真正感受這場夢是否真來過。

 註:話說【美人靠】,源於吳王討好西施而建。依水的廊棚總有設置美人靠,西塘的方言又稱它為【鵝項靠】,主要其形像隻鵝頸般,西塘的方言音同【吳王靠】,俗話就說:「美人靠靠美人,美人不靠靠不美」,最後【美人靠】也變成了每人靠。

原文刊於Anyway旅遊玩 2010.11.30

廣告

2 responses to “【行腳江南水色】:在【夢裡西塘】,真能纏綿夢裡嗎?

  1. 各式各樣客棧的名字還真是有趣!^^

    像這種古城小鎮真的似乎都留不住年輕人
    到處都一樣
    可能也因為這樣
    這種古老的風味也有幸存留下來了
    看旅客人潮來了又去
    不變的卻似乎是那裡的老人
    活在他們那麼自在的世界裡
    這是我看完此篇文章的感覺~~~

    最後【美人靠】這個也很有趣!^^

    • 我的同學說,水鄉古鎮看來似乎一樣。
      江南水鄉古鎮相似的原因來自於建築,
      徽州商人遷往太湖流域之後,
      把徽派建築也帶入江南各地,
      無論是水鄉古鎮,或者寧波,
      建築的外貌馬頭牆幾乎一樣。

      邱吉爾曾說過,
      人建造房屋,房屋塑造人的個性。

      也因此居住在江南水鄉的人們
      生活習性多少有些神似。
      連標榜地方特產都一樣,
      水鄉都有賣臭豆腐、芡實糕、豬蹄,
      各個水鄉古鎮都說是他們的特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