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床單上的那滴血印….

昨晚我真的已經累斃了
累到忘了是作夢?還是脖子的疼痛大於腳趾的不舒服?


我是個睡得很淺的人,
真的就像貓一般,只有在暖暖的陽光下,才能沉睡。
  
花粉熱的季節裡,
一連好幾晚的熱咳,咳出了血絲,
咳到脖子幾乎扭傷,
兩眼呈現出明顯的貓紋。
 
梅雨季提前到來,
房子的溼度如同待在冷氣房裡,
這種天氣和溫度,
照理“你”不會想活躍的活動著,
就像貓也討厭這種天氣,變得十分慵懶。
 
或許是睡眠不足,亦可能低溫讓人更容易熟睡。
我忘了該在睡前先解決“你”,
一陣刺痛和搔癢,
我真的很累,順手拿了床邊的藥膏一抹,
繼續做我的春秋大夢。
 
“你”的貪婪害了自己,臃腫的身材讓自己不在靈活。
蚊子之死,不是黏在牆壁上成為標本,
蚊子之死,不是烤焦在床邊的電拍上,
 
“雪特”!“雪特”!
蚊子之死,就因為“你”的貪婪,
多吸了我的血,飛不動的翅膀。
我的翻身,將你印壓在床單上。
 
“雪特”!“雪特”!
白色床單上多了一滴我的血、蚊子的屍體。
廣告

1 則迴響 (+add yours?)

  1. Barbara
    六月 13, 2007 @ 02:58:15

    哈哈,真有趣的文章
    看來,那還是隻有品味的蚊子吶~~

    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