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值得學習的生物:草履蟲不停的轉動,『嘗試錯誤』的精神

現今台灣教育當政者的行為,比顯微鏡下的生物更不如!
  
顯微鏡下的草履蟲 (paramecium),不斷地轉啊轉前進著!
不懂得此生物的人,鄙視草履蟲的低等行為….
 
在過去學習教育課程中,理論洋洋灑灑的一大本,但教授只給我們一個原則,『製造情境教學環境,讓兒童自我摸索下,得到答案。』我記憶猶深於生物課程所學,在顯微鏡下,看著草履蟲轉啊轉的前進進食,又不斷地吐出所吞食不該吃的東西,草履蟲的行為稱之為『嘗試錯誤』。在物種演化過程裡,不變的法則是『嘗試錯誤』中,求取生存。因為『嘗試錯誤』的行為,讓物種學會突破困境而成長。我的學習成長過程如同草履蟲般,父親從來不給予我嚴苛的要求,也不阻止我錯誤的選擇,他的觀點認為,在錯誤中記取教訓,在失敗中求得成長。如同達爾文的物競天擇說,突破逆境,適者生存。

現代的父母對子女的呵護,不容許子女走他們遇過的錯誤,機器化的模子塑造出子女的雛型,冠冕堂皇的說是為子女將來前途著想。但學教育的我,跳離了教育界,除了認為無法認同現代父母的觀念,更鄙視教育界的自以為是教導方針,要求家長與學子們跟著這群“ㄍㄠ(台語發音)”官起舞。或許有人會批判我過於理想化,然而看看,『草莓族』、『花子族』、『跳蚤族』、『方塊族』名詞由來,不無其道理,而到底是誰該背負起這些名詞的責任呢?

『台灣生態研究中心』創設者:陳玉峰先生在『向草履蟲學習』一文提到,現代學子有必要認清真知與假知。他在文中點出,草履蟲走過的足跡是一種假像知識的映像,而草履蟲『嘗試錯誤』的行為才是真正知識的所在。文中也註解著:『假知是知識資料庫、片斷的知、無所方向感的知;真知是活體心智的展現,隨時、隨地、隨狀況而流露的能力。』,整個學習過程就是由假知邁向真知。

書本教的東西是死的,如何將假知轉化成真知,這也從草履蟲的行為得到一大啟示。顯微鏡下觀察草履蟲的行進行為,草履蟲如何從困境中找到出口,『牠依特定角度前進,碰到阻擾,退回再規則的轉換角度,持之以恆,總有機會在 360 個角度中找到脫困。』,造物者通常不致於將環境完全封閉,草履蟲的行為當然不是一度一度的調整,牠有一定的規則在進行,如此嘗試錯誤,記取經驗,不重複錯誤的行為,正是我們學得真知的精神所在。

草履蟲沒有眼睛,但經數十億年的演化,我們由其行為看到牠柔軟的心眼。不單單生態保育及研究應向草履蟲學習,在整個學習成長過程中,更該以草履蟲的精神為原則。人不同於『海膽』,『海膽』是一種沒頭沒腦的動物,人所有智能、腦袋及身心都由演化過程中產生,而人的所有能力又因自然環境造成。記取『草履蟲的精神』,真正的知識乃由經驗透過『嘗試錯誤』,日積月累、改進再創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