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2010 The 8th Shanghai Biennale:REHEARSAL巡回排演

“Biennale ”是由義大利文直接轉成的英文名詞,泛指兩年一期的重要展覽。從原文來看,可追溯Biennale的發起國家─義大利,一個開啟文藝復興的國度。若說法國藝術是世界藝術中心,從巴黎蒙馬特、塞納河畔孕育多少位大文豪與藝術家,但卻無法取代每位成名藝術家、大文豪默默無聞的起步過程中,都得踏上義大利去朝拜一番、學習與磨練。

1895年國際第一個雙年展在威尼斯設立,吸引了數十萬人的參觀,經歷百多年的威尼斯雙年展,在國際藝術界更被稱為【雙年展之母】。就像一股藝術洪流,在歐洲掀起,也讓義大利再度取得藝術領導權。就如義大利人的個性,對“藝術”的包容不單指古典藝術,雙年展的藝術展覽更含蓋了音樂、電影、戲劇和建築等等。這個具悠久歷史世界性的威尼斯雙年展,迄今有百餘年歷史,就如同藝術界的領航者,引導著各國雙年展,讓當代藝術相互接軌。

在各大洲較具代表的雙年展,更是當代藝術爭相參與。如歐洲:威尼斯雙年展La di Biennale Venezia、威尼斯國際建築雙年展Mostra di Architettura di Venezia、柏林雙年展Berlin Biennale、慕尼黑雙年展Münchener Biennale和鹿特丹國際建築雙年展Internationale Architektur Biennale Rotterdam。亞洲:上海雙年展Shanghai Biennale、台北雙年展Taipei Biennial、雪梨雙年展Biennale of Sydney和光州雙年展Gwangju Biennale。美洲:聖保羅雙年展Bienal de São Paulo、紐約惠特尼雙年展Whitney Biennial和哥斯大黎加視覺藝術雙年展Bienarte等。

台北雙年展從9月展出,11月中旬閉展,相關訊息在北美館仍可參閱。而上海雙年展從10/24至隔年02/28展出,以【巡遊、回歸和排佈、推演】的開放性、流動性為主題,打破僵化和樣版的展出模式。就如威尼斯雙年展的藝術價值在無國界、無區分,從世博展場轉向打破疆界的上海雙年展舞台,舉辦單位期望帶給人們是一場新的視野感官,從一場世博對上海文化的注入,到另一場由雙年展的觀念輸出,到底中國藝術界能接受多少?能否打破人們對【拷貝、複製的中國】主觀意識? 

一如過去各項展出,在這個人口密集、與世界接軌的上海市裡,周休二日的上海美術館入口處,大排長龍的盛況,令人懷疑進館是看展?還是看人海?除了世博親身體驗之外,在假日的雙年展展館更印證一句話:「中國的人口多的驚人。」於是放棄週休湊熱鬧、拍人影,選擇了多數人都有【週一症候群】的下午,帶著員工看展,為其開啟建築以外的藝術之門。過去曾有類似的經驗,帶著對藝術完全沒接觸的小朋友看展,得到兩種結果:一是走馬看花後,坐著等我;二則跟前跟後問一堆問題,給了簡介也不看,有導覽介紹也不聽。有時覺得是自找麻煩,或許現在被磨平了,帶人看展也不覺得麻煩。

此屆的上海雙年展秉持著過去七屆的“海納百川、追求卓越”城市精神,並延續世博文化的輸入,藉此展現中國文化創新的能力,以及吸取世界頂尖文化的胸懷。於是在此屆雙年展中,從開放性和流動性的擺設作品,可看出每件作品從起始至完成,猶如記錄著歷史軌跡、時間與環境互動,讓每位參觀者有著參與感。一個主題:【胡志明小道】,延伸是【長征計畫】,從傳達中國、越南和柬埔寨、老撾有著類似的思想與藝術,在深入探討複雜記憶的思想與藝術。

一幕幕、一場場的主題與對話,從五月開始,在歐洲、亞洲和美國進行遊牧式“排佈推演”,直到九月底結束,10月份總結回歸主展場。將三次排演的藝術創作與生產,呈現在上海美術館的開放意識實驗劇場裡。

用一種意識形態表現著社會結構,在巨大展品對面標示著華爾街、金融震盪等畫作,並相互對應對話。

【JR】一位讓人摸不透的著名攝影師,攝影作品的張力與構成總是讓人驚訝。另一位是中國的雕塑家:牟柏岩,以胖子為題材,作品曾被評為充斥著荒誕與怪異,用胖子將中國經濟邁向富裕,表現出滑稽與趣味性,加上高腳紅酒杯替代,融入中國民俗風情的拔罐,一種當代藝術也是嘲諷,肥胖漸漸充斥的中國社會。

