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四南村,聽不見的幸福敲門聲?

是達文西的密碼?
還是符號與象徵?
當幸福來敲門時,
就怕聽不見聲音! 

在1997那趟巴黎旅途中,記憶猶新是“滿地地雷”的街道,以及特殊的“吸屎”摩托車,不知是巴黎的狗狗吃的食物特別?還是巴黎市政整理道路用心?以一位外來的遊客而言,巴黎歡迎到訪者的方式,是讓人感受特殊的“狗屎運”。在巴黎踩不到狗屎的人,還真該簽樂透。

時光飛回2010的台北,東區有座老舊眷村:【四四南村】,眷村瞧不見過去的景象,僅剩下是矮矮的房舍,和鮮少的人跡。而這眷村是國民政府撤離到台,安置軍眷的第一處,如今已不見當年的模樣,拆除大部分房舍,所剩的矮房也改為【信義公民會館】。印象的“竹籬笆外的春天”是眷村的寫照,過去在生長的環境裡,也曾在眷村晃蕩過,同儕好友許多來自眷村的小孩,竹籬笆、石灰、紅磚、黑瓦片和木材,構築了眷村矮矮、仳鄰的房舍,似乎像是傳述著軍人們【豈曰無衣,與子同袍】,眷屬們也是情如同袍。 

然而四四南村後期的住戶並非任軍職,雖名、型為眷村,多半是軍事民生用品生產線的職工,這座老眷村經過多年抗爭、協調後,終究走入歷史,僅存的一些房舍,保有過去眷村生活模式的樣板,成為攝影者懷舊掠影之處,即使文化界有心經營、整建,經過多年的計畫進行,仍不見有規模的推動,於是人煙更為吸少。 

在七月最後一個週一的午後,連續多日的雷雨,台北天空烏雲壓得很低,並不適合攝影者外拍。然而不知哪來的勁驅使著,從市府路慢步走向莊敬路,街上遊蕩的人挺少的,多數人都躲到冷氣房內,自己卻背著龜殼般的大包,想去拍拍老眷村的風貌,對“它”沒有任何印象,偶爾在網路瞧見的圖檔,也是一張張特寫鏡頭。從莊敬路第一個巷口左轉,【信義公民會館】斗大的字樣,幾座公共藝術雕塑,抱著看【華山創意園區】的心態,希望能嗅到些微的人文氛圍,或許時間點不對,也可能整區的公共設施不完備,數得出在此流竄的“活”氣息。 

拆除了太多,留下的無法呈現出原有眷村特色,為了迎接2010花博,加妝許多綠意,類似的防空洞、機電設備,栽植草坡、爬藤小小牽牛花。空氣的濕度達到最高點,雲層壓得更低了,透過框框的視野並不清晰,鼻子嗅到的是陳腐的味道,搞不清楚是木材老舊?還是汙水下水道冒出的氣息?直到腳底一陣軟,「Shit」一腳踩在草坡上,不知是哪位溜狗人士留下的【黃金】千萬兩。朋友曾說,我是那種沒有踩到Shit的“狗屎運”,這莫非是老天在暗示【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沒有太多心思注意眼前景象,一路走在四四南村,只想著:「該如何除掉那一大塊屎餅?」遇見三位拾荒老兵,用著異樣的餘光瞧我,溜進了公共廁所洗手檯,抬起單腳,薄弱的水流,試著沖掉那臨來一腳的好運。

離開四四南村後,多數噗友慫恿我去買張樂透彩,我回問大夥兒,描述著當時的情況,是否有人能理解老天爺的明示,最後的結論:「搞不懂老天爺敲門的密碼暗號」 

後續胡言亂語:

一、哈哈!7/26的狗屎運,在7/27的“649彩”總算看透解答。【03 15 33 38 44 49, 30特別號】

踩狗屎的時間是一點十五分;33始終是我的幸運號碼;男人代表8,三位拾荒老兵就是38;四四南村也出現在44;踩狗屎就該罵死狗,就是49;整串數字前後兩號連起來0330,又是離不開我的Lucky no.。 

二、7/27上午做了一項聽力測試,醫院判定達中度聽障程度。這已經是多年的隱疾,而從未想申請一本聽障手冊。從小就耳神經受注射藥物殘害下,萎縮並造成長年的24hr.蟬鳴叫,聽不見高頻率障礙。原來,7/26「當幸福來敲門時,是自己沒聽見囉!」而聽障幾十年後,8/23坦然地領了生平第一張“身心障礙手冊”。

三、到人煙稀少之處,絕對要小心暗藏的地雷,更別因為所謂的“狗屎運”,也想去開老天的那扇【幸福之門】。

原文刊於Anyway旅遊玩  2010.08.02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