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晚安

Good Morning, Shanghai
Ich liebe dich, my love
Good Night, Mr. Germany
How r u today?

王文華寫過一篇“白天紐約,黑夜巴黎”,那篇文章象徵他的人生前後兩個階段。而巴黎和紐約時差六小時,若不以人生前後生活的階段看待,白天與黑夜的時差,剛好是每天早上開電腦的那一刻,清楚的寫著我倆相隔的距離。

何時開始收集郵票?應該從上百張的明信片開始。而自己也開始學會即時分享旅遊。今日下午通知“熊貓”弟弟2011年曆寄出了,上海到巴西竟然耗費半個月,似乎讓人覺得不是航空郵件,該不會是走海運?“熊貓”弟弟感動萬分說:「沒關係,這輩子第一次收到。」在半個多月前,“熊貓”弟弟從聖保羅寄明信片來上海,薄薄一張明信片的郵資還頗貴,於是,又開始想辦法取下那些郵票。

“熊貓”弟弟說:「S姐,郵票都是像貼紙一樣,你要怎麼取下來?」心想,歐美國家的郵票改成貼紙型式之後,不知集郵的人還有多少?想想那上百張的明信片郵票,都是經過溫水浸泡,退掉貼紙背面的白膠,郵票與明信片再夾入一本本建築技術規則,和厚厚的建築法規書籍內,每張郵票就像他說:「彷彿陪同著他去旅遊。」也是心靈旅遊的過程。明信片依舊在寄出中,不管是義大利、奧地利,甚至最近的匈牙利,每張飛越歐亞大陸的郵票,輕輕的卻是無價。

到底是誰出的餿主意?一張張郵票變成貼紙,在人懶的同時,有些意義卻全失了,他曾說能找到傳統郵票時,一定用一般膠水輕貼。晚上又把幾張明信片的郵票給取下了,這回是用吹風機慢慢的退膠。最後的結論,巴西的郵票紙張很薄,和德國的郵票相差甚大,郵票退膠過程是戰戰兢兢,但也答應po上照片給“熊貓”弟弟驗收,同時分享他寄來的所有郵票。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