除了胖子,從攤著瘦巴巴的杜賓狗,一旁擺著一鍋白白的山東大饅頭,視覺往後延伸至慵懶的白貓,就像一部戲劇拍攝手法,慢慢靠近窗邊,彷彿透視著午後陽光灑落的花園,隨著攝影機的角度拉到門邊,一盆紅通通的炭火,家的溫暖代表著幸福不遠。

此次雙年展裡,也發現了熟悉的作品,那是2000年在普拉多美術館拍下的兩幅畫,與現今的數位影像做了比對。來自【西班牙籍的傑出攝影藝術家Ouka Leele女士】的作品,將 Rubens的Las tres gracias、以及Diego Velazquez的Les Meninas透過數位影像詮釋,就像對歷史的重新發現,以一本舊劇本重新排演,成為今日的新戲劇。

而在展場的演示中,多媒體也佔了大半部分。像是一部名為【瓷器】的影片,透過電影拍攝道具,在壓克力罩子反射出瓷器的魂魄,彷彿傳達著電影主題裡,來自前世一位女子的身世,今世藉由瓷器尋找著前世所遺留的點點滴滴。而另一部影片也是類似時空交錯的場景,從大海的浪濤中,交待著時間光陰的流逝,也包括歷史的軌跡。

多位中國當代藝術家的排演裡,讓人不得不去思索一個問題,這也是看著法國、西班牙和義大利的傳統藝術之後,對於現代藝術的生產、創作,科技不斷演進,許多當代藝術家也藉由科技去跨越創作手法。

接觸不少的中國當代年輕藝術家,也開始對新一代作畫的過程有所質疑,不管是拿著炭筆勾勒草圖,或者油彩刮刀直接作畫,似乎這種用心作畫者已少了。

那年在蒙馬特畫家村看著街頭畫家作畫,是從最基礎、傳統方式開始下筆,每筆都是代表著成名前的痕跡。而在普拉多美術館裡,瞧見一群群學生拿著素描本模擬勾勒,沒有藉助任何科技手法。而今在中國,聽聞美術院學生拍照、複印在畫布,在塗上油彩,一幅幅快速完成的作品,卻已失去了生動的對話。

那幅小油畫標題:【The Well Already準備好了】來自法國Marlene Mocquet作品,讓人感到是如此詼諧幽默。到底經過世博文化的輸入,與上海雙年展用心排演下,未來的中國藝術界新一代真的Already?如果這場盛會確實是藝術排演,那代表著歷史沒有終點,藝術史也是懸而未決。

在鏡頭下,藉著光影,雖看到時間在演進中,然而,中國新一代追求富裕的方式,卻是以速食排演法取得利益,令人懷疑到底能讓雙年展的最終目的達到幾成?

原文、影像刊於Anyway旅遊玩 2010.11.25

廣告

5 responses to “【追逐上海灘的五光十色】:2010 The 8th Shanghai Biennale:REHEARSAL巡回排演

  1. 感覺得出來你對藝術有很精湛的見解
    寫作也非常吸引人~~~

    的確藝術浩瀚偉大卻也貼近人性~~~

    我父親也是師範體系的耶(師院?師範?有點搞不清楚早期的名字!)
    他也修音樂,
    好巧!^^

    • 我的父親是旅順師範
      好遙遠的地方
      後期又到奈良念音樂

      我是教育界的逃兵
      屏東師範畢業的…:-p

      p.s. 師範學院又簡稱師院
      但我們同學總喜歡稱說師範
      師範師範調侃變成吃飯畢業

  2. 對當代藝術的發展
    我從在台灣唸美術系時便開始思索也開始慢慢的懷疑
    最後也只能說我離主流潮流越來越遠
    現代藝術琳瑯滿目卻離藝術的本意越來越遠
    而藝術究竟能發揮什麼作用?代表什麼?也已經越來越模糊
    說真的我不是很喜歡搞腦力比賽的藝術呈現方式
    藝術可以充滿哲思
    但卻不應該是利用哲思或反叛等思考方式來解釋藝術
    對我藝術這條路一直是很美好的
    但也很艱難與沉重
    我寧願相信藝術應該是可以美化心靈的

    我覺得這篇很不錯!謝謝你的分享!

    • Dear Lu,
      我受父親影響很深
      他唸師範主修美術、副修音樂
      都是屬與古典藝術的一部分
      雖未步父親的後塵
      但在主修幼兒教育時
      美術與音樂是必修學分之一
      接觸就是以古典藝術為基礎
      但在視聽教育與攝影課程中
      讓我學會懂"海納百川"道理

      在欣賞之餘….
      總會反思對社會的影響力
      也謝謝分享你很棒的見解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