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腳人文台灣】:那群媲美希臘貓的【猴硐貓】

貓,沒瞧見漁船進港,
        只聽聞火車入站。
貓,在山城不靠海邊。

那座叫【猴硐】的山城裡,瞧不見滿山猴群晃蕩,只見貓兒慵懶閒逛著。生活在山城的貓兒們,鮮少嚐到魚鮮,唯一和大海有關聯是那艘藍色木舟。木舟是人們刻意擺設的,讓貓仍保有些記憶,木舟曾是牠們食物來源的工具。

愛貓的人總會探訪“貓的聚落”所在,貓似群居在山城裡,卻互不相依靠,只有那一隻隻乳臭未乾、童心未泯的幼貓們,相擁著、依偎著,毫無攻擊性。對貓的熟悉度,打從學步開始,外祖父攜著一隻來自漁港的小貓到家中,與貓結了深厚的情感。近25年的歲月裡,不曾離開過貓,即使走失了貓,會想盡法子帶回一隻流浪貓飼養。

貓的本質是不受拘束,甚至“認窩不認主人”,看似沒情感,事實卻代表貓的獨立性與生存力。在丟失無數的貓,再度檢回流浪的貓群,直到最後飼養一隻有血統證明的暹羅貓,足足11年的歲月,或許本質就屬家貓,少了流浪的個性,情感也有別於流浪貓,直到迴光返照得那一刻,也不願讓主人感受牠的痛苦。

家貓懂得撒嬌爭寵,而流浪貓只為求得溫飽、與環境抗爭。【猴硐】的貓群裡,少數的家貓,少數的流浪貓,日子久了,流浪貓也成了人們飼養的貓。或許是流浪貓的本能,餓了呻吟也沒用,變得不怎麼會叫。而家貓固定的餵食,不曾餓著,更不會有貓叫聲。總以為循著貓叫聲,可以找到貓的蹤跡,卻不見旅遊簡介所載的【猴硐貓明星】。

1997年在巴黎買了一本隔年的攝影記事本,那是攝影師Hans Silvester以希臘島嶼的貓為主題,對於愛貓如癡如狂的人而言,如獲至寶。2008年底,自己也用電腦繪圖軟體繪製一本貓年曆。希臘的貓群讓愛貓者遠度拍攝,而貓夫人在她的blog寫著:「拍貓,不需遠走希臘。」就這樣猴硐成了攝影者的“拍貓勝地”。

當一座山城漸漸沒落時,剩下的老人守著過去的歲月一景一物,曾似沒有生氣的死城。煤礦開採機器的斑駁鏽跡,平溪線往來幸福車站的人們,鮮少在此下車,直到幾隻貓、越來越多的貓出沒山城,那些只是陪伴老人、守著山城的家貓,繁衍成群,慵懶地躺在路上、走在屋簷間,無視那位初次到訪的愛貓者。除了淡水的貓曾經幸福在港邊,原來猴硐的貓沒有魚鮮卻更加幸福。

從瑞芳到菁桐的平溪線上,猴硐的貓讓山城多了些許的觀光氣氛。原以為菁桐的掛著竹筒的祈福,是幸福車站的由來,直到前往十分瀑布的路上,那個寫著十分幸福的告示說明,恍然大悟“幸福”由來。不論幸福在何處,每位到平溪線的遊客總不忘點燃天燈,為自己或其他目的祈福。就像我站在世博台灣館,選擇了【愛與和平】的天燈一樣,再度搭上平溪線時,也讓我想起值得台灣人驕傲的【台灣館】。

附註:

早年從大陸渡海到十分寮開墾的唐山子民,多半是姓胡家族。而人們問到平溪的百姓姓氏時,多數十分寮的人總會說:「十分姓胡」,一聲諧音變成“十分幸福”的由來。

躲到櫃底下不給拍;與起身坐著準備拍

白目斜眼看;與尊榮的姿態

吐舌扮鬼臉;與露牙狂笑

熟睡中;與高傲的表情

原文刊載於:Anyway旅遊玩 2010.07.25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