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醫院小病人(一)

上顎架著保護板+兩條鋼絲
眼前的一碗魚片粥
無法咀嚼和吞嚥           
手上的點滴+瞬間的反胃
接著是鮮血隨著滿嘴唾液從嘴角流出
我懷疑上顎的突出的骨頭是智齒生錯位置,
然而,醫師卻認為病例特殊,疑似腫瘤的安排了兩次電腦斷層。
 
第一次生疏下,誤解護理人員掃描照攝的問語!
妳有假牙嗎?護理人員詢問著
沒啊!幾乎滿嘴固定著人工瓷牙套的我回覆著她,
回診時,兩位名醫異口同聲的驚嘆聲:哇!妳一嘴的金屬牙套,電腦斷層幾乎看不到結果。 
 
我又再度被安排了第二次的高解析掃描照攝, 
經高解析掃描下,清楚的顯現上顎隆起的三塊骨頭, 
被安排了一場不算大的手術。 
 
10/3中午,在醫院旁吃著最豐盛的午餐, 
揹著換洗的衣物、iPodIBM Notebook、數位板、兩支手機, 
住院報到時,沒有任何人陪伴著, 
似乎認定自己是去度一場假。  
 
病房的門始終開著,沒有蚊香、驅蚊設備,
該死的蚊子貪婪著吸吻我的鮮血,
把我中午補足明天手術時該流失的血液,
一滴滴的飲盡入口。  
 
10/4一早,護理人員為我打上了點滴,
安排我坐上了輪椅,準備前往手術室,
(蠻奇怪的感覺,因為自己仍有體力走到手術房)
早班“7:30”的手術病人們,已在手術室外等候,
一床床和一張張輪椅,感覺像是在等打上班卡、趕市集。  
 
不知歷時多久,被護理人員喊醒那ㄧ刻,
彷彿做了一場夢,夢裡的我身處雪地中,
白茫茫的雪世界裡,找不到一處小解之地,
我要小便潛意識用著台語對護理人員說出第一句話。
  
恢復室的一個多小時,570c.c.的解尿、打嗝,
護士一旁鼓勵,耗盡了逐漸紓醒的體力,
回到病房,只想趕快躺到那張舒服的病床,
又再度費了吃奶的力氣,自己滑動地翻至床上。
  
護士囑咐著:多喝點水,補充水分。
只覺得麻醉藥漸退,嘴內因固定架與隔板,而充滿著唾液及鮮血,
摸索著床旁櫃子,找到了手錶,已經將近下午一點了!
(待續)
廣告

One response to “大醫院小病人(一)

  1. 是真的吗
    那现在康复了吗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