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人文台灣】:難以抗拒豔陽的熱情島嶼【澎湖/馬公】

如果說,新竹是座風櫃之城,
那麼澎湖就是風串連的島嶼。
如果說,綠島是被火球燒透的小島,
那麼澎湖就是距離太陽最近的島嶼。 
一顆把弄手中的文石章,那是20年前“他”給的記憶,試圖聽取那文石傳來的海濤聲,卻不曾踏上那串島嶼。練習曲中的一段話:「許多事現在不做,將來也不會去做。」於是在那炙熱的八月中,離開台北、往台灣第四座島嶼飛去,圓20年前生命中的一個夢,聽20年前被遺棄的浪潮聲。
 
清晨的台北街上,人們還熟睡著,背著沉重的行囊,趕往松山機場搭最早班、飛往馬公的飛機。這是我與小米回台的另一次放逐心靈之旅,【和風藝宿】(註)的女主人已在機場候著。在享受一個人的旅行中,愛上了民宿,它在每段旅程扮演著歇腳處,卻更像每位旅者另一個家,【和風藝宿】成了小米與我位在澎湖的家。
 
澎湖由馬公、湖西、白沙、西嶼、望安、七美等,一市五鄉90座島嶼組成的島縣。“澎湖”是離島之旅的第四座島嶼,就像練習曲那段台詞所說,如果少的一股衝動和瘋狂的想法,這輩子應該會錯過熱浪中的島嶼:澎湖。記憶猶新的七月盛夏【綠島小夜曲】,在60++的防曬措施下,正午兩小時的烈日燒烤,當晚焦紅起泡的雙臂,免費的換了一層肌膚。
 
於是澎湖三天二夜放棄了防曬¡油的速成換膚法,租了輛重機,開起深度人文遊蹤。馬公主要觀光景點位在靠近碼頭的市區南側,從馬公老街探索澎湖人的風俗民情,在紅磚瓦屋、木拉門併立下,沒有傳說的咾咕石屋,構成了老街風貌。一條小巷弄稱作【摸乳巷】,巷弄寬度剛巧能兩人閃身而過,至於“摸乳”並沒如鹿港窄巷名符其實。老街店家多數以手工藝維生,或許到達馬公太早了,老街顯得相當寧靜,空氣中迴盪著遠方的海浪低沉拍擊聲。
 
 
 
 
 
 
 
 
 
 
 
就像台灣臨海的每座小漁村般,討海人虔誠信奉媽祖,馬公的有座數百年老廟【天后宮】,沒有了湄洲媽祖渡海的味道,而每片門窗扇、木榫深褐的沉重,已將海的氣味滲透入木頭最深處。導遊職業化的訴說湄洲媽的神跡,一團團的遊客打哪來,不得而知。實際上,澎湖應該屬於慢活、慢行的島嶼,即便起早靠海吃飯的澎湖人,不徐不緩的步調,街道間的號誌燈更是慢節奏閃動著,在此聽不到呼嘯而過的機車排氣聲,沒有跟隨遊客群的腳步,沿著湄洲媽的宅第旁,繼續循著古一口水井的泵浦聲,如同洗衣機的節奏,那是幾百年的老井【萬軍井】,泉水仍然湧冒著,井的對面是小米的老祖宗宅院:“施公祠”,主祀神像:施琅將軍,原名“施將軍廟”。若以康熙23年間初期建立的“施將軍廟”回算,應有400年歷史之久。
 
此時老街店家陸續開門迎客,澎湖的豔陽把景物變得繽紛亮眼,沿著中央街轉惠民路走,一口老井四個口,乍看如似四座相鄰的水井,這也是有典故的老水井,人稱【四眼井】,這座老井泉水源源不斷,至於它的歷史有多久,只留下種種的稗官野史供人參考。而【四眼井】位置附近的老中藥行:乾益堂中藥行,在1918年建造時,把閩式風格結合了巴洛克建築風,成了老街巷弄的獨特風貌。
 
離開老街後,重機飛馳在酷熱的日光曬烤下,發現自己的雙臂與雙腿漸成酒紅色,想起一早在老街瞧見的“曬傷急救站”,當時還覺得不可思議。從民族路轉中山路往金龍路方向,這是頭一回碰到有關警察文物的展館:【澎湖警察文物館】,但時間相當不湊巧,展館休館中,也不知裡面到底展些甚麼文物?
 
