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院小病人(二)

 晚間九點半的不速之客
 大談闊論的分析隔壁床疑似病因
 十一點半,隔壁床擾人的噪音歇息了
 五分鐘過後,鼾聲如雷貫耳般想起 
 麻醉藥漸退,藥物反應導致濃稠的唾液不斷分泌著。 
 身上仍穿著手術衣,而點滴打的出奇的慢。 
 喝下的每口水挾帶著滲出的鮮血, 
舌頭碰觸到上顎架著的兩條鋼絲,如同刮刀般。
 
一切都自己來…..右手提高著點滴袋,
左手一動也不敢動,深怕注射針跑歪了。
下巴夾著自己帶來的衣物,
藉著上廁所的同時,拖掉了手術衣,
總算換上了舒服的便裝。
 
不知又昏睡了幾小時,
護士送來了晚餐,以及繼續打上新的藥劑。
天啊!護士搞錯了病人的餐點,
在無法咀嚼固體狀況下,竟然送來了魚片薑絲粥
  
 
在邊吃邊喝開水下,勉強吃了幾口,
端著一大碗粥走到護理站,並確認下餐餐點為全流質
回到病床不一會兒功夫,胃部開始筋攣,全身發冷,
按鈴向護理站要不到嘔吐盤,於是勉強的爬下床,
趴在門旁的垃圾桶前,再度吐出了所吃的一切、及鮮血。
  
 
下午入院報到的隔壁床老太太,聽她說也是一個人,
沒有陪病的人,至少不會干擾到同房的病人。
 
21:30,隔壁床竟然來了一位大聲公。
看來只是老太太的友人,似乎打算以陪病人身分過夜。
疲倦的眼皮卻毫無睡意,被強迫聽大聲公敘述醫學常識,
敘述著隔天下午有關老太太的小手術:乳房纖維化的抽樣化驗。
  
 
22:00,呂醫師專程來看我。
呂醫師問了大聲公:為何這麼晚還在探訪病人?
此時我才恍然大悟,大聲公打算留守老太太。
而因為呂醫師到訪,似乎之後輪班的小護士更加重視我了。
凌晨一時,夜間最後一劑的消炎藥與抗生素。
隔壁床的大聲公熟睡的鼾聲,足以響至護理站。
 
小護士問我:是不是很吵?拿了耳塞給我,但卻起不了作用。
接著,抗生素隨著血液流入身體的角落,
胃部又開始筋攣,全身發冷,腦袋的反應:藥物過敏。
身體的不適、眼皮的酸澀、喧鬧的病房鼾聲,情緒不穩到極點,
就差沒拿起枕頭走到隔壁床蓋住大聲公的臉部。
翻來覆去無法入眠,只希望趕快天明,
更期待能有順位的單人病房…..
(待續)
廣告

3 responses to “大醫院小病人(二)

  1.  
    是在医院里吗?
    你好象很喜欢猫哦。
     
    marinE
     
     

  2. 谢谢你

  3.  
     
     
     
     
    i need a massage too
    555555555555555
     
     
     
     
     
    沫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