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的對話

他,多年朋友。buddy…buddy總是我對他的稱呼
我們的話題天南地北無所不談,但每次話題中,他總會問我一句「還是依舊要一個人過未來的日子?仍舊排斥年紀小、一定要有小孩的婚姻?」
今午后,台北的雨狂瀉著,我的心隨著這波濕冷氣團鋪上了厚厚的霉,就像自己msn上的屬名“多麼渴望躺在屋頂上曬太陽”。
他在msn上留著簡訊「攝影書帶在身上,晚點碰個面吧?」。我和他再度於信義、復興的星巴克聊起來了。
他也像其他的密友般,難免倒上幾句心情垃圾。
他曾經封鎖自我兩年,那段日子少有他的email或音訊,在幾乎與世隔絕的日子裡,我意外的收到僅有的一封信。
他信裡寫著,「謝謝這段日子未間斷的轉寄信件,許多鼓舞的內容,讓自己覺得不該逃避一切,所有的問題都得自己去解決!」
在他封閉自我後首次碰面,那是去年九月份,他主動打電話給我,「上班了….」
這段日子,偶爾電話問候。他不免會對我倒些垃圾,但語氣中,我知道,已經走出陰霾的日子了。
其實女人的心是細膩的,多年來的對話中,也能理解他對我的信任,更試著想進一步打破彼此的關係。在每次的試探口吻,被打敗了。
或許現有的buddy才是維繫彼此間最好的信任。
我也理解他說的,他無法掙脫家族賦予的筐筐,羨慕我心靈自我放縱。在不斷地對話中,我卻無法將心交付給他,如他信任我般。
離開星巴克時,他說,「在未來,希望看到妳幸福,不再是一個人漂泊,有個人能疼愛陪伴妳」
今晚,聽著孫燕姿的“遇見”。想想,或許自己的心這輩子注定漂泊。
就像“Pursuit of Happyness”裡的一段話,「人們不斷地追求幸福,卻不見得追求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