一座老城門【順承門】位於在中山路與金龍路交界,由城門上頭遠眺馬公商港,一艘大郵輪停靠港灣,城門的階梯口有告示牌,說明這座城門121年的歷史,以及延伸城牆在軍事上的重要性。順著金龍路城牆邊往北行駛,靠近狹窄的介壽路邊,是一批批老舊眷村房舍,眷村住家似乎皆已遷移,老舊的房舍正進行修復中。在眷村裡,有兩位著名歌手成長史,一位是讓人們對澎湖有著深刻印象、演唱“外婆的澎湖灣”的潘安邦,另一位則是以高亢歌喉唱著“大海”、卻英才早逝的張雨生,兩人的家也成為遊客到訪之處。
 
日正當中,繼續朝觀音亭與西瀛虹橋飛奔。迎面的海風夾帶著鹹味,鹽巴雖是冷卻劑,讓人一時之間不覺得日曬與海風的可怕性,就像在鐵板燒上,廚子輕灑著岩鹽,慢慢地煎著菲力牛排般,無視它的後果嚴重性。【觀音亭】面海,主祀南海觀音菩薩,廟齡有310多年的歷史,靠外海堤有座鋼型拱橋,夜間七彩燈火照明,加上澎湖有個【西瀛】典故,這也是【西瀛虹橋】名字的由來。而早期的遠眺西嶼落日美景,也從觀音亭的視也遷移至虹橋上。或許熱衷海灘運動的人群都往北海島嶼了,原本橋未興築前,整個觀音亭前的海灘視野相當開闊,加上青年活動中心近在呎尺,風帆點點,觀日落遊客更是雙雙對對,好不熱鬧。如今只有每年的火花節,在西瀛虹橋施放煙火,才能再見人潮盛況。
 
曝曬在38度C的烈日下,頭殼上的熱度已可煮熟荷包蛋。小米嚷嚷著:「吃冰解暑,吃冰解暑啦!」從民生路轉往熱鬧的市區,路過【西瀛勝境】的牌樓,牌樓相當簡約,漆著白色加強磚造,頂部兩面褪了色的黃字:西瀛勝境,和難得一見的國民黨徽,這座牌樓建於民國36年,訴說一段歷史故事,但我們並沒久留,短暫停車拍照,匆匆離去為了逃離烈日的火烤。到市區解飢後,回“家”休息,準備晚上的夜釣活動。
 
這季節是小管盛產的時機,夜釣出海時間六點整,夕陽正要西沉,把整片蔚藍的天抹上了少女臉頰般的紅,從臨海路往第一漁港搭上夜釣船,往南海海域行駛,整船的遊客都期待著能釣到肥滋滋的小管,船老大也先準備煮一大鍋的小管米粉湯,讓遊客們解飢。遠方的【西瀛虹橋】燈火,像座七彩虹若隱若現,偶爾一陣驚嘆聲,以為小管上鉤,似乎酷暑也讓小管沒食慾,任由船老大灑餌,也不見小管群接近,整晚只有船老大和一位幸運兒釣到“小不拉嘰”的小管,最後大夥只好撈淨船老大煮的小管米粉湯,沒有任何怨言,純粹體驗難得的夜釣活動。
 
回到民宿梳洗後,經過一天的日曬,皮膚已變色了。而隔天的出海南海島嶼遊蹤,想必會讓自己換了一身健康的古銅色。
 
附註:

【和風藝宿】與日式和風無關,民宿主人莊登才老師的父親:莊和風,民宿取其父名,加上莊老師和他得妹妹從小學習藝術(學畫和學琴),於是【和風藝宿】之名孕育而生。相當平價的民宿,卻讓人感受家的溫馨。幾十年前某個清晨,莊老先生和老太太到附近小學運動,發現有群年輕人在校園梳洗和整理睡具,一問之下,他們來自台灣本島的大專青年暑期活動,付不起飯店昂貴的房價,只好跟附近小學借宿。於是讓老夫婦看在眼裡,將自家多於的房間改成平價民宿,提供給大專青年住宿之便。訂宿專線:06-9263238,0935962151。並可接送機。

文章同時刊載於:ANYWAY旅遊玩 2010.10.